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盡鏡頭

 
 
 
Mimi 回港了,當然是和丈夫一道回來。
 
從電話中傳來的聲音可以聽出她十分開心。
 
「你不知道我是多麼想再見到你們,我在 Frank 面前已經提過你們無數次,他很想快些見到你們的廬山真面目呢!」
 
And of course we are dying to meet him too。」我心裡面也很高興 Mimi 終於回港,畢竟我們是多年老友,她單戀 Simon 那段日子,我們可以說是「共患難」過,如今她「得成正果」,我亦感到十分欣慰,更想盡快看看她的丈夫究竟長什麼樣子。
 
「不要期望過高,」Mimi 似乎怕我挑剔,預先給我警告:「他可能不是你心目中的 ideal husband,但 Mary,我真的一點也沒有後悔,I'm so happy。」
 
Mimi 在電話裡也變得有點得意忘形。結婚真是如此美妙的一回事嗎?就算是,將來我結了婚也絕對不會像現時 Mimi 那樣開心到像中了 jackpot,到處告訴人她怎樣快樂幸福,我想我起碼會保存一些儀態和風度。
 
「喂,我已經和 Jan 講好這個週末我請食晚飯,Amigo 好不好?」
 
「為什麼一定要去 Amigo?灣仔最近開了一間叫 La Renaissance 的,菜式也不錯,值得試試,怎樣?」
 
位於跑馬地黃泥涌道的老牌餐廳 Amigo
 
「隨便你啦,香港你比我熟,你去訂位好不好?我約了 JanMarthaSimon Jan 的鬼佬,還有你和你的新男友。Jan說你最近秘密拍拖,把他帶出來給大家看看,好嗎?」Mimi 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We'll see。」我不能肯定地應承。其實我也很想把鄭祖蔭帶出來給大家見見,自從 Andy 之後,我一直都交白卷,Eric Roy 全都不合我的理想,好不容易才找到個鄭祖蔭,但偏偏他又是那麼難以捉摸 ……
 
上星期他本來說請我去遊船河的,結果臨時又推說他姐姐要用遊艇招待客人,和我晚上去 Amigo 吃飯就算數。吃那餐飯,和我們平時食 lunch 有什麼分別?同樣是漫無目的,找不著重心,吃飯時他提起過一間叫 La Renaissance 的餐廳,想不到我和 Mimi 通電話就衝口說了出來,鄭祖蔭對我的影響力不可謂不深。
 
很奇怪,我約鄭祖蔭去 Mimi 的晚宴,他居然一口應承,不過他說那天下午有些事辦,到時自己來 join 我們。
 
「扮嘢。」我心裡暗罵一句。
 
Anyway,那天晚上 Martha 推說有事沒有來,Jan 又不帶鬼佬,結果只有我們六個人,我到的時候只有 Mimi Frank 在座。Mimi 不見了大半年,胖了,樸素了,開始有些家庭主婦的痕跡,見到我也沒有以前那麼癲,大家都變得有點客氣,反而 Frank 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差勁,典型的美國華僑,高大中帶些先進國家的鄉土味,一套 polyester 西裝倒也頗配合他的外型,不會令人反胃,也許最大優點是不作狀,又沒有香港人的滑頭,I think Mimi made a wise decision
 
                                                      七八十年代用 polyester 料子做的西裝
 
Jan Simon 一起前來,Jan 梳了半個 Bo Derek,和 Simon 那套鮮藍色的絲西裝襯起來,竟出乎意料地成為惹人矚目的一對。
 
                                                                                                                曾風行一時的「寶黛麗」髮型
 
本來今晚我心目中預計的高潮應該是 Mimi 重見 Simon,但很奇怪,他們兩人都表現得很得體、很自然,嘻嘻哈哈的,完全沒有我想像中的戲劇性。心裡面微感失望,而他們竟似在期待晚上的另一個高潮 —— 錢瑪莉新男朋友的出現!
 
Damn it!為什麼他還不來!我心裡暗罵。我知道他愈遲來,引起的懸疑性就愈高,到他出現時眾人的反應就愈強烈,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極端不利的,因為我根本就不想鄭祖蔭這個未知數 Mr. X 得到太多的注意。
 
結果,飲到第三個 round 他才施施然出現,當 captain 把他帶來我們的枱子時,我就知道他的確沒有令我丟面子,他果真是全桌最出色的一個,一頭天然的鬈髮,配上古銅色的皮膚,均衡的身材裹上一套很低調的深灰色西裝,給人的印象是那麼大方、得體,Simon 千辛萬苦地堆砌出來的 chic 和他一比,簡直冇得 fight,難怪 Jan 看得目瞪口呆了。
 
他整個晚上的表現亦相當令我滿意,在朋友面前他對我很親密,服侍又周到,言談間,他說話不多,卻又不至於木訥,保持著適量的神秘感,引起了 Mimi 的好奇、Simon 的妒忌和 Jan 的興趣,唯一沒有反應的可能是 Frank,因為他根本就不懂得去欣賞這種如此 refine 的人。
 
飯後,Mimi 猛說累,結果便各自回家算數。結了婚的人終歸是不同的。未婚的時候,吃完飯,Mimi 不嚷著去 disco 才怪。
 
Mimi Frank 急到像走難般離去,Jan 也沒有心機玩,由 Simon 送回家,我和鄭祖蔭都有駕車來,只好各走各路。
 
在回家的途中,我想今晚我真的演了一場好戲,至於鄭祖蔭,thank god,也替我演了一場好戲,我相信 Simon 一定會告訴 Andy 有關我的新男朋友,想到這裡我不禁作了一個勝利的微笑。
 
但我仍是不明白鄭祖蔭,他究竟當我是什麼?他對我肯定很不錯,不然他就不會為我在朋友面前演一場好戲。無疑我是得到了朋友們的艷羨目光,但除此之外,我還得到些什麼?
 
有什麼收穫?!
 
想來想去都想不通,一氣之下,就狂踏油門,汽車飛馳而去,結果給警察 spot check 到。罰我超速駕駛。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