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ght By Surprise

 
 
 
 
「錢小姐」,如果你真是嫁那個五呎六,你以後就唔好嚟見我。」Mimi 似乎對 Richie 沒有什麼好感。
 
「我沒有講過要嫁他,但他已 propose 到上門,叫我怎麼辦?」我苦著臉說。
 
 
可想不到,識了 Richie 不到兩個月,他已經向我求婚。那天他約我去 Plume 食晚飯,說那兒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很有紀念性 (老天,才是幾個禮拜前的事)。聽他的口氣,我已經嗅到事態有點不尋常,但我怎也猜不到會是求婚,而且還是在 appetizer 還未上的時候就已提出。
 
Plume 是以前 Regent Hotel (現址為 Intercontinental 洲際酒店) 的頂级餐廳
 
Well,」我淺嘗杯中的香檳,定一定驚,然後慢慢說:「You really catch me by surprisel meanI'm completely unprepared for …… this ……」我也不知應該怎樣講落去。
 
Richie 說在我之前他從未 date 過中國女孩子,覺得我為他「open up a new horizon」,又說我很有教養,sophisticated,又富幽默感,和他以前在美國的女朋友很不同。
 
「但為什麼要這樣急?」我將我的手擺在他的手上:「我是說,你怎麼不給自己多些時間去判斷和慢慢選擇?我承認我很喜歡和你在一起,但講到結婚,似乎太快吧。」我微微一笑,心裡說:現在又輪到我 call the shots 了。
 
其實我這個人真賤,人家唔急時我急,等到人家急時,我又好整以暇,不過我並非擺架子,要答應一個我只認識幾個星期的人的求婚,我實在沒法做到,即使我心中早已想盡快把終身大事解決掉。
 
「我們可以先訂婚 ……Richie 又作提議。
 
訂婚 …… 忽然我的思路又走到鄭祖蔭那邊,假如是他急成這個樣子,我真是 …… 據我調查所得,鄭祖蔭已不在香港,不知他是回到 Mauritius,抑或再次去紐約探他的子女 ……
 
一想起鄭祖蔭,我就不能集中留意 Richie 說些什麼,只好含糊地回答:「我們又不是小孩子,訂婚恐怕會給人拿來當笑話。」
 
再講落去,我才明白 Richie 為什麼急到這個樣子,原來他在美國已有了一個很要好的鬼妹女朋友,現在那個鬼妹要來香港找他,Richie 跟我約會之後,很不想她來,但又希望先 make sure 我們之間是 definite,怕一下子連失兩個,所以便先來招求婚,買下保險,然後推鬼妹。
 
Richie 真是孩子氣,人的感情怎可以隨便收放去遷就他人的需要?我不能因為他需要有安全感,就應承他的婚事。我愛他幾多還不是問題,反正有時真的愛情只會換來一個「激」字,有人一心一意對我,有什麼不好?但我最怕就是有一日我要跟他返美國,住在一些不知名的小鎮過一生。
 
於是我又將這個難題拿出來和 JanMimi 她們商量,徵求她們的意見,順便讓她們知道有人向我求婚。
 
MImi 叫住我不可以之後,Jan 又在旁勸我:「你在香港可以惡晒,但去到美國就正式是虎落平陽,試想,Richie 除了皮膚黃之外,他完全是一個美國人,將來你在美國的社交圈子盡是這群土生華僑,個個的父母都是開餐館,問你怕未?老實講,我寧願索性嫁個鬼佬仲好過。」
 
 
Speak for yourselfJan,」我笑笑口窒回 Jan 一下。講起鬼佬,最近不聽見她提起 Tim,不知從上海回來了沒有。
 
說起來又是,Richie Mimi 的老公 Frank 同樣是美籍,一個土生土長,另一個是移民,Frank 雖然也很美國化,但他們兩個一起相處,竟沒有什麼話講,好似格格不入。
 
就上兩個星期日,我們坐 Mimi 的遊艇滑水,我帶 Richie 一齊去,讓我幾個死黨見見,但她們似乎不大欣賞這個五呎六。
 
 
雖然我曾經應承過要教 Richie 滑水,可是我們幾個女人等滑水的日子已等了大半年,結果大家都爭住滑,又怎會有心機和時間去教新丁。結果我和 MimiJan 三個人落快艇滑水,Frank 就在遊艇上陪 RichieFrank 早己出名是呆佬一名,同 Richie 在一起,更變本加厲,兩人相對無言,令到我們滑水時也渾身不自在。
 
「我覺得 Richie 唯一的好處,是他比起你以前的男朋友,似乎是最正常的一個。」
 
回頭說我們這個會議,Jan 又作了以上的評語,是否一針見血,我不敢肯定。
 
「我也同意,不過,可能是先入為主的關係,我始終最欣賞 Andy,每次我見到你和他一起,我心裡就嚷:多麼登對的一 pairToo bad you two never really quite work out。」
 
我的朋友當中,以 Mimi 的性格最 romanticAndy 在我們初出茅廬時闖入我們的生命。到了今日,Mimi 仍未能夠 get over Andy 當年在我們心目中建立的完美形象。但很可惜,我對 Andy 的感情已經變成友情,the magic has long gone
 
想起來,今次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給人求婚,以前 Andy 也是帶過就算,從沒有正式提出。對一個女孩子來說這是重要的時刻,我竟然沒有什麼 thrills,而我對 Richie 又不是沒有好感,just what's wrong with meFrank Mimi 求婚時,她的心情又是怎樣的?
 
我們談得興高采烈時,突然聽到 beep beep 之聲,發自 Jan 的身上。
 
「你現在做雞咩?陀住部 call 機咁核突。」男人有 beep beep 機我已經覺得 vulgar,女人陀住就更加 bad taste
 
                                                                                                                                                        早已被手機取代的 call 機
 
「小姐,你估我份工好易打?現在搵食艱難,睇開喲啦,有時真係做雞仲好過。」
 
說完,Jan 便大搖大擺出去 counter 打電話,可能她說話的聲浪太大,令到鄰桌的那對青年愛侶也為之側目,轉頭看看我們究竟是什麼江湖人物。
 
剩下五呎六這個問題,經過各人提出意見之後,我仍未能下定決心應該怎樣去解決。不過我倒很想見見他的鬼妹女朋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