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開腔 新說輪流傳       20063      號外

 

 

 

 

電視劇《輪流傳》廿五年前被 TVB 腰斬之後﹐

一直備受小眾人士津津樂道﹐薪火相傳﹐

不知不覺已被認定為公仔箱神話﹐

如今 TVB 把這套未完成的劇集製成 VCD 出售﹐令它重見天日﹐

對不少人來說是天大喜訊﹐一個遲來了的春天﹐

終於有一個機會可以客觀地衡量它的成敗得失。

 

始終是森森惹的事端

《輪流傳》首播時﹐我曾在《號外》寫過一些有關的點滴﹐現在重讀﹐最令我汗顏和內疚﹐是我當年對森森不留情的踐踏﹐我想可能在我年輕的日子﹐太祟尚「名牌」了﹐於是對出身於「歡樂今宵」的森森﹐自然不放在眼內﹐甚至莫須有地嗤之以鼻﹐如今重看《輪流傳》﹐發覺原來是森森演得最自然﹐最似生活。恐怕我要收回以前對她的苛責﹐而這個遲來的道歉也委實是太遲了。話雖如此﹐我重看這套劇的時候﹐和其餘四位女主角一比﹐我始終覺得森森和她們有點格格不入﹐好像個天外來客·誤闖入一個封閉﹐謝絕探訪的世界﹐畢竟她真的不是甘國亮筆觸下﹐鏡頭下的女人﹐無論她是如何努力溶入﹐她始終是「外人」﹐甘生的世界無處可以容她。

 

演出香港味

我當年用我那篇文章一半的篇幅去寫解文意 (李司棋) 的海派上海家庭﹐而忽視了和它形成強列對比的另一個家庭﹐其實也是名牌心理作祟﹐黃影霞 (鄭裕玲) 的家庭和他們的鄰居﹐從社會學的角度看香港的成長﹐也一樣重要和具代表性﹐而《輪流傳》亦把這個低下階層的眾生相描寫得絲絲入扣﹐戲味濃郁﹐每個演員、配角都看得出是把心交出去演繹﹐特別是李香琴﹐我們童年時確是見過不少像她那樣捱窮捱到脾氣暴躁的婦人﹐令我們又一次重溫到香港發展過程所經歷的種種艱苦﹐辛酸﹐和艱辛時特別閃耀的人性光輝。

 

年代超時空要塞

沙石不是沒有﹐《輪流傳》當年出街﹐以至後來的流傳﹐都標榜它的考證功夫做得一絲不苟﹐我們也確看得出製作人花的心機﹐但依然有不少時代失誤漏了眼 (耳﹖) ﹐這個劇開場寫明是 1957 年﹐我看到的頭幾集應該是去到 1958 年夏天﹐但 195960 年才推出的《野玫瑰之戀》竟會在劇中提早一年在戲院上映﹗60 年代才出現的歌曲如“MOON RIVER”“SEAL WITH A KISS” BEACH BOYS 流行曲﹐又怎會成為配樂和在 58 年的 PARTY 中播出 ﹖而森森和石修竟在 60 / 61 年討論 BEATLES 的得失﹐已超越我可以容忍的程度。但即使如此﹐《輪流傳》確是勾起了我們老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但對年輕一族來說﹐他們可會有心機看嗎 ﹖會有共鳴嗎

 

但願如此。

 

 

輪流傳聯想兩則          19809      號外 

 
解文意的家庭
  
 
毫無疑問﹐甘國亮是一個 stylist﹐他說故事時注重的不是緊凑的情節或逼人的劇力﹐所以當我看到不少娛樂版記者 / 讀者「評」「輪流傳」﹐說它劇情鬆散時﹐不禁啼笑皆非﹐為甚麼他們硬要把「劇力萬鈞」當做長劇的定義﹖好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所謂高潮起伏就是優點﹐片段式﹐較鬆散的拍法就是敗筆﹖這究竟是甚麼人訂下的金科玉律﹖假如我們能夠接受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一個方法拍長劇﹐假如我們發覺到看長劇不一定是為追劇情﹐還可以很舒服地去欣賞一些別人的生活方式﹐一些時代的細節﹐一些人與人之閒的微妙關係時﹐我們很容易就會愛上「輪流傳」。 
 
