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少婦

 

 
 
也許,這真是人生必須經過的階段,總之遲早我們似乎都無可避免地會遭遇到這個困擾和苦惱 —— 就是丈夫的不忠。
 
 
試想,Mimi 結了婚多久?兩年?三年?怎會料到這般快她的丈夫已另有新歡?我真的感到驚奇,一方面,我們從來都沒有想到這些問題會發生在我們四周親密的朋友身上;另一方面,Mimi 的丈夫 Frank 是一個老實老土的美籍華人,木訥可靠,對家庭盡責,又極疼愛他的 BB Mary。做夢也不會想到連這樣一個人都會做出這種事。
 
那天 Mimi 主動打電話約我放工後去文華酒店飲下午茶,我只當是另一次的閒聊,在 Clipper Lounge 我見到 Mimi 將一大堆不相襯的 Missoni 穿在一起,也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妥,只當她 sloppy as usual —— 是已婚太太們的通病。
 
                                                                                               中環文華酒店 Clipper Lounge
 
我一坐下就和她「八」Martha Roy Lee 的事,那次 Martha 在聖誕節追 Roy Lee 追到上海,似乎出師成功。起碼,回來後,Roy Lee 已沒有再找我,而 Martha 也鮮有和我們來往。本來,以我點都唔輸得的性格,絕對不會就此罷手,死都會和 Martha 鬥一餐,但很奇怪,今次我竟沒有什麼不悅,也不覺得沒有 Roy Lee 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完全沒有 urge 去爭。也許我是老了、倦了,缺少了以前的鬥志,但亦有可能是我對 Roy Lee 的「愛」認真有限,純粹是基於一種「食得唔好嘥」的心理,所以就算失去了,也不覺得是什麼大損失。
 
 
Anyway,當我不斷嘲笑 Martha 怎樣不要臉的時候,Mimi 突然打斷我的話柄,告訴我 Frank 有了另外一個女人。
 
Jesus Christ!」我大吃一驚,硬是覺得不可能:「Mimi,是你親眼見到的嗎?抑或你聽人傳?」
 
「不,是 Frank 親口告訴我的。」Mimi 的聲調很平和,不像一般婦人在這個情況下激動到難以自已。
 
她告訴我大約兩星期前,有一晚 Frank 突然向她宣佈他識到另外一個女人,已來往了好幾個月,這段婚外情令到他很矛盾,也很痛苦,見到 Mimi 他感到內疚,但他亦捨不得放棄那個女人,他說,坦白講出來,對大家都會公道些,而他自己也舒服些。他說他仍舊深愛著 Mimi,只不過他把他一部份感情放在這個女人身上,希望得到 Mimi 的諒解,也希望 Mimi 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Oh! That's terrible當時你作出什麼反應? And who is this woman?」如果我有一個丈夫和我這樣坦白一番,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Mimi 帶著逆來順受的口吻回答:「奇怪,又不如想像中激動或痛苦.可能我很早已留意到他有點不妥,我當初還以為他公司有什麼問題,但我又怎會想到原來他有了另外一個女人!She's a junior secretary or somethingFrank 說這是她第一次戀愛,說她又純又真,不忍心傷害她。」
 
 
Holy Shit!」我已經可以想像到她是哪一種女人,我可以擔保,除了青春之外,她簡直一無所有:「還扮什麼純情?現在的細路女個個都蠱惑得很,你的 Frank 又老實過人,別人講什麼他都信,Mimi,如今我們真的要好好教訓這個女人。」
 
「還有什麼好教訓,」Mimi 嘆息一聲:「Frank 說我和女兒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他不能沒有我們,他對我會完全同以往一樣,唯一的要求是,請我給他一些私人時間,尊重他的 ”privacy” whatever that means。」
 
「咪叫你隻眼開隻眼閉囉!」我真是愈聽愈氣:「MimiI don't see how you can endure all this,等我叫埋阿 Jan 幾個一齊去找這個 Junior sec 算帳,把她糟質一番也好,還看她敢不敢亂來。」
 
「唉,does it help?你以為我不激氣?現在她都不知幾得意,見我已經知道了整件事,也不再有什麼避忌,得閒就打電話來找阿 Frank,有時我接聽電話她也不怕,照樣開聲叫阿 Frank,真是把我氣個半死,不過,我已想清楚了,Frank 找得一個,也找得第二個,將來他玩厭了,再找另外一個新的,到時最 hurt 的將會是她、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下定決心,為了我們的女兒,為了我對他所存的一點愛,我會忍下去,但如果他做得太過份、太離譜,令我無法忍受的時候,我也會做到很絕。我認為,如果我離開他,損失最大的,是他、不是我,Mary,你認為怎樣?」
 
 
對著這個不幸的少婦,我還有什麼話說?老實講,捉這個 junior sec 來毒打一頓也解決不了問題,但如果因丈夫有  affair 而就馬上離婚,似乎又過於魯莽。假如你仍是深愛著你的丈夫的話,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繼續無言地、passively 地等,保佑你的丈夫很快就玩厭那個女人,重回你的懷抱,provided that he will not find a new woman
 

Mimi 這個 case 會怎樣發展下去呢?也許我應該鼓勵 Mimi 也出來滾,try to get even with him,但問題是,即使 Mimi 肯出來,which is most unlikely,找男人絕對沒有間題,但找一個自己鍾意的、喜愛的男人,叫我們到哪裡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