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Birthday

 
 
 
「一句講晒,總之凡係有女人在場嘅地方就會有《明周》。」
 
星期日遊船河時,阿 Jan 見到我們幾個女人手上個個拿住《明周》《香港周刊》等「八卦」雜誌,便作了以上的 wisecrack
 
 
那天是我生日,Mimi 說要出海替我慶祝,便組了個全女班,除了 Jan 之外,她連怨婦 Martha 也叫了出來,還有那個 Valerie。儘管 Jan Mimi 對她都沒有好感,但看在我份上,還是邀請了她,誰知她又帶多一個人,叫做 Betsy,是個離婚婦人,據說現在和 Valerie 是一 pair,總之六個女人,一窩蜂就湧上了遊艇。
 
很久沒有見 Martha,發覺她居然靚了很多,是不是 Eric 對她好咗,令她得到了愛情的滋潤?抑或她又識到個新人?
 
「小姐,咁依家 Eric 係唔係要娶你丫?」Jan 見到 Martha 春風滿面,時不時自己偷偷地笑,一時忍不住就去質問她的新動向。
 
「我怎敢亂講?總之一日未註冊,我都唔敢 sure,不過 Eric 最近真的對我很好,他說他在等 promotion,只要他升了職就會 ……Martha 娓娓道出她一早就想告訴我們的喜事。
 
「恭喜你,Martha,」Jan 一面大力塗太陽油,一面說:「如果你嫁得出,就真係一天都光晒喇。」
 
                                                                                                                                                                                        經典太陽油「確不同」
 
Martha,你至緊要堅持到底,死都唔好鬆手呀。」Mimi 又在一旁替她打氣。
 
Valerie 的朋友 Betsy 聽到我們講結婚,便馬上以「過來人」的身份插嘴:「我很羨慕你們,一個二個咁遲結婚,真係叻女,不像我,廿一歲就嫁了人,現在帶住兩個仔,成世人咁長,都唔知點過。」聲音嬌柔到有點像《星塵》裡面那個葉德嫺,聽得人毛管戙。
 
她這番說話,也不知是由衷之言,抑或有心挖苦,Valerie 在旁又趁機補充:Betsy 那兩個仔,cute 到死,我真是很愛他們。」
 
Sure,有一個像你這般 charming auntie,我相信他們一定很幸福。」Jan 一向都不喜歡 Valerie,便乘機諷刺她一下。
 
其實 Betsy 的條件也不算差,起碼似番一個女人,我真希望 Valerie 跟了她之後,幸幸福福,一心一意把兩個孩子撫養成人,不用再纏住我,我就安樂了。
 
也許我要在這裡和讀者交代一下那個五呎六向我求婚的事,相信你們都已經猜到我最後終於拒絕了他,甚至連訂婚也不肯,因為我愛他的程度絕對未到要他拋棄他在美國的女朋友,我亦無謂做醜人,無端端演個反派角色,而且 Richie 又真的唔係好識 kiss …… 總之加加埋埋,結論就是要唔過。相信現在她的鬼妹女朋友已經到港了,Richie arrange 我們見面嗎?
 
在遊艇上八八吓,我們已駛到海中,船一停下,Mimi 就把生日蛋糕拿出來,還要大家唱生日歌,我說食飽個肚等會兒怎去滑水,但 Mimi 死也要立即切餅。當大家高唱生日歌的時候,忽然我聽到有男人和唱,一看才發現原來對面那艘遊艇載的不是別人,就是 Andy Simon!看來又是 Mimi 的安排,給我來個 surprise。當時我真是很意外,但亦很開心,他們突然的出現令到這個本來很 blase 的生日 party 添多了一些浪漫的色彩,幾個女人慶祝生日實在很悶,加入兩個男人作點綴,即使是舊人,也總算是聊勝於無。而且我真的的很感激 Andy,雖然現在我和他之間已經「冇」嘢,他仍是對我那麼好,起碼他肯花心思和時間去 surprise 我。
 
於是 Andy Simon 兩個便游水過來吃蛋糕,言談間 Mimi 透露 Martha 可能蜜運成功。
 
「嘩!平時唔聲唔聲,想不到自己一手一腳就搞掂終身大事,Jan,你要學吓人喇。」Simon 打趣說。
 
於是 Andy 也熱誠地恭喜 Martha:You'll make a good wife,你的男朋友應該感到很幸運。」
 
一直以來,Martha 也給我們作弄夠了,現在她總算捱出頭來,而我卻仍然自甘墮落受盡鄭祖蔭無形的折磨。鄭祖蔭,不管他的皮膚是曬到古銅色,抑或白皙,不管他的頭髮是留長抑或剪短,只要他一穿起那件可咒的 Polo,手上拿一杯 cocktail,不聲不響地站在 party 的一角,我就知道我怎樣也鬥不過他了,即使我找到幾個英俊男士在身邊陪我笑、陪我癲,他大概也不會在意,可能只會把目光投向遠處,間中輕輕 sip 一下他的 Scotch on Rocks,完全當我冇到;他的殺人武器就是他的漫不經心和視若無睹。下次見到他,我真想一手把他身上的 Polo 撕個粉碎。
 
                                                                                                                                                                                         威士忌加冰                                                                                                                                                                                      藍帶白蘭地,售價比XO稍便宜,形象沒有XO那麽「商家氣」
 
我們一直玩到黃昏才駛船去西貢食海鮮。Thanks to Mimi,我今年的生日也算過得不差,朋友個個都好識做,沒有人間我幾多歲,沒有人提到鄭祖蔭,也沒有人講起 Richie。吃兩隻新鮮帶子,我已經心滿意足,覺得不枉此生,加上幾杯藍帶落肚,我喝得比 Jan 還要醉,等會一定睡得很甜。
 
西貢的海鮮酒家
 
第二天我返公司,竟收到鄭祖蔭從 Mauritius 傳來的 telex,他說他在那邊已經找到人幫手,一兩個月後就會回來。
 
Just what does that all mean?為什麼他忽然間又發訊來哄我?而上次他返香港也不告訴我一聲?但我可以做些什麼?I'm only on the defensive,我已不再存有任何幻想,唯有見一步行一步,且看他又出什麼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