起碼它的 approach 比起以前的長劇是煥然一新。麗的的長劇擺出一個爛仔格﹐李添勝監製的則充滿三姑六婆 sensibility﹐而且無論他們拍甚麼背景﹐人物﹐他們的觀點與角度始終是爛仔和八婆。甘國亮嘗試站在一個較高的層面去處理長劇﹐姑勿論他本身能否站得穩﹐普羅大眾能否接受﹐單是這個嘗試已令人十分興奮﹐起碼﹐兩個電視台都從未試過塑造像解文意這樣的家庭。 
 
大家庭不是沒有拍過﹐麗的以前就拍過一部「追族」﹐講大家庭的糾紛。那部戲的成績如何﹐我曾經在號外第廿一期談過﹐簡單說句﹐全劇令人笑不可仰。無線翡翠劇場每一部長篇劇裹面亦一定有些富貴人家﹐他們家中的陳設必然是極盡豪華﹐可以說是北歐傢私的總匯。家庭各成員的衣著﹐感謝那些時裝公司的贊助﹐亦說得上得體大方﹐就算他們的行為﹐也算符合了一般人心目中大家庭的風範﹐例如每天早餐都是用刀叉吃火腿煎蛋﹐這些也許就是所謂的 glamourization吧﹖ 
 
但是我總覺得這些電視上的富貴人家有點不對勁﹐他們除了在物質上﹐因為得到財雄勢大的電視台支撐﹐可以奢侈一番之外﹐他們的思想感情﹐言行舉止﹐口味愛惡﹐和普通的中等人家有何分別﹖換句話說﹐他們只不過是經過包裝的普通人。但我自己覺得大家庭﹐至少用藝術形式表現出來的大家庭應該是很 fascinating 
 
而「輪流傳」裏面﹐解文意 (李司棋) 的家庭就是這樣 fascinating。甘國亮明白到大家庭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的神秘和不可捉摸﹔大家庭的成員往往築起一道圍牆﹐把自己和「外人」隔離﹐他們往往有本身一套私人語言﹐一列系符號﹐是外人所難以明瞭﹐我們只能在牆外遠眺﹐靜靜觀看一些我們只是一知半解的活動。 
 
如果從電影中找例子﹐第昔加晚期的作品「芬氏花園」(當明尼仙達和漢密保加主演﹐兩個主角靚到暈﹐Tommy Dorsey 一首 I'm Getting Sentimental Over You 被運用得令人如痴如醉。) 以及梅維爾的早期作品「天才兒童」(Jean Cocteau 編劇﹐Edouard Dermithe 主演﹐你應該知道﹐在 John TravoltaRichard Gere 之前﹐我們有 Edouard Dermithe) 就很成功地表現出大家庭那種謎語式的撲朔迷離情調。在「輪流傳」﹐甘國亮就是朝著這個方向走﹐他設計解文意的家庭的確是下了一番苦功﹐刻意經營﹐或許有不少地方未能達到預期效果﹐但它的確能給人耳目一新。 
 
例如那個家庭的姓氏 —— 解﹐已經立即使到觀眾產生隔離感。他們家中的佈置不算得富麗堂皇﹐不過那些古舊的感覺﹐加上那部升降機、或者令人方向迷失的走廊房間﹐無可否認是製造出疑幻疑真、若隱若現的氣氛。還有關海山﹐我相信﹐甘國亮明知他不懂得講上海話﹐寧願找人配音那麼麻煩也要他戴上眼鏡來演這一家之主﹐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外型撐得住場面﹐能夠給予解家一股溫文爾雅的風範﹐突出他們的「貴族氣派」。 
 
 
當然還有那些惹人爭論的上海話。我發覺這個家庭除了講上海話﹐有時又講半鹹不談的廣東話﹐還要加上一個講國語的工人。甘國亮特意製造一個 Tower of Babel﹐除了在聽覺上 exotic 多了幾重 texture﹐或者符合那個年代外省人口的比率之外﹐還有一項加強我們 alienation 的作用﹐使「輪流傳」更加 fascinating 
 
