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舊迎新

 
 
 
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自從鄭祖蔭的三家姐打那個可惡的電話來「通知」我鄭祖蔭已返港之後,我一直都心神不安,他為什麼完全沒有和我接觸?我可以肯定三姑娘是要面子的人,她不會騙我的,難道鄭祖蔭真是已對我全無情義?連電話也不來一個?
 
一個人最怕就是得閒,一無事做就胡思亂想,像今晚,我沒有街去,吃完飯躲在房間塗指甲,見到床頭那具電話,就躍躍欲撥。
 
 
Well,為什麼不試試打去看看他在不在家,我心裡想,反正他九成是不在的,何妨一試?
 
於是我拿起電話,撥那七個我一直都未有忘記的數字。
 
Hello。」
 
我一聽已知道是鄭祖蔭的聲音。在這個情形之下,我知道我已無可後退,心情反而定了很多,決心 get the most out of this call
 
「鄭祖蔭,怎麼你回來也不告訴我一聲?」我盡量將聲音變得 cheerful
 
那邊窒了一窒,沒有什麼反應,我的心冷了半截。
 
然後鄭祖蔭開始講話了,他問我星期五晚怎麼不出街。
 
That is an awful question to ask somebody。在那一刻我已知道我和鄭祖蔭是完了。
 
「我是在街上呀,」我仍舊將聲調裝得很輕鬆,我是不能衰俾佢睇的:「所以我要打電話給你救急,今晚 Studio 930 做《Coma》,我忘了 set 錄影機,現在周圍打電話叫朋友錄,誰知個個都不在家,急起上來,我記得三姑娘說你已返香港,便試試找你,看你可不可以幫我這個忙,替我錄《Coma》。」
 
錄影機
 
我不禁要佩服自己的急才,真不明白自己怎會無端端作出這樣一個故事,他肯錄也好,不肯錄也好,我只希望能夠快快講完這個尷尬的電話。
 
「對不起,我好像沒有空的錄影帶 ……」他停了一陣,見我沒有回答便說:「讓我找找,如果有帶,我替你錄,好嗎?」
 
                                                                                                 錄影帶
 
Thanks!」我又要裝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語氣:「I really want to see this movie,如果你錄到,給電話我,OK?」
 
掛上電話,我真是羞恥到差不多哭起來,this humiliation is just too much,我怎可以一次又一次給鄭家的人玩死!從鄭祖蔭今次的態度看來,我倆之間真的沒有可能再發展下去。其實一早我已應該知道我們根本已經完蛋,但為什麼我硬要作賤自己,一次又一次送到上門?
 
床頭的電話又響了,我正想接,腦海中忽然閃起一個念頭,手馬上縮回,任由那具電話響。
 
這個電話我怎能接?萬一是鄭祖蔭打來,豈不是揭穿一切?自己在房中,還要求人錄什麼《Coma》!
 
 
聽著電話響,我真是啼笑皆非,唉,我可以說是被鄭祖蔭玩到盡了,鄭祖蔭是我生命中最羞辱的 chapter,而最慘的是,我想報復,暫時也毫無辦法。
 
思前想後,又失眠了一個晚上。
 
我後來將這件事告訴 Mimi 她們。
 
Oh yes,忘記告訴你們,Mimi 終於回來了,帶同新生的女兒,這個 baby MaryMimi 說是紀念我,她說希望這個小女兒長大了,好像我那麼漂亮、聰明、能幹 …… 我聽了很感動,我知道 Mimi 真的很喜歡我,時常幫我、維護我,但 in return,我替她做過些什麼呢?想起來,實在十分慚愧。
 
「錢瑪莉,你真係攞嚟賤,」Jan 一聽到我講和鄭祖蔭通電話這件事,就破口大罵:「睇少套戲幾咁閒,使乜俾佢咁嚟侮辱!
 
Trueyou really ask for it this time。」Martha 也在一旁插嘴。
 
唉,天曉得,我只是講出所發生的一半,很多事情,即使在最親密的朋友面前,也不好意思講出來,我只告訴她們我求鄭祖蔭錄影,她們不知道,這只是一個藉口,我根本不需要錄什麼《Coma》,要是她們知道了全部真相,不殺了我才怪!
 
「從現在開始,你不須為鄭祖蔭煩惱了,我要送一樣東西給你。」Mimi 笑笑口說。
 
「什麼?」MarthaJan 和我一齊衝口而出。
 
「一個人。三十幾歲,移民去美國十幾年,快要回來搞 China trade,介紹給你怎樣?」Mimi 問我。
 
Single?」Martha 問。
 
Divorced。」Mimi :But it's a plus,如果三十幾歲都仲係 single,心理一定有問題。」
 
「樣子好看嗎?」我未開口,Jan 已代我問我想問的問題。
 
「黃錦燊的身材,Issey Miyake 的面孔,你話得唔得?」
 
                                        黃錦燊、黃淑儀                                                                                                       Issey Miyake
 
「得!」我伸手和 Mimi 緊緊一握,肯定地回答。
 
「我都得!」Jan 在旁扮了個鬼臉。
 
「好心你喇 Jan,」Mimi 又好氣又好笑地說:「興奮到那個樣,連個 shoulder pad 都甩落嚟喇。」
 
八十年代誇張的膊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