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beth 2.0 粵語說唱                                                              2015 4                  

 
 
 
7A 班戲劇組排演的《Macbeth 2.0》是近年小劇場一次光芒演出,它的宣傳聚焦在今次以粵語說唱方式演莎士比亞悲劇,结果成績相當理想,說、唱配合順暢,不覺生硬,更難得忠於原著,能抵受用「創意」作藉口加插些無謂噱頭的誘惑,雖然是小型演出,有成本限制,製作依然精美,是一次難忘的黑盒經驗。
 
 
黑盒劇場以我粗淺理解,是有異於傳統舞台與觀眾空間關係的別類選擇;一個空無一物的大房間,舞台的形狀、結構,觀眾座位的安排都沒限制,可以任由每次演出的創作團隊發揮想象。可惜不少所謂黑盒劇場其實只不過將傳統舞台形式𦂨細放進一個小場地,未免有負黑盒之名,香港話劇團很多黑盒劇都不外是搭一幢布景面對觀眾席,像最近的《失禮死人》,早前的《金魚之城》、《盛世》等莫不如是,只能說是小型劇而並非黑盒,但不是說黑盒不能容納寫實布景,去年的《Hedda Gabler》和再前些的《十二怒漢》就運用得宜,不同面向的觀眾席看到不同角度的布景,添加了傳统舞台缺乏的「多面體」。
 
劇場空間《十二怒漢》的佈景
 
今次這部《弒君義》就絕對稱得上是黑盒劇了,它的演出場地葵青黑盒劇場我認為是全港最理想的黑盒,文化中心的小劇場可能設施更完善,但面積過大,一旦擺放太多座位就拉遠了演員和觀眾的距離,跟小劇場 intimate 的特色背道而馳,反觀葵青勝在天花同樣夠高,大大增強了细場的空間感,《Macbeth 2.0》亦充分利用了它的優點,簡約布景主要是兩塊半透明巨型屏風從天花吊下,各自沿四十五度角在舞台右上角與左上角之間的直線作自由推拉,形成各種組合,簡單卻引伸出多重視覺變化,製作團隊對舞台美術的重視在其他细節亦反映到,像服裝設計沒依據歷史考證,卻具質感厚感和被時間沖洗過的「舊感」,確能散發出一份悲劇的沉重,所有男演員通通剪上現時流行的 undercut(即把頭顱兩側或其中一側的頭髮鏟光),相信亦非偶然,是風格化其中一項見微心思,加上深暗燈光配合,難得以黑盒成本營造出如此精緻的巴洛克效果。
 
                                                                                                                                                                                                                       典型黑盒劇場場地
 
不過集翻譯、改編、作曲、填詞及導演於一身的一休 (梁承謙) 最看重亦最引以為傲應該是今次採用說唱形式演翻譯話劇,以及他對粵語音調作為唱詞的研究和心得。「說唱」和音樂劇不同,後者的歌曲首重旋律,很多時因應樂理和歌曲模式而將歌詞旋律作多次重覆,在音樂劇有些唱出歌者感受或意念的歌曲,更令到劇情因而要暫時停緩,但說唱卻是把劇中某部份對白或獨白直接化成歌曲,邊說邊唱,不似音樂劇每首歌都有其獨立性一面,說唱注重的是溶入,以詞為先曲為輔,講求唸與唱兩者的協調,劇情亦沒停下來,在唱唸之間繼續前進發展。
 
但在製作技術上來說,說唱形式比音樂劇難度更高,因為配樂部分是事先錄音,而不少包含唱與唸的對白,唱唸是要一氣呵成無間斷,cue 入配樂時就必須十分準確分秒不差,我看那場的音響控制十分順暢,绝對值得嘉許。
 
 
莎士比亞的劇本典對白雅、注重音韻,也具節奏感,選擇用莎劇去實驗說唱形式是適合不過,一休認為拿粵語特有的一字九音結合西方樂理,很值得再深入鑽研實踐,他亦有把在這方面的心得印成小冊子讓觀眾取閱,我對樂理毫無認識,讀起來當然只是一知半解,但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我覺得今次的演出,唱與說配合得很自然,沒有誰喧賓奪主,甚至有時我已忘記唱與說的界別,兩者融合成了完整的對白,我想他的努力已取得一定的成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