我真不明白﹐從施南生到娛記﹐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攻擊「輪流傳」的上海話﹖他們在埋怨些甚麼﹖聽不懂﹖要看字幕﹖當黃曼喋喋不休罵盡全世界的時候﹐我們是否需要一定聽清楚明白她說的每一個字﹖抑或我們可以純粹欣賞她的演技、表情、聲線、語氣﹖我們聽少幾句說話是不是就追不到劇情﹖ 
 
至於施南生也是莫明其妙﹐她說「輪流傳」醜化上海人﹐如果我不是親耳聽到﹐也不會相信這句話是出自她的口。我記得以前有一次﹐好像報紙記者聯合杯葛無線電視﹐因為。個劇集裏面有個記者角色﹐「影衰」了這項職業的形象﹐當時我就覺得他們的行動十分幼稚﹐想不到施南生現在也來這一套。 
 
但我完全察覺不到﹐解文意的家庭有那一處醜化上海人﹖黃曼的角色﹐有血有肉﹐和「浮生六劫」的平凡不遑多讓﹐亦和「輪流傳」另一個中年角色﹐屬低下層的李香琴互相輝映。如果「輪流傳」也算是醜化上海人﹐那麼大清王朝的鬼魂不是晚晚都要找麗的算賬﹖ 
 
What's wrong with 鄭裕玲﹖
 
若果要將「輪流傳」裏面五個女主角逐個評﹐我認為首先應該將森森迅速解決掉﹐然後再集中去談其他幾個。我的意思是﹐談森森你可以談出些甚麼來﹖她的存在 (包括外在美、內在美、演技、儀態﹐風釆等在內) 都是那麼 unobtrusiveinoffensive、和 harmless﹐沒有人會介意見到她跟出跟入﹐但我相信亦不會有人特別希望見到她多些。 
 
森森的演技無疑是攀上水準﹐至少在頭幾集裹面﹐她比其他幾個女主角看來較順眼﹐較能符合角色的要求﹐可惜她委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平凡」是她的致命傷﹐她的普通又豈是用一句「平易近人」所能掩蓋﹖也許﹐五個女主角中她的角色最沒有性格實非一個意外﹐而是編導量才而用的聰明抉擇。 
 
如果我們從森森處行高幾級﹐就會面對黃韻詩﹐此起森森﹐任何人 (甚至包括黃韻詩在內) 都自然會變得有特色。黃韻詩﹐公平說句﹐是一位很有潛質﹐也很努力的演員﹐但她演技的水準極不穩定﹐不知道應該何時收何時放。假如有適當的導演在旁指導﹐她會將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不過如果一旦任她自行揣摩﹐我恐怕後果會不堪設想﹐看「輪流傳」我就覺得她方寸大亂﹐將角色的性格把握到走晒火位﹐釀成熒光幕上一次巨災。 
 
她在劇中飾演的角色﹐無論怎樣傻﹐怎樣幼稚、怎樣單純﹐都起碼是個高中生﹐絕不可能扮到像現時那麼低能﹐語氣表情竟和「我係天山新人梅劍仙」一模一樣﹔但要知道﹐「山水有相逢」的梅劍仙是一個初入城的鄉下妹﹐而在「輪流傳」她是一個出身自中等家庭的中學生﹐兩人痴呆的程度應該有差別才對﹐但黃韻詩今回用同一方式演繹兩個不同角色﹐未免有點過份草率了。 
 
還有﹐黃韻詩一向對演「女人」都有困難﹐所以我特別膽心她以後在劇中會突然從一個傻妹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咀不饒人的潑婦﹐而演漏了中間應有的一段成熟女人戲﹐當然﹐我希望我的擔心是多餘。 
 
至於李琳琳﹐戲不多﹐也非重心﹐表現的機會可算是絕無僅有﹐但她的確是很可愛﹐討人喜歡﹐雖然她只不過是原封不動將以前「相見好」裏頭幾個趣緻的樣板表情搬過來﹐但既然搬得恰當﹐就無需深究。可以說﹐李琳琳是那種雖然沒有被編導、甚至宣傳部刻意突出﹐而依然能夠靠自己去閃閃生光的例子。 
 
