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rrors of Expatriates

 
 
 
本來我打算等鄭祖蔭回來,好好罵他一大頓,誰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幾個月了,他連影也不見,連香港也懶得返來,我想出一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心裡面當然是憤憤不平,不過表面上我仍舊是裝得若無其事,盡量過些 active social life,不能衰俾人睇。雖然,知道今次鄭祖蔭這件事情的,只有幾個相熟的朋友,而他們都是支持我、同情我、時常想開解我,但我錢瑪莉又豈是要他人同情的可憐人!於是我唯有將所有的不愉快都一口氣吞落肚,然後擺出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迎接這個可咒的一九八三年夏天。
 
 
可惜無論我如何神采飛揚,見到我的人也屬寥寥可數,Mimi 六月就飛了去美國等生仔,其實她在香港生,她的 BB 也一樣可以成為美國公民,但她的丈夫緊張過人,硬說美國的醫生較好,一定要她去美國,不過香港的天氣既是這麼悶熱,Mimi 也樂得去L.A.避暑,臨走前,她一定要我去 L.A. 探她:
 
「我同你一齊,重好過同阿 Frank,你來探我,我們日日去 Rodeo Drive shopping,我生仔時你又幫我手改名,好不好?
 
Rodeo Drive - 洛杉磯最昂貴的購物區
 
我不是不想出去行一陣,但復活節期間剛拿過大假,才過了兩三個月,怎好意思又要放?但留在香港又是悶死人,連阿Jan都去了渡十日假,還帶同 Martha 一起去,參加 Club Med 在馬來西亞某度假海灘的十日遊。
 
「好好玩架!可以識到好多人架!所以我死都拉埋 Martha 一齊去,等她也識番些朋友。」Jan 好像以為我不知 Club Med 為何物,不斷告訴我它的好處。
 
Club Med Cherating Beach, Malaysia
 
我怎會不知道 Club Med,它不就是那些所謂「swingers」最喜歡參加的旅行社嗎!老實說,這些活動,阿Jan參加最適合不過,包管全團的男人有一半會給她搭上,可是 Club Med 通常都是些「外籍人士」參加,Martha 也去,會不會有點 out of place Marthalittle does she have,卻一向都是規規矩矩 date 中國人,又怎麼會突然間要去鬼佬樂園,雜道她真是急到連鬼佬都想搶番個?
 
 
我對那些「expatriates」一向都沒有好感,懂得中文的尤其可怕,你們不是未見過出入中大、熱愛中國文化的鬼佬,他們都是戴金絲眼鏡,穿棉襖、牛仔褲,揹個綠色書包,拿住把油紙傘,單是外形已經看得人噁心;自己明明是白種人,卻無端端這般熱愛中國文化,是不是心理有點不正常?試想,一個中國女孩子,熱愛印度文化,苦學梵文,然後穿著印度「紗朗」,在孟買、加爾各答通街逛。我們會不會覺得她「黐線」?
 
 
至於其他不懂中文的「expat」,望落去是比較好些,但可惜他們大都有些令人討厭到極的中國籍女友!
 
對不起,Jan,但我真的不明白這些女人的心理,自己同族人不理,總是喜歡「群」鬼佬,究竟鬼佬有什麼好?大家的文化背景、生活習慣、思想、心態都是那麼的不同,做個朋友倒無妨,但要日夕相處,甚至過一世,是怎可能的事!最乞人憎就是這些女人都以和鬼佬鬼混為榮,好像和白種人出入,就高人一等,可惜這些女人俘虜的鬼,很少會是真正有錢的那些,通常只是些二三流貨色 —— 記者、公務員、使館職員,住在離島 (長洲、南丫島、愉景灣),或者錦繡花園,於灣仔的西餐館出入,試問又有何值得光榮之處?
 
南丫島
 
這些女人外形上也是大同小異:眼細、鼻扁、顴骨高、口大、皮膚曬到差不多燒焦了,我時常都猜,這些 expat 的華籍女友的手袋裡,每人一定都有一支太陽膏傍身,準備隨時使用,有時假日出海,見到這些女人在些蚊型遊艇上暴曬,真是令我感到啼笑皆非。
 
比起他們,阿 Jan 簡直可愛得多了,除了外形遠較其他人順眼之外,最重要的是阿 Jan 絕對不會自以為是,當正同鬼佬出街就好威。不,阿 Jan 完全明白自己的處境,知道自己的 limitation,她能夠面對現實,承認和鬼拍拖並非我族人之光,最難得的是,她經常都保持住 a sense of humour,懂得自嘲,笑自己的處境,笑自己的無奈,不像那群燒焦的女人,當正自己是高級華人,自欺欺人。
 
 
希望今次 Martha 回來,不會變成她們其中的一個就好了,不然我又少了一個朋友。
 
至於我自己,我也開始活動,最近我識到一些新朋友,其中有一、兩個年紀還比我小,想來我真是老了。不過年紀小也不打緊,他們都不錯,而且經常是一群人集體去街,熱熱鬧鬧的,也挺合我意,雖然我比較介意當中有些年紀比我年輕的女人,其實她們又不怎樣漂亮,只是有份閱世未深的 freshness,對於我這個老手來說,的確有一定的威脅,但做人何必永遠要爭第一,我要接受我不可能永遠是 group 裡面最青春、最美麗的一個,活到這把年紀,我實在再也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和人爭、去壓人,其實,只要快樂,做做配角又何妨?況且幸運之神往往會降落在不為人留意的人身上,且看我收斂了自己的光芒之後,幸運之神會怎樣關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