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What a Start

 

 

 

 
一九八二年一月一號,Jan 作了一個最驚心動魄的提議 —— 她叫我們晚上去中環看燈飾!
 
Why not?Jan 替自己辯護:「白天的中環我們見到唔見,但晚上的中環是什麼模樣,我真是一無所知,為什麼不趁機去看看?我的那個鬼妹同事 Cathy 也說很想去開眼界,一睹香港金碧輝煌的一面。她的家鄉在 “Dullsville”,你可以想像當她見到那些燈飾的時候是多麼興奮!」
 
我真不知道為什麼 Jan 突然會有這種大眾化的興致,而且還要兼任導遊,無論如何我對這提議可以說是一點也不反應熱烈。
 
「我看簡直是攞苦來辛,你沒有看報紙嗎? Christmas Eve 那晚中環醸成暴動,你不怕會歷史重演?
 
Oh yes,那些可惡的綠印者!」Jan 悻悻地說。
 
我覺得很可笑:「為什麼你那麼肯定那些人一定是大陸偷渡客?」
 
「不是他們還有誰?Jan 又盲目地 jump into conclusion :「他們見到中環咁靚,見到那些靚 Ben 士、靚衫靚人,見到中環的繁榮,真是 jealous 得要死,自己又懶,唔肯做嘢。一氣之下,便實行搗亂,一於要以毀滅他們得不到的東西為快。」
 
1981 年聖誕除夕的中環騷動
 
OKso there they are,你明知他們那麼危險,為什麼還說要去中環,想送死咩?」我費事和她辯駁,只想給她一個警告。
 
「我就是偏偏要去,怎可能給這些綠印者惡晒!佢哋話咁就咁,重成世界?為什麼要我避開他們?他們避開我就差唔多,I have every right to go anywhere I wantafter allI am a bona fide citizen of Hong Kong!」她理直氣壯地說。
 
Jan 的措詞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但我覺得她的說話也不是全無道理,如果那些綠印者安份守已地在安置區度日,我也沒話可說,現在跑到我們的地頭肆虐,想來我們也應該站穩自己的立場,不能讓他們一攻就破。
 
                                                                                                                               安置區
 
於是我答應 Jan 和她一道去看燈飾。不過我們並沒有駕車去,以免發生危險。我們先去把 Cathy 和她男友接出來,然後把車停在九龍塘,再坐地鐵去中環,心裡期待著一次驚險的旅程。
 
                                            舊匯豐銀行大廈於1981年中開始重建工程,所以在1982年元旦日,錢瑪莉她們見不到這燈飾了
 
It's not that bad at all。我們從中環的地鐵站 St. George Building 出口冒出來,發覺人潮並不如想像般擁擠,而他們的相貌也不是凶神惡煞的大賊,大部分只不過是拖男帶女的全家福,或一群一群的年輕人,打扮也是正正經經的,如果硬要挑剔的話,最看不慣還是那些照相機,它們數量之多,完全超越了我們想像能力以外,Cathy 的男朋友 Chuck 驚訝之餘問我為什麼香港人這般喜歡拍照片,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他才好。
 
但無可否認,今年中環的聖誕燈飾的確是十分精彩,連我們幾個也忍不住讚賞。隨著熙來攘往的市民,我們踏入了 Landmark 的商場,裡面人山人海,比年宵市場還要熱鬧。
 
                                                                                                                     八十年代的置地廣場
 
「真不明白他們走入來看什麼,all the shops are closed anyway。」Jan 有點看不慣這些小市民入侵 Landmark
 
其實看著這些扶老攜幼的遊人穿插在BazaarSwankValentino 之間,的確是有些古怪得意的感覺,但我不介意,今天是新年,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快樂些,喜歡去 Landmark 逛的就讓他們去到夠吧。
 
置地廣場的今與昔
 
當我們行得有點疲倦的時候,Jan 便嚷著去 Catstreet 坐一會。
 
「說不定你又會撞見鄭祖蔭,今次他拖住的可能是他媽媽!」Jan 向我打了一個眼色。
 
這個 Jan,每次見到我總是要提起鄭祖蔭才安樂,不過我現在暫時不動聲色,立下決心要嫁到鄭祖蔭為止,等到時氣死她。
 
Catstreet當然是沒有鄭祖蔭的蹤影,他大概仍在紐約看他的 —— 女兒?不過在 Catstreet,無論何時何刻,你都會碰到熟人,今晚我們就見到 Simon,他照例又是和幾個花枝招展的男女在一起,其中有個女人我在時裝雜誌見過,是個 model
 
                                         Catstreet 是中環已拆卸的希爾頓酒店地面層的架啡店
 
Simon 哥哥,怎麼你去泰國也沒有曬黑?Jan 又在明知故問。
 
「不要挖苦我好不好,」Simon 拉張椅子坐下,露了一個邪邪的笑容說:「我正在考慮究竟好唔好益你。」
 
Jan 知道事情可能對她有利,於是立即改變態度,問 Simon 想喝些什麼。
 
Simon 也費事和她周旋,go straight to the point:「我們有個 client 月中就會來香港住幾個月,他三十幾歲,divorced,個樣都幾睇得,你要唔要?」
 
So this is your new year present to me,」Jan 的語氣有點 sarcastic,又有點尷尬:「凡係鬼佬就交給我,right?」
 
Simon 正想說什麼,Jan 也不等他回答,拿起酒杯說:「Anyway I'll take himHappy New Year。」然後把酒一飲而盡。
 
看來 Jan 又會有 affair 了,我相信這個鬼佬會幾喜歡 Jan 的,鬼佬通常都喜歡 Jan 這種女人,看來她真的可能要嫁鬼了。
 
八二年對我來說又會是怎樣的一年?總之我下定決心,如果我今年嫁唔出,我就唔姓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