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 Mourning Becomes Monica                                                                                                  2006 8

 
 
 
 
最近那場涉及一億二千萬拉丁舞學費的訴訟不可能不帶給我們震撼,除了本地的媒體爭相報道之外,它可有衝出香港,邁向大中華?甚至發放為全球性的花邊新聞,令香港真正成為國際城市?
 
這則新聞的賣點最主要當然是那匪夷所思的學費,但在社交舞圈裏,很可能並非沒有先例可援,特別是跨國舞王舞后那個很 exclusive 的小圈子,一億二千萬或許不太值得大驚小怪,但對於我們一般局外人來說,就簡直是叫人嘩然的天文數字了。
 
 
其次是這宗官非的女主角 Monica Wong(王以智女士),如果她只是一個有著太多空餘時間要打發的闊太,整件事又似乎可以解釋得合情合理,但現時這位原訴人竟然會是一位貴為私人銀行的亞洲區總裁 —— 好一個全港最大銀行日理萬機的女高層,這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身份亦大大增添了整個訴訟的趣味性,這個 twist 相信連一流的編劇也寫不出來。
 
其三,每份報章週刊每次報道都不厭其煩地一而再提到這位女事主底六十一歲的年齡,由此可見,原來六十一歲亦是這宗官非得到所有媒體寵愛,關注、大事渲染的關鍵性原因。
 
Monica Wong
 
或許我一直都只是看到這宗新聞鬧劇性的一面,只是 find it so amusing,直至我那位寫英詩的朋友 Julia Wen 把她寫有關這宗官非的近作電郵給我看時,才令到我赫然感到汗顏;只是懂得在笑,未免太膚淺,或者把事情看得太不夠全面了。她這首詩的題目叫 The Tragedy Of Old Age Is Not That One Is Old But That One Is Young,是來自 Oscar Wilde 的小說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的名句。
 
我年輕的時候,讀到上面那首詩的題目,只是覺得 Oscar Wilde 在玩文字遊戲,實行語不驚人誓不休。到今時今日,我活到這把年紀,因為 Julia 這一首詩,再一次重溫這致命的一句,我才總算真正體會到這句戲語的含意。的確是,年老的悲劇原來並非在於老,而是當一切都老,但只剩下心/心境/心態仍未老的時候,才是最可悲!是上天給我們最要命的惡作劇!
 
Monica Wong (右二)
 
還有,當我們只是在意那一億二千萬這個數字,或六十一歲這個數字時,Julia卻又從這則新聞中留意到主人翁 Monica Wong 的真情表白,在法庭作供時她說到,她學拉丁舞是想找到/抓住「the last bit of glory in life」!對於我們這群離六十一歲已不再遠而心卻仍未老的人來說,這個「last」字實在叫人感到一陣黯然和心酸,因此我們不得不佩服,當我們大部份人只懂得在慨歎之際,Monica Wong 卻能付諸行動全情舞出她的天地。她的決斷和努力,的確為我們帶來 inspiration,樹立良好榜樣。
 
                                            Monica Wong (黑衣)
 
從這個角度看,她習舞本來就是一件好事,但為什麼會搞到有如此不愉快的收場?在什麼地方出了錯?當然整件事的過程我只是知道得很片面,但我自己的看法是,錯可能是在那一億二千萬的學費。找怎樣有名氣的老師,大概也不可能動用到這個數目的學費吧,所以我猜想 Monica Wong 擲出這筆錢,其實不單只是要學舞,而是要「包」起這位老師。她這樣做如果照她作供時所說,不涉及感情上的瓜葛,剩下唯一的解釋就是她想獨自擁有這位老師,把他據為己用,也即是說她要用金錢去封殺其他人,燒掉所有通往這間社交舞學校的橋,不容許任何人有機會跟隨這位舞王習舞!
 
 
很多時候,人類的煩惱不快樂痛苦往往是源自一己私心,和那股無止境的佔有慾,我想 Monica Wong 如果能多些包容,與眾同樂,她也許會活得更開心,唯一的 downside 是香港社會也因而少了這一段小插曲。當然人性總是有陰暗的一面,我也不例外,表面上我可以冠冕堂皇叫人寬容,私底下我可能比 Monica Wong 更極端。如果我有一億二千萬閒錢,我分分鐘比她出手更要辣,你們有沒有留意到現時整個珠江三角洲都充斥著公然摟著操北方口音的小伙子周街招搖,從心底裏笑出來的中年婦人,甚至有些是雞皮鶴髮的老婦?這些港人新品種精打細算曉得用最低消費包起內地的舞蹈老師任由她們魚肉,看到她們的肆無忌憚,風騷的眼神,得戚、滿足的表情,簡直叫人無名火起,巴不得懇請 Monica Wong 出馬將她那一億二千萬成立一個基金,「反包」起全港的舞蹈老師,全面封殺這群婦人,到時如果她們想要習舞,那怕是名太甚至是唐媽媽,個個都要提出申請,由這個基金的執委審批,到時她們分分鐘要託人事,走後門,甚至要在 Monica Wong 跟前阿諛奉承,央求她簽發一個習舞證,那才大快人心!有了這個基金,整個珠江三角洲的市容或許終於也能稍有改善了。
 
到時,我也要說一聲,王女士,唔該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