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競爭

 

 

 

 
快七點了,我仍未準備好,對住梳妝枱上的鏡子,我硬覺得我冇樣妥。
 
今晚  Mimi 夫婦和他們的女兒在  Shangri-La 補請滿月酒,同時會介紹  Mimi 提了很久的那個做  China Trade 的美籍華人  Roy Lee 給我認識,他前幾日才到香港,Mimi 一再說這個  Roy Lee 一定會合我心水。
 
 
Maybe he would,老實講,優秀的男人我不是未見過,優秀的男友我亦有過不少,打從  Form 2 開始,十多年來哪一個男人我不是應付裕如?所以我對自己的  charm 應該很有信心才是,但為什麼今晚,我竟會如此神經緊張?我不斷告訴自己,這樣緊張法照計只會發生在  Martha 那些  trembling old maids 身上,對我來說,識多一個男人,實在小兒科到極。
 
也許,我們真的是老了,看見  Jan 積聚了一大堆魚尾紋,仍舊曬到古銅色,作青春狀,就想起自己不也是一樣?有一次放工,在皇后大道中見到阿  Jan 在對面馬路的一大堆人群中搶搭的士,那副又狼胎、又疲倦,仲死都唔肯執輸的模樣,直叫我心痛,I meanhow long can we last
 
其實今天下午我才去  Elizabeth Arden 做  facial,但始終對自己的  look 不滿意,為什麼成塊面仍然好像未夠  fresh 和  clean?毛孔為什麼沒有好好收縮?兩個眼袋又好像偏偏要揀今日來突出自己,兩道眉畫來畫去都唔  match,連揀衫也揀不到一件像樣的,just what's the matter with me
 
 
我發覺自己出席宴會的晚裝愈來愈少,真後悔今年和阿  Jan 她們一窩蜂買了太多的  Miyake 和  Comme Des Garcons。平時幾個女人去中環「八」,穿  Comme Des Garcons 是可以很矚目;但假如要去 —— 講得衰些 —— 相睇,始終是  elegant 些、女性化些較適合。
 
                                                            Comme des Garcons
 
在衣櫃裡翻來覆去,只有兩年前買的那件紫色的聖羅蘭較似樣,可惜我又嫌個款舊了些,穿出來即使別人不覺,自己也會渾身不舒服,好像犯了什麼錯似的,好在剛巧天氣轉冷,正好披多件銀狐,總算有些東西遮掩吓,心理上感到安全些、自在些,不算太過降低自己的著衫標準。
 
 
但這位  Roy Lee 究竟值不值得我如此費心神呢?這真一個見仁見智、觀點角度的問題。
 
Miyake?黃錦燊?我真唔知佢有邊度似,Mimi,你究竟係點睇人架?」Jan 不屑地說。
 
飲完第二日,我們四個女人約在  American Cub 食中飯,Jan 首先就覺得  Mimi 有點言過其實。
 
不過,憑良心講句,Roy Lee 雖然不是那種見到叫人成個心也跳出來的人,但怎樣說也不算太差;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材結實,樣貌清爽,穿著乾淨,談吐得體,你還要求些什麼?Honestly,我絕對不會排除和他發展的可能性。
 
但我亦察覺在當晚的  banquet 中,我並不是唯一令他感興趣的人,這些事情,我們做女人的特別敏感,兩三下就會看出來,我們一枱人談話,他望阿  Jan 和  Martha 的時候,眼神是有點特別,我相信  Jan 和  Martha 自己也感覺到。
 
唯有我們  simple minded 的  Mimi 仍未發覺這一點,在  American Cub 仍繼續大聲替我和  Roy Lee 計劃將來。
 
「快些請他吃大閘蟹,他很喜歡食海鮮的。遲些他上大陸,你又可以上去探他,上面的生活枯燥、寂寞,很容易就能培養到感情,你說是嗎?Martha?」Mimi 熱心地轉頭替我問  Martha
 
Martha 微微一笑,沒有回答,可能她心裡說,到時我自己上大陸找他也不定,難道那個人一定是錢瑪莉的不可?
 
問題就在這裡,我不介意和這個  Roy Leedevelop」吓,但我要先知道他對我的興趣有多大,也許我應該問  Mimi,她以前有沒有提起過我,說要把我介紹給他,如果有的話,他明知我是主角,而眼睛仍向那兩個配角轉,就絕對不可以寬恕;對我,以及整件事就太沒有誠意、太不尊重了,我根本就不須考慮,一於放棄他。但反過來說,如果他事先不知道  Mimi 做媒人,以為  just come for dinner,他是絕對有權  eye 任何一個女人,我不能怪他。After allJan 和  Marthain their own ways,也有吸引人之處,之後,大家可以來個公平競爭,看看  Roy Lee 揀誰。
 
問題是,如果  Jan 和  Martha 對  Roy 沒有興趣,事情還好辦,但如果她們兩個也被他吸引,怎算才好?難道我們三個人的友誼就因為一個男人而反目?聽  Jan 的口氣,她好像不怎麼  fond of 這個男人,而  Martha 就好難講,她一貫的作風都是密實姑娘假正經,很難知道她打什麼主意,況且不要忘記,Roy Lee 是美國公民,他的身份就已經會令到很多人 say yes
 
我很  casual 地問 Mimi,究竟  Roy Lee 預先知不知道  Mimi 要介紹我給他認識。
 
Of course not,預先知道,大家都尷尬,有什麼好?待他見到你這樣靚時,還怕他不會追到你瘦嗎?哈哈!」
 
Mimi 就是這樣的一個一廂情願的女人。
 
OK,看來現在我不須退出了,我們三個都是公平的,問題是,這場仗我究竟要不要打、想不想打?
 
Shit!讓我好好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