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個不幸的朋友

 
 
 
Break 咗啦,Break 咗啦,佢哋 Break 咗喇。」我一拿起電話就聽到 Jan 興奮的聲音。
 
今晚我和一對多年不見、最近從美國回來的 couple 吃晚飯,吃完上山頂飲咖啡,十二點多才回家,誰不知還未換衣服,就收到 Jan 的電話,我肯定她已經找了我一整晚。
 
究竟是誰 break 咗?當然不會是 Jan,要不然她何來如此興奮的心情,且看今回我們的朋友中哪一個遭此不幸。
 
「今天下午我去港澳碼頭的時候 ……
 
                                                                       八十年代時上環舊港澳碼頭仍未拆卸,現址為信德中心
 
「什麼,你去澳門?」我感到有點意外。
 
「對呀,我現在是在澳門打電話給你。阿 Dick 要陪兩個客人遊澳門,我死都跟埋去唔俾佢鬼混。Anyway,講番剛才那一筆,我去碼頭時竟然見到 Martha,個樣老到嚇我一跳,一睇就知道佢最近在感情上好唔掂,問你死未?」
 
Well,你有冇和她打招呼?」我開始對她的報告感到興趣,不是我對 Eric 餘情未了,只不過我一直都難以想像 Martha 會戀愛成功,現在事實似乎已經證明我的眼光沒有錯。
 
「她裝作看不見我,但你知我個人,怎會錯過這些幸災樂禍的機會,於是便馬上跑過去審她,起初她還不肯透露些什麼,後來才吞吞吐吐告訴我她和 Eric break了。」
 
「她有沒有說怎樣 break 的?」一有 gossip 我就倦意全消,要問個詳細。
 
「她說 Eric 最近好像結識了另外一個女人,講到明要和她分手。看見她又苦又怨的表情,我都於心不忍。」
 
Jesus ChristMartha 真是 tough luck,有的時候又話冇,有的時候又落得如此收場,我都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講真心話,我對 Martha 的際遇,是相當同情,畢竟我們是老朋友。
 
OK,無謂講廢話,」Jan 好像在發號施令,「等我一返香港,就馬上約 Martha 出來,問個究竟,現在我又要去賭了。」
 
Dick 呢?他們在哪裡?」
 
「都在賭錢,我是專誠上房打電話給你的,萬事遲些再談吧。」
 
                                               八十年代澳門最豪華的葡京酒店
 
聽完阿 Jan 這個「長途電話」,我睡得很甜。
 
第二天早上,我一上班,喝完杯咖啡,就馬上撥電話給 Martha,問候問候。
 
Martha,係我啊,how are you this morning ……
 
想不到我還未講完她已經把電話掛上了,可見她內心一定是十分痛苦,不然的話,她也不會發如此大的脾氣。
 
Poor Martha,她雖然極不禮貌,但我完全沒有生氣,就讓她發洩一下吧。
 
畢竟 Martha 始終是個有教養的人,當天的下午她就打電話來,雖然沒有正式向我道歉,但我也聽得出她的誠意,她說她心情壞透了,想約幾個老友記出來談談,我當然說好。
 
於是三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們這個四人幫 —— JanMarthaMimi 和我又聚在一起,在香格里拉的 lobby 飲酒,看來 Martha 又不似 Jan 口中說得那麼老,thanks Heaven
 
                                                                                          九龍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酒吧
 
「究竟 Eric 有沒有講過他愛你?」Mimi 最注重的就是這些基本的東西。
 
「沒有,他從來沒有,但我又唔蠢得晒,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對我是有 feeling 的。」
 
Martha 情深款款地說,腦子裡似乎在追憶過去那段愉快的日子。
 
Wellfeeling 咁空泛,怎可以作實,他究竟有沒有提過你們的將來?」Jan 好像審犯般問她。
 
「我唔知,我唔知呀,我個心好煩呀,你們不如教教我怎樣和他復合吧,」Martha 將她的 orange squash 一飲而盡,想學 Jan XO 時的神態,「我應不應該約他出來問清楚?」
 
                                                  白蘭地酒中的極品 - XO                                                                                無酒精的 orange squash
 
「應該,你不如老老實實問他對你哪一方面不滿意,然後看看有沒有可能補救,救到就救,救不到就馬上放棄,無謂花時間,你的青春,老實說,已經是 limited edition 了。」我認為我對 Martha 的建議很中肯。
 
「當然,但如果他說他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你也很難挽回這段舊情。」Jan 又在煞風景。
 
「不,我認為你要想辦法讓他難以把你忘記,你要打動他的感情,要他內疚。」Mimi 好意地向 Martha 提供一些愛情信箱式的低招。
 
Martha 從她的手袋裡拿出一盒 cassette 帶,放在檯上,然後問:「這樣好不好?」
 
Jan 一手拿來看,讀出上面寫的歌名:「《If You Go Away》、《Don't Break This Heart of Mine》、《I Love You Because》、《Why Don't You Believe Me》、《Don't Leave Me This Way》、《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Love Me Tender》、《Crazy》、《Are You Lonesome Tonight》、《I'll Be there》、《I Will Wait for You……。」
 
「怎麼這些歌又新又舊,Martha 你錄什錦歌幹什麼?」Mimi 忍不住打斷 Jan 讀的歌名。
 
Mimi 你幾時變得咁蠢,can't you seeMartha 要將這盒錄音帶給 Eric,要他留意歌名歌詞,Martha,是不是?」Jan 和我打了一個眼色。
 
「我要 Eric 明白我現在的心境,於是我花了一個晚上揀歌、一個晚上錄音,準備明天寄給他 as a surprise。你們認為他聽了這些歌曲會感動嗎?」
 
                                                                                                       卡式盒帶和播放機
 
I'm sure he'll cryMartha。」我握著 Martha 的手,然後望 Jan 一眼,我們都心有靈犀,知道大家都正在笑破肚皮,忍得很辛苦。
 
可憐的 Martha,怎麼一下子會變得那麼傻,做些連現在的中學女生也嫌戇居的事,我不敢想像 Eric 收到這盒帶時會有些什麼反應,一個三十歲的女人耍出這一招,如果我是男人,也會怕怕,離她愈遠愈好,免得她又再搞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花樣,何況,Eric 對音樂一點
興趣都沒有,難道 Martha 和他在一起的這些日子,也沒有察覺到?
 
但同時我亦對 Martha 感到十分同情,試問我們怎可以老實告訴她我們對她這招「怪招」的真正看法?我們怎可以連她最後的希望也打破?就讓她做她認為恰當的事吧,但願 Eric 仍有些人性,一就和她復合,一就乾乾脆脆和她一刀兩斷,從此不再來往,讓她死了這條心,給人鉤住的滋味是很辛苦的。I knowI've been through it all!
 
我們各人鼓勵了 Martha 幾句之後就分手了,臨走前,Martha 說她和 Eric 的事有什麼發展就會馬上通知我們。
 
I need your advice and support。」她說。
 
有時愛情真是恐怖,它會令人做出不少傻事,我不禁要反省一下自己以前有沒有做過這些笑死人的事,現在則肯定沒有,最近我一連推了鄭祖蔭兩個約會,推得很乾淨、很痛快。
 
為什麼我完全沒有惋惜的感覺?為什麼我已不再患得患失?難道我已經不再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