 
剩下兩個重要人物李司棋和鄭裕玲﹔李司棋的角色有很多給她發揮的機會﹐但也最難演﹐然而她並沒有令人失望﹐始終是那麼好戲﹐處於最佳狀態﹐扮起少女來沒有給人過火的感覺﹐而且她在從不故意去搶鏡頭之餘﹐又能抓緊觀眾的注意力﹐這些功力實在不簡單。 
 
如果說李琳琳是以 personality 取勝﹐李司棋則絕大部份是靠演技﹐李琳琳是藉先天佔優勢﹐而李司棋更同時倚靠不少本身的努力。 
 
另外一個靠人為努力的﹐完全靠人為努力的﹐是鄭裕玲。無可否認﹐鄭裕玲是好戲之人﹐而且她在「輪流傳」的演出優勝過她以前所有的作品﹐但我總是對她有抗拒﹐她究竟錯在甚麼地方﹖ 
 
可能她真是曝光過度了﹐特別是經過她在Bang Bang 咁既聲」、「歡樂今宵」、「親情」裹面大鳴大放之後﹐更加令我敬之而遠之。其實有不少藝員比她還要出鏡多些﹐不過﹐鄭裕玲可能因為確實是過份賣力﹐太想突出自己﹐引人注意﹐所以很容易就給人一種無處不在的錯覺。 
 
我上期談葛蘭的時候﹐曾說過鄭裕玲不是一顆明星。像她這類人如果連起碼的演技水準也達不到﹐可以學鄭文雅﹐專拍電視台宣傳短片﹐但如果她們演技精湛﹐像現時鄭裕玲的 case﹐我們就會冠以她們一個很美麗的稱呼 ——「演員」﹐或者「演技派」﹐到她們再老些的時候﹐我們更可以在「演員」前面加上「性格」兩個字。但演員﹐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群做不成明星的失敗者吧了。 
 
說起來﹐森森也不是明星﹐但她幸好有著陳寶珠式的安份守己﹐不會亂去騷擾他人﹐所以我可以容忍、接受、甚至對她產生好感﹐鄭裕玲卻不同﹐她太要搏命發光﹐可惜在有限度的電力供應下﹐無論用的是一個多強的燈膽﹐始終都亮不起來。 
 
我不知怎樣解開鄭裕玲這個死結﹐也許有時過份的自覺﹐過份人為努力﹐反而不美﹐假如鄭裕玲能夠 relaxed 一點﹐放鬆一些﹐給觀眾一個喘息的機會﹐她可能會變得很可愛﹐who knows
 
相關參考﹕假如輪流傳

 

 

===============================================================================

 
 
輪流轉附錄 —— 讀者來信           1980 10             號 外
 
 
 
謝謝鄧小宇
不知道甘國亮有什麼感受﹐可能跟我一般失望、憤怒與難堪。為什麼無線容忍《風雲》這些劇集﹐而放棄《輪流傳》。雖然我沒有每天都在 TV 旁收看﹐有時開了也摸這摸那的沒專心收看﹐大部分是聽 TV
 
可能我是第一名打電話去 TVB 罵他們的新安排的人。那天剛播完便出現何守信的面孔﹐宣判《輪流傳》的命運。接著撥 108 TVB 的號碼﹐我記得第一句話是﹕你地有冇攪錯 ……﹐可能是好幼稚﹐但我好激氣。
 
我不是捧甘國亮的人。但我喜歡他的東西﹐尤其是《山水有相逢》。「輪」是我很喜歡又可以接受的劇集﹐另一方面我可以從「輪」看到我小時候的事物、東西。它也拍得很仔細。它令我傷感地懷戀那些日子。
 
                                  《雌雄神探》,原來至今仍有很多人懷念它                                                        《雄才偉略》也有它的紀念版
 
其實﹐我是看「麗的」長大的﹐十二歲那年《雌雄神探》、《雄才偉略》、《小夫妻》、《四千金》……。「麗的」給我不長進的感覺,不明白「輪」為什麼要避了《大地恩情》﹐老天那些爛衫戲。我可對耕田沒興趣。起碼我是看葛蘭、林翠長大的﹐不是耕田養豬長大的。我所指的是不長進是「麗的」的小家樣子﹐與小人得志的態度。甚至劉家傑陰側側地奸笑﹐然後說《大地恩情》怎樣威水﹐又什麼風水輪流轉 …… 等等。就像牛頭角順嫂幸災樂禍地﹕嘿嘿﹐你都有今日啦!
 
