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輸得

 
 
 
自後悔沒有去看  David Bowie Concert,他們個個都講得怎樣好、怎樣精彩,好像沒有去過就是大鄉里。
 
「看不到  David Bowie,遲些看  Matchy 作為補償如何?如果沒有人反對,我去買票。」Mimi 興致勃勃地說。
 
 
「誰是  Matchy?」Jan 問。
 
我也不知道  Matchy 是誰。
 
「就是近藤真彥嘛。」Martha 替  Mimi 回答,Martha 的腦裡面總是記著些無用的資料,不知是不是看周刊看得多。
 
「有冇搞錯?」Jan 大聲叫嚷:「成三十歲人,連近藤真彥都去睇!
 
「媽咪,」我也忍不住插嘴:「好心你喇,女都生咗個,仲去睇近藤真彥,坐在些小朋友旁邊,你唔覺得面懵咩?」
 
「你唔俾媽咪抱埋個女去睇?」Jan 哈哈大笑地說。
 
「唉,你們為什麼要這般勞氣?唔去就唔去喇,何必要笑我,唔係我話你們,我覺得你們的心理愈來愈不平衡,連好朋友都拿來開玩笑。」Mimi 被我們笑得多,心有不甘。
 
我覺得已婚和未婚的女人永遠有一道難以彌補的鴻溝,只要我們一日未嫁,一日就被指為心理不平衡,好像只有結了婚的人是「正常」的,而我們就脾氣古怪。像今次近藤真彥這回事,究竟誰是誰非  in the first place?其實任何人拿近藤真彥和  David Bowie 比,就已經荒謬到極,他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  class,稍有見識的人都分辨得到,Mimi 真是。
 
 
但  Mimi 有時又唔衰得晒,譬如她撮合  Roy Lee 和我真是不遺餘力,但頭腦簡單的她又怎料到原來  Roy Lee 似乎係人都啱,想  MarthaJan 和我一箭三鵰?
 
講開又講,先幾日 Martha 又打電話來和我提起這件事。
 
「你覺不覺得那個  Roy Lee 好像對阿  Jan 好  interested?」Martha 帶著試探的口吻問我。
 
我不大明瞭  Martha 這個問題的用意,便隨便口不對心地答:「Why notJan 一向都是和外國人拍拖,而阿  Roy 又相當洋化I don't see why they shouldn't be together。」
 
「但我知道  Mimi 原本是想把  Roy 介紹給你的,現在橫路殺出一個  Jan,你不覺得有點可惜?」
 
唔,I wonder just what she has in mind,她究竟想從我身上探些什麼?我開始明白了,她是想知道我是否準備加入戰圈。
 
Martha,信不信由你,我對他真的不是太著緊,當然,有這樣一個男人追求,我是絕對不會拒絕的,但我肯定不會當他是夢中情人,after all ,我們已過了初戀的年齡,讓大家清醒地、理智地談戀愛,不是很好嗎?In any case,我反而覺得他對你比  Jan 更有興趣。」最後一句,我是故意講來試  Martha 的。
 
她果然中計,馬上嬌羞起來:「不會吧,我又不是很吸引人的那種女人,對我有興趣才怪哩。不過我都覺得年紀大些的男人,特別是有過婚姻經驗的男人,都鍾意賢淑的女人多過野性的女人,所以我認為他遲早都會選你而不選  Jan。」
 
嘿,「賢淑」不是幾時都是  Martha 的商標嗎?怎麼忽然又把它冠在我頭上?其實她愛上  Roy Lee,講出來就算啦,何必轉彎抹角,硬要把我拖落水?
 
「所以,我說幾大都不能讓  Jan 搶了過去,Jan 是那些不擇手段的女人,她來個死纏爛打,Roy 想改變方向都不成了,你偏偏又那麼高傲,我看你還是快些有所行動好。」Martha 在電話那邊不斷催谷。
 
她究竟打什麼主意?我懷疑她是採取遠交近攻的政策,先和我結盟,讓我去衝鋒陷陣,然後她再等機會坐享其成。Martha 呀  Martha,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太響了,我才不做你的炮灰。
 
我說:「MarthaRoy Lee 約了我這個週末去  ball,我應承了他,我完全唔  mind 他  date 我,in fact we see each other quite often,但我是絕對不會和人爭的,Martha,如果  Jan 有本事把  Roy 搶去,我會心甘情願雙手奉上,問題是,她搶到嗎?Martha,你憑什麼  sure Jan 搶到?」
 
Martha 無言以對。
 
To tell the truth,我也不敢肯定我有沒有本事可以  keep 住  Roy Lee from Jan,我的意思是,Jan 有時是可以很  charming 的,特別是對鬼佬,像  Roy 這種在美國白人社會混了多年的人,可能會很  buy 阿  Jan 這類型的女人,所以  Jan 肯定會構成我的威脅。至於  Marthawe can really forget about。假如,將來我和阿  Jan 真的要為了   Roy Lee 而反面,值不值得?Frankly,暫時我仍然可以沒有  Roy Lee,但問題我是一個好勝的人,如果  Jan 硬要挑起這場仗,我怎可能不打?
 
唯一的希望是,Jan 對  Roy Lee 根本沒有興趣。再說, Roy Lee 是約我,不是約  Jan 去  ball,我這樣擔心,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