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個男的

 
 
 
坐在北京飯店 lobby 的酒吧喝橘子水,看著四周穿梭的歐洲人、美國人、日本人、非洲人、中東人,以及真正的中國人,我心裡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 想不到我終於來了北京。
 
                                                                                                                                                                                                                                         北京飯店大堂
 
這是有生以來我第一次去北京,其實我一向對大陸都有很濃厚的興趣,特別是當有些外國朋友去完中國大陸回來,提起裡面的情形,總是講到口沫橫飛,奇遇趣史講之不盡,有時聽到我也心癢,恨不得馬上飛去看看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所以我連回鄉證也老早申請了,可惜我自己工作忙,假期不多,連歐洲也未去夠,而日本的吸引力又那麼大,此外還有澳洲、紐西蘭 …… 於是大陸之行,始終都是得個講字,如果今次不是公事,我才不會在十一月這種寒冷天氣去北京呢!
 
我們公司一直都和大陸有些生意來往,不過我本人很少和上面的人接觸,我們有另外一個同事經常陪老闆上去談生意,但今次他們兩個都不在香港,只好由我出馬,而我亦正好趁機瞭解一下。
 
Surprisingly,北京也是相當 cosmopolitan 的,起碼北京飯店那些 bellboy 們不多不少都會講些禮貌式英語,而且很多時候還故意在我跟前顯露身手,唉,這群小子!
 
北京飯店
 
我初抵北京那天,在機場接我的有一男一女,男的大約三十多歲,肥肥矮矮,看來十分爽直友善,大概是典型的北方「漢子」吧,他面上經常掛上一個微笑,對我很關注,好像唯恐招呼不周,會使我對祖國留下不良印象。如果我表示喜歡或欣賞某些東西 (例如我說北京的機場很先進),他就高興到不得了,但如果我對內地某些設備感到不滿或不習慣,即使和他本人完全無關,他也會覺得很不好意思,我知道他是希望祖國沒有地方失禮人,就是這一點,他已經得到我的尊敬。
 
但另外那個叫凌同志的女幹部就不同了,不知怎的,我一見到她就已經倒胃,她的頭髮短而直,戴上一副江青式的近視眼鏡,頭昂腰挺,一派精明能幹的模樣,講話時聲調有如大陸那些報幕員,用詞也是官腔十足,什麼「盡量達到你的要求」、「這事情好辦」、「這個問題可以商量」…… 加上她機械式的笑容,my god,簡直有如一套樣板戲!而這個女人竟是專門負責陪我的接待員!叫我以後幾天怎樣過?我覺得這位凌同志一定十分憎恨我,抑或是恨我穿著的那件 Castelbajac 斗篷?「Wait till you see my Claude Montana!」我心裡說。
 
                                                            Castelbajac 80 年代設計                                                                                                                       典型 Claude Montana 闊膊皮褸
 
In any case 我決定不讓她跟在我左右。所以當我第二天會晤那邊單位領導人朱主任和另外幾個負責人時,就馬上開口要求他們替我更換接待員。
 
「凌同志不是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吧?」朱主任咬緊口中的雲絲頓,似乎對我的要求有點驚奇,也顯得十分關注。
 
不過令他們驚奇的事陸續有來。我不知怎樣解釋我對凌同志的不滿,於是只好不作解釋,就說我要求換人並不是針對凌同志本身,她沒有不妥當之處,只不過我喜歡由男人來接待,所以請他們換個男的。
 
也許我這個原因實在來得荒謬,他們聽了之後面面相覷,你望我我望你,有點不知所措,不知要怎樣反應才好,幾個人只好乾笑幾聲,說他們會考慮考慮這個問題。
 
果然,到了第二天,去酒店接我的已經不再是那個把我恨得要死的凌同志,而是,thank god,一個男人,誰說內地人的辦事效率低?
 
今次的接待員姓丁,三十多歲,看落很順眼,講說話也很客氣得體,最重要的,他似乎很喜歡他目前的工作,對我一點也沒有敵意,這使我舒服得多了,起碼不用處處提防、小心。
 
這位丁同志除了在公事上替我安排和聯絡各個不同機構的事宜之外,他也有帶我逛北京的名勝。
 
建國飯店
 
十一月實在不是遊北京的好季節,天氣冷,風又大,在萬里長城,其他地方如天壇、頤和園等地都是例牌的古色古香,不過像天安門、故宮這些地方就宏偉得驚人,在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實在難以想像它們的面貌。
 
但老實說,我個人很難適應在如此低的氣溫下隨街走,所以很多時候,我都要一一婉拒丁同志帶我欣賞江山的好意,寧願坐在北京飯店或新建的建國飯店飲酒,意想不到的是原來丁同志也相當懂得外來的東西,他是喝 Martini 的。
 
Martini
 
「丁同志,你的英語說得不錯,你是在什麼地方學的?
 
「叫我小丁好了,我的英語還差得遠呢,我主要是自修來的,十年文革,令我失去了很多機會。」小丁搖頭嘆息。
 
我發覺和每個人談話,結果都會扯去「十年文革」,然後感嘆一番,似乎文革是所有不幸、遺憾、失敗的原因,我真希望我也可以拿文革做藉口,好等別人間我為什麼還不和鄭祖蔭結婚時,我也可以搖頭說:唉,十年文革!
 
其實這個小丁的樣子也不錯,他的英俊是十幾年前的標準,有點像當年的高遠,連髮型也像,有時大陸真是一條時光隧道,不單止在物質上,連精神上、思想上,也是沿用著幾十年前的標準和心態,不說別的,光是小丁用一句普通話稱呼我「瑪莉小姐」,已夠我受。
 
                                                                                                                                                         高 遠
 
但時光隧道不是罪過,如果小丁他們喜歡以高遠姿態出現,而又博得內地女孩子的歡心,就讓他們去做高遠好了。還有其他關於今次北京的見聞,如有心情,下次再講多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