完結篇 ()

 
 
 
「你寫咗那個專欄咁多年,我哋就衰足咁多年!」
 
我記得有一次閒聊,阿 Jan 在抱怨她命苦,冇人要的時候,突然向我發炮,說我這個專欄陀衰佢啦。我回心一想,發覺她的說話也不是沒有根據,試想這些年來,我和我好友的遭遇有哪一件是如意的?
 
 
當年我寫《穿 Kenzo 的女人》,是有一點虛榮心作祟,那時候我剛從大學畢業出來,不知天高地厚,找到一份優差,識到個出色的男友 Andy,就以為自己已擁有世界上的一切,各方面都比別人(包括我的朋友在內)高一等,於是就利用這個專欄,表面上是寫寫我的日常生活「反映現實」,而內心其實不無乘機炫耀自己多姿多采生活的動機,特別是愛情方面。
 
誰不知,隨著日子飛快的流逝,我慢慢地才體驗出「造物弄人」的真諦,怎麼會搞吓搞吓,搞到今日這個地步?寫到後來,我只有被鄭祖蔭拖著個鼻子走的份兒,再也找不到「晒命」的材料,所以變得愈來愈乏勁交稿,經常脫期,若不是我成班老友的命運個個仲慘過我,我老早就封筆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交代的,近一兩年來我的生活已平淡了很多,幾個好友相繼移民,可以經常在一起的已減到少無可少。Mimi 和她的老公 Frank 在八五年底返回美國定居,今次 Mimi 保得住個老公已算還得神落。Frank 和那個女人打得火一般熱時,我們已教定 Mimi,一旦 Frank 甩身,馬上就捉他回美國長住,那邊的誘惑遠比香港少,過些鄉下生活,悶是悶些,但只要個老公聽話,乜都制喇;況且近年香港的市道不大好,Mimi 家族的工廠又缺乏人管理,收縮是遲早問題,趁現在還叫得起價,把大部分的股權讓出去作個急流勇退,也不失為一上策,讓他人去嘗嘗搞工廠的滋味也好,不然你們還以為 Mimi Joyce 買得好輕鬆,誰不知她的名牌件件來得皆辛苦,天曉得是用多少血汗去換的!幸好 Frank 對香港的興趣本來就不大,所以當他的婚外情告一段落的時候,Mimi 就匆匆連人帶女,雞咁腳返回美國。
 
 
臨離前餞行是少不免了,MarthaJan 和我在 Regent 訂了一個 banquet room 歡送他們,幾個老友想起以往的風光日子,大家都有些黯然,但這個冇用的 Mimi 似乎一些離愁也沒有,好像都不知幾慶幸快要離開這塊是非之地,怪不得事後 Jan 在數她不是:
 
「這個賤人,丈夫返回身邊就當係寶,好像她一生人最大的成就就是挽回這段 stupid 的婚姻。」
 
Regent Hotel (現址為 Inter-Continental Hotel)
 
Stupid as it may seem,總比我們這群仍沒有著落的好。」Martha 又在旁替自己以及好不了她多少的我們嘆息。
 
Well,誰說錢瑪莉沒有著落,她的 Charles 都不知對她多好,只要我們的錢大小姐點頭,他們就馬上去教堂。」Jan 忽然又好心替我抱不平。
 
噢,是的,我已認識Charles一年多了,他那筆,稍後再談。
 
回頭說 Mimi,她上飛機那天終於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總算對得我們住。她眼淚汪汪捉住我們道別,抱完又抱。
 
Mary 呀,你這匹頭馬由頭帶到落尾,千萬不要在最後關頭失手 ……
 
她哭笑不分地說:Jan,八婆,快些揀個美國佬來嫁喇,黑人都好,來美國住,陪我。」
 
最後,她抓緊 Martha 雙手,誠懇地說:
 
「你這個老姑婆居然愈老愈靚,有型有款、千萬不要放棄,要打醒精神做人,我包保你會食番鋪尾胡 —— 雙辣!
 
Mimi 就是這樣口出狂言,一面眼淚、一口鼻涕,一手抱住個女,一手拖住個老公,還有一大推手提行李,搖搖擺擺的入了移民局,離開了我們。
 
啟德機場
 
其實 Mimi 之前,Simon 亦已移民去了加拿大。去年我收到他的聖誕咭,說他在溫哥華開了間室內設計公司,專門替香港去的新移民裝修,生意不俗,真想不到以前像隻彩雀到處飛的 Simon 也終於安定下來。反而 Andy 尚在香港,我們間中也有在街上碰到。說也奇怪,前兩年我見 Andy 時他的身形已開始發福,相當有問題,但最近他又好像好了很多,差不多回復到我剛識他時的水準,可能是在健身會挨回來的成績吧。Andy 告訴我以前他和 Simon 合資的遊艇已全歸他所有,有艇卻找不到伴滑水,問我夏天陪他滑水怎樣。
 
 
Andy,以你的條件,really,怎不好好找個伴侶,練到這樣標準的 body,難道只給自己欣賞?」我很清楚 Andy,他不是那種自戀狂的人。
 
「香港實在住得人太悶了,但我又不知往哪裡去……」他答非所問,無端端把話題扯到去不相干的地方:「人人都說你最近很幸福,什麼時候介紹你的新男友給我認識?究竟他是不是真命天子?」
 
Andy 才三十多歲,正是男人的黃金時間,加上他才貌出眾,實在是每個女人心目中的理想丈夫,他要找人,肯定要幾多有幾多,話咁易,我替他著急,但不替他擔心。
 
可是女人就不同,見到 Jan 和那些每況愈下的鬼佬來往,我真的很心痛,香港鬼佬圈子話大不大,說細不細,可是像 Jan 這樣打滾多年,相信 every single expatriate in town 她都見過了,我真想知道在這些圈子中 Jan 的名譽是怎樣的? A deja-vu A joke可幸的是,Jan 的確很有本事,這幾年她賺到不少錢,至於可否彌補到心靈上的空虛我則不得而知,但總算幫她增強了不少自信,今年夏天,她準備放自己一個月大假去美加玩,美加那邊的鬼佬成千上萬,而我們的 Janfor a change,又可以以一個「新人」姿態出現,加上她的手段,和多年累積的經驗,可能就是這樣便一手抓番個 for good 的,我在這裡衷心祝她好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