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 不是莫,是榮!                                                      2001 年 1 月

 
 
 
 
一篇文章在交出之後,排版印刷過程中,總會有人為疏忽,偶爾的錯漏在所難免,但最要命是很多時候,錯漏往往出在最關鍵的那一個字,而很多時候,往往就是錯那麼的一個字,整篇文章的論調就不成立,甚至意思完全被扭轉。
 
像上期我在雜誌寫那篇〈 社交版的樂趣 〉,我寫到讀者最希望看見社交圈誰與誰「嗑交」,雜誌是這樣印著:「…… 你想看到莫文蔚跟誰吵嘴?」
 
                                                                           莫文蔚
 
老實說,我絕無興趣目擊莫文蔚吵嘴,無論是跟誰。我原本要寫的不是莫文蔚,是榮文蔚!不知編輯何故將榮變成莫,雖然榮與莫都同屬靚女,在美學上她們也許叮噹馬頭,但從純娛樂性,視覺效果來看,莫文蔚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榮文蔚
 
愛靚,單看明星己經夠,社交版怎有得比,社交界人士無須要靠面孔謀生,所以單講美麗,社交版肯定敵不過娛樂版,但既然不是人人都可以天生麗質,後天的補給就是社交版的賣點,亦是帶給我們無限樂趣的泉源,於是我們會看到那些各出奇謀,看到那些氣勢、眼神、姿態、扮相、造型、行頭 …… 這些都是娛樂版稍遜的。
 
像榮文蔚,除了她拍照從未笑過這項特色之外,她最殺食是她那對無懈可擊的模特兒一字膊頭,既橫且挺,好像有萬語千言要由膊頭講出來,但又欲語還休。
 
                                                       榮文蔚與她的肩膊
 
身體語言,不就是這樣嗎?榮文蔚的膊頭,和趙曾學蘊面上的油光、周啟邦夫人的乳溝、馬海倫有如古希臘雕塑的側面,都是上帝創造的傑作。
 
                                                趙曾學蘊                                                                             周啟邦先生夫人                                                                            馬海倫的古希臘雕塑鼻形
 
從雜誌編輯將「榮」變成「莫」,而察覺不到其中微妙的分野,就反映到我們的 sensibility 有著多大的差異,一直以來我從寫作得到不少樂趣,亦很希望讀者從我的文章可以分享到我的樂趣,但如果讀者看到莫或者榮都覺得冇分別冇所謂,他們得到的樂趣肯定不怎樣多,起碼遠比我預期中少。想到這裏我是有點失望和沮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