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腐化青年人 (Advice to the Over - Educated) —— 史亞哥 (陳冠中)                      1984 年             號 外

 
 
 
香港知識界的當前急務,是儘量(及儘快)去腐化年青人。
 
因爲,時不我予了:
1,共產黨就快打到來;
2TVB 節目越來越净化;
3,電檢處心態開始新加坡化(甚至布爾什維克化)
4,突破機構*繼續擴充;
5,其他政治及道德上的美德加民族大義等,不斷蔓延。
 
這些正統勢力,殊途同歸,形態目的雖不同,但心態品味卻一樣,香港一百五十年不道德城市將道德化,不合模的生活將合模化。
 
換句話説,decadence 消除了,new barbarism 取代之;多神死亡,一尊建立。古都羅馬,爲蠻子所滅。蠱惑港人,變成勇敢中國人。
 
 
有益,有建設性。
 
我們就是活在這樣一個愚蠢的年代。已經腐化了得有識之士,能不大聲疾呼,振臂高呼,高聲呼救?
 
我們這些異端知識份子,必須當仁不讓,雖千萬人吾往之,在不毛的中世紀,將巫術一代傳一代。
 
必須思想上武裝起青年人,或者說,必須及早腐化他們,使他們好各式  bullshit 美德有了抵抗力。
 
迷上近藤真彥,總好過迷宗教/政治偶像  —— 近藤真彥很快會過去。
 
近藤真彥過去和現在
 
政治冷感,總好過對政局一廂情願。
 
犬儒比狂熱份子更接近現實;開心的虛無主義者比充滿罪咎感的「知識份子」更懂人性。
 
寧取真小人,莫信偽君子。
 
寧近彷徨迷失的壞孩子,隻抽那些不可一世的好孩子。
 
歐風美雨,令人精神平衡;物質引誘,有好過冇文化自由正如健康,沒有了的時候才知寶貴。
 
嘲笑任何  sentimental platitude,什麽:愛情的偉大,性的獸性,窮的高貴,富的罪惡,工作的神聖,遊戲的無益,女性的溫柔,男子的氣概,國家的不可侵犯,民族的使命。
 
 
Cliché —— 是最大的思想罪。
 
正是: 時代糟質青年,青年還拖時代。
 
*突破是一個基督教機構,在七八十年代很活躍,比起現時的明光社,它沒那麽保守、封閉,思想算較開放。 
 
 
 
※ 2015 年小宇補充:陳冠中這篇寫於  1984 年的文章令我驚訝不已,他筆下的香港竟如斯貼近目前的環境和社會氣氛!希望大家能從他超過三十年前有如先知式的  advice 得到一些啟發,看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