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元一碟菜

 
 
 
我真是服了阿 Jan,上了大陸幾星期才剛出來,竟然對香港所發生的大小事情瞭如指掌,連我不知道的,她都通通知道。
 
「你知道 Martha 那件羞家事嗎?」Jan 一面翻我新買的巴黎《Vogue》,一面向我報告朋友的行蹤:「她為了死跟 Eric,竟不請自去一個 party,給那個主人趕出來!」
 
 
Jan,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真難以想像 Martha 大人大姐,會給人從 any party 趕出來!」我想Jan可能有點言過其實。
 
Well,你知道嗎? Love can drive people to do the impossibleespecially for a dumb woman like Martha,她現在簡直是個 biggest joke in town!」Jan 那臉興奮的笑容的確是由心底裡發出來。
 
唉,Martha 怎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她真是丟盡我們女人的面子,一個像Eric這樣普通的人,竟會令到她著了魔,我絕不相信那是愛情的力量,看來這些行為只不過是心理不平衡的表現罷了。
 
很快 Jan 又把話題扯到我身上。
 
「點呀?鄭祖蔭去 Mauritius,幾時才返?」
 
Who knows
 
Jan 這個人真是,什麼都給她知道,我們還有什麼秘密可以自己保留的?
 
我終於拒絕了鄭祖蔭的要求,雖然之後我沒有懊悔,但為了這件事,我足足有三晚失眠。
 
我對他 say no 的時候,他是有點失望,但依然表現得很大方,他說他尊重我的決定,他又說他一直都不敢期望我會放棄香港,跟他去印度洋。
 
Can't you see that's not the point?」我有點發火:「我是準備犧牲一切跟你去的,但我不想偷偷摸摸的去,I think it's only fair that you should make it clear to your god damn sisters that I'm with you!」我終於忍不住,拆穿了他的「恐慌」。
 
他聽了我這番話,顯然有點不好意思,把頭垂得很低,不作什麼表示,輕輕說:Say whatever you like,最緊要唔好迫自己做不喜歡的事。」
 
OhJo,」我實在再也沒有耐性:「這樣下去,we are getting nowhere,什麼時候你可以站起來,挺起胸膛,大膽做人?」
 
他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這是意料中事,其實有時我覺得他也怪可憐,他的懦弱優柔,固之然是他的缺點,但同時又未嘗不是他可愛的地方,看著他無所適從的樣子,很自然就會喚起我的母性天性,以設法保護和安慰他為快。
 
可是我絕對不容許自己繼續遷就他,我要幫他一步一步脫離他幾個姐姐的魔掌,我知道假如他一日不能從他姐姐的陰影中解放出來,我們兩個就一日不會得到幸福。但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恐怕還要等一大段日子。
 
他離港那天,沒有叫我去送機,我明白他是不想我與他幾個姐姐碰頭。本來以我的性格,我會故意出現,乘機氣氣那幾個女人,但不知怎的,我心腸竟軟了很多,不想再搞風搞雨,就讓他安心去吧。
 
回頭說我和阿 Jan,兩人在我房論盡了天下事,終於把話題扯到去Jan自己,她說她決定和她那個鬼佬男朋友阿 Dick 斷絕關係。
 
「我已經忍了他很多年,一個男人大丈夫,孤寒成這個樣子,多核突,怎可以做老公!」
 
她從手袋裡拿出些大麻,捲了一枝,交給我抽一口。
 
 
「你到現在才知道他孤寒,似乎遲了些吧,我們一早不就是說 Dick 的所為很 cheap 嗎?」事實上我們曾經和阿 Jan 約法三章:有我們的場合,就不能帶那隻鬼出現。
 
「最近我們講到置新居,他死口都說要用藤器傢俬,你說,藤器有什麼好?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貪藤器夠平!你說他是不是小家子氣?」
 
 
Jan stone 了以後,開始爆自己的內幕,而我也不放過這個機會,盡量查探她的私生活。
 
「前些日子,我見到他一日胖過一日,便叫他去入 Nautilus Club,鍛鍊一下自己的身體,我還親自拉他去那兒參觀,但他又嫌貴,捨不得參加。」
 
                                                                                 Nautilus 是八十年代最先進的健身器材供應商
 
「上個月我生日,」Jan 講吓又多些,「他說請我去吃些 exotic food,原來帶我去油麻地一間九流餐廳吃泰國菜,我見到那些污穢的裝置已經悶了一半,餐牌上的菜寫明是七元一碟,他居然可以只叫兩菜一湯,想用三十元有找來解決我的生日!那些七元一碟的菜,兩口就可以吃光,而他竟不再 order,激到我火紅火綠。」
 
Jan,這種賤鬼,虧你還要得落,和他一起行出街,都會影衰自己。」我一向都十分討厭那個阿 Dick,他又多口,又冇料,講來講去都是講他六十年代過的嬉皮士生活。
 
                                                                                                       六十年代的 Hippies 浪潮
 
「後來,為了這兩碟小菜我忍不住和他吵起來,你猜他怎樣說?他說他當初完全估計不到那些菜式是如此小量,老天,七元一碟,他想多大碟,足夠十二人用?」
 
說到這裡,Jan 自己也忍不住苦笑起來。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是充滿了 undesirable men
 
Dick 這種男人,瑣碎、petty、小家、裝傻扮懵去佔人小便宜、什麼東西都要平,這些人可以娶到什麼老婆?
 
但鄭祖蔭又怎樣?他去了 Mauritius 已兩星期有多,連 postcard 也收不到一張,他會不會惱恨我?沒有他,這幾個月的生活我怎樣過?而他回來之後,又會是怎樣的一個局面?這一切一切,我都很想盡快有個結果。
 
                                                                                                         Mauritius post card
 
Now I'm free。」Jan 倒在我的床上,大聲說。我聽不出她的語氣是開心抑或痛苦。
 
So am I。」我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