 
不明白為什麼人們要吹毛求疵地罵主角的年齡、罵上海話字幕對白 …… 等等。汪明荃演《京華春夢》扮年青女學生夠看得我渾身不自在﹐為什麼沒人做聲﹖至於上海話﹐我覺得很好玩﹐又有字幕看多週到﹐為什麼人心不知足?
 
希望鄧先生不要批評鄭裕玲了﹐我不是喜歡她﹐但她總比趙雅芝、汪明荃這兩位阿姐順眼與努力。說無所不在﹐倒不及汪明荃。像前頭說﹐十二歲看《四千金》﹐至現在我自己都一把年紀了﹐也真希望這位阿姐休息、休息至少一年半載。至於趙雅芝﹐真高興她懷孕﹐也希望她生完再生。
 
真懷念的女藝員是繆騫人﹐還有黃曼。
 
                                         繆騫人與周潤發
 
我想號外吸引我原因之一是有鄧小宇的「懷舊」文章。可能由於我跟鄧先生是差不多年代長大的﹐所以看他寫的東西特別親切。尤其是從小家人帶我去看「國際」的電影﹐姐姐愛買每期的《國際電影》﹐尤敏、葛蘭、葉楓、蘇鳳、高翔、尤光照、劉恩甲、丁皓、林翠、李湄、王萊、林靜、雷震、趙雷、張揚、藍娣、高寶樹 ……。當然還有張仲文﹐鄧先生和弟弟小宙。我很感激無線在深夜播映的國際電影﹐我可以看到張愛玲編劇的《小女兒》(兩遍)﹐鄧氏兄弟和漂亮自然的尤敏﹐故事簡單但結構好﹐現在很難有這種電影故事了。有《長腿姐姐》(兩遍)﹐活潑的林翠﹐英偉的喬宏。有《女俠文婷玉》、《曼波女郎》、《玉女私情》、《無語問蒼天》…… 等等。每次看到心裡都夾雜著興奮、痛苦、失落。自己也不明白。
 
                                                                                                   《龍翔鳳舞》- 妹妹我愛你
 
痛恨無線不重播《龍翔鳳舞》﹐更痛恨自己沒有錄影機。還記得看「龍」片時的興奮。嘩﹐美麗的張仲文﹐還有李湄﹐要命的是好聽的歌﹐簡單但很悅耳﹐是姚敏的吧﹖又有美麗的佈景、衣服。看完後腦袋一直存著《妹妹我愛你》這首曲。多麼希望能重播這片子﹐就算當粵語殘片那樣一播再播﹐我更歡迎。真的很享受此片﹐開心得難以形容。
 
所以每次看鄧先生寫的文章就很高興有人跟自己一起「懷舊」。
 
 
有趣的是﹐有次遇見鄧先生﹐發覺那雙大眼睛跟小時候還是一般大﹐不知鄧小宙怎麼樣﹖
 
我唸書不多﹐不懂得分析電影﹐也不是完完全全明白鄧先生所寫的﹐但只是直覺的高興﹐親切與感激。真的。只知道要是有部錄映機便可把《龍翔鳳舞》、《曼波女郎》…… 等等錄映下來看完又可再看。如果我有五千元是不會買錄映機而去買戒指的那種市儈。
 
 
重看那些國語片﹐發覺時代真的已逝﹐那種生活﹐那種氣氛不會再有了。老是使我有種不堪回首的傷感。
 
閒話少說﹐來信目的只是謝謝鄧小宇先生而已。
 
祝編安!
鐘喜寶
 
P.S. 可不可以不再提陳美齡﹖
 
 
編者按﹕為什麼不﹖她又不是蕭芳芳!(小宇後按:這位編者一定是岑建勳)
 
 
相關參考﹕《龍翔鳳舞》全片欣賞 (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