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ery Wrong Kind

 
 
 
「在香港,一個洗頭仔究竟可以賺幾多錢一個月?」Valerie 好像有點心有不甘地問我。
 
Valerie Mimi 在美國的朋友,據說她在紐約第七街 Garment District 是相當有名的,今次她來香港逗留一段時期,準備在遠東搞幾條 linesMimi 有了 Frank 之後,就懶得理朋友,一腳把她踢來給我和阿 Jan。但不知怎的,她和阿 Jan 好像水溝油,總是談不上三句;Jan 說她扮嘢,不過她對我就好到不得了,她住在新世界 apartment,晚上最喜歡約我出去食飯,我通常是推她兩次才和她去一次,但平均來說,每個星期也總有兩三次,比見鄭祖蔭還要多,而我在未弄清楚她的底細之前,不怎想把鄭祖蔭介紹給她認識,費事賠了夫人又折兵。我要先看看她找到些什麼男友才決定會否讓鄭祖蔭、Andy 他們亮相。
 
                                                                                                                                           紐約市第七街
 
回頭說 Valerie 提出的這個問題,倒令我為之愕然;我怎會知道洗頭仔賺幾多錢一個月?於是我只好大膽假設,回答她:「我估連埋貼士,約莫會有千多二千元一個月吧。」
 
「就是喇!賺那麼少錢一個月,還學人講 Kansai。」Valerie 瞪起那對用眉筆塗到圓碌碌的眼,一面很勞氣的樣子。
 
 
「什麼?他們穿 Kansai?」我心想關她什麼事。
 
Nonono!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去弄頭髮,聽見一個洗頭仔和另外一個同事說在那間叫什麼的 boutique Kansai 衫賣。For Heaven's Sake,他們打那一千幾百銀工就學人講 Kansai,這簡直是個變態的社會!」Valerie 愈說愈激動,伸手用力將跌在額旁的頭髮撥去後面,更令我留意到她那個 asymmetrical 髮型的滑稽,也不好意思問她在哪兒剪的。
 
                                                 Vidal Sassoon 設計的不對稱髮型
 
不過 Valerie 還意猶未盡,滔滔不絕的繼續落去:「在美國,十幾歲的孩子,如果家庭寬裕些,最多是穿件 Polo Lacoste T 恤,或者加條 Calvin Klein 牛仔褲,行出來大方得體,做夢也不會夢到去 Kansai YamamotoI really don't understand your city。」
 
我也不知怎樣回答才好,她的一番說話倒令我想起阿清,他不知怎樣搞到去美國,後來又好像發了跡回來,現在又不知在何處,總之這些莫名其妙的人還是少碰為妙。
 
過了幾天,Valerie 又打電話來,她說要介紹男朋友給我認識,她在紐約一個朋友的朋友來了香港,要請她食飯,她叫我一道去。
 
「方便嗎?我想他不會打算在同一時間 date 兩個女仔吧。」我聽見鬼佬已不感興趣,希望推得就推。
 
Valerie 硬要我去,而我也想知道她在紐約認識的大約是哪類人,結果便應承她。
 
原來她的朋友不是鬼佬,是華僑。星期天,我們約好在香港酒店六樓喝下午茶,跟住去看士邦,然後晚飯,一切節目都是 Valerie 安排的。我到香港酒店時,Valerie 已經和她的朋友在座,經介紹後知道原來他叫 Edmond
 
                                                                                          他們應該是看《For Your Eyes Only》
 
這個 Edmond 三十歲出頭,身材略肥、頭頂略禿、細眼大鼻,穿緊身 T 恤和西褲,還配金鍊和 P 字皮帶,一看便知是 the wrong kind。可惜已經太遲了,想避也避不到,唯有硬著頭皮去捱這半天。
 
                                                                                      Pierre Cardin 皮帶
 
Edmond 給我送上咭片,是一間貿易行的 president,我也費事問他詳細情形,只顧住喝我的咖啡,他們兩個則在談他們在紐約識得的那個共同朋友,這個第七街女強人原來如此!我真後悔和她來往。
 
Edmond 問我有沒有去美國,他說他在 Long lsland 買了一幢新房子,有大花園,叫我去紐約時探他,他帶我到處玩。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這群美國移民總是那麼恐怖,provincial 到驚人,就是識得儲蓄、買樓買車打牌食唐餐看唐片讀《新知》和《明報周刊》,我奇怪怎麼我從未碰到過些較 refine 的華僑,Valerie 在時髦之餘,我已察覺到有一絲唐人街味道,想不到她的朋友會 typical 得這麼厲害,這種人最多見一次。
 
喝完茶埋單的時候,他那張 MasterCard 在皮包裡,拿極都拿不出來,我心中有氣便拿一百元交給侍者,殊不知他還笑笑口說:Valerie 請睇戲,你請飲茶,等會兒我就請吃飯,好不好?」
 
戲未開映之前,他不斷問那些在美國上演了的電影在香港有沒有放映過,又不斷告訴我那一套好看、那一套不好看,just who does he think he is,我不等他講完,突然起身去洗手間,等他和 Valerie 講個飽。
 
散場之後,他又問我們想去什麼地方吃飯。為求盡早結束這個約會,我提議去最近的 Paprika,誰不知他一看餐牌,可能嫌貴!連 cocktail 也不叫,只要杯清水。
 
                                                                                         當年 Paprika 餐廳位於尖沙咀海港城
 
「收這種價錢,拍住大酒店的餐廳,我寧願去 Furama 頂樓食自助餐,可以看海景。」他見到我們默不作聲,跟住又補充:「你們不要客氣,隨便叫嘢食、叫嘢飲,我個人好喜客架。」
 
我哪敢叫 fancy 的東西,要了一客清湯、一客 goulash 就算,餐酒當然不敢叫。
 
當我們吃得七七八八的時候,這個 Edmond 又有話說了:「你們真好,不會浪費食物,我唔怕花錢,但我最怕那些女仔叫一大堆東西來又不吃,像你們叫咁多食咁多,幾好。」
 
我和 Valerie 面面相覷,不知應該作出怎樣的反應。後來沒有叫甜品是意料中事,不過我死都要喝番杯咖啡,不然太不似樣了,我不想見侍者難看的面色。
 
吃完那頓飯,我詐稱頭痛便匆匆道別趕回家。唉,這個年頭怎麼像樣的男人那樣少,你叫我去哪裡再找到一個鄭祖蔭?經過這次的惡夢,我更加珍惜我目前所擁有的,我決不能放過鄭祖蔭,peri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