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呵欠 JEST SET         197610     利冼柳媚          號外   (第一期)

 

 

 
「幸福、好像一個玻璃球﹐這個玻璃球跌落地下打碎﹐於是人們在就近的地方拾起那些玻璃碎片﹐有人拾到多些﹐有人拾到少些﹐但每個人都有多少﹐亦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到全部 …… 
 
我每天起床在廚房吃 brunch 的時候﹐總是聽到阿四的收音機播出「幸福玻璃球」節目開始這段散文﹐很明顯它的作者並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利冼柳媚從來用不著和人爭碎片﹐因為完整的玻璃球就在我手中﹐而我一直都得到全部的幸福﹗所以我敢放膽說﹐我就是幸福玻璃球的女球主。(至於它的男球主 …… 也許會是趙世曾
 
這就是我寫「Jest Set」的原因之一﹔我要親自告訴廣大市民「幸福」是甚麼一回事﹐我要親愛的讀者聆聽我 Roberta 的心聲﹐分享我專有的快樂及美麗。從我的生活﹐諸位自然會找到幸福的真諦。 
 
我相信你們一定同意我實在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人﹐首先我從不去追求金錢和名譽﹐因為它們一直都在我身旁。趕也趕不走﹐我有個好家庭﹐一個盡責的丈夫供給我一切的需要 (包括生理、心理、物質及精神等各方面) 一對兒女﹐(也許只有我的大女兒是我玻璃球上的一點瑕疵﹐她從來不懂得欣賞她的母親﹐現在更在歐洲流浪) 。幸好﹐我還有我的寶貝Tommy。他() 就是我寫這個專欄的主要原因﹐十七歲的他實在長得太漂亮了﹐我一定要藉著這個專欄把他介紹給全世界。要一般的市民 ( 特別是年輕的女讀者 ) 知道他的一切﹐你知哪﹐我生括圈子裏接觸到的全是不平凡的人﹐所以除了通過黑紙白字﹐我實在沒有機會和「一般」的市民交通。諸位千萬不要誤會我是個勢利的貴婦 (貴婦﹖沒錯﹔勢利﹖絕不) ﹐在我內心深處我無條件相信人類平等﹐職業無分貴賤﹐戀愛無分階級。所以﹐各位年輕的女讀者﹐妳們不用自卑﹐我只要求妳們有我一半的美麗、高貴、大方、修養、、文化。儀態﹐不論妳們是貧是富 (但最好不要住在徒置區)﹐我保證﹐妳們的機會是均等的。以後﹐我將會一點一滴將 Tommy 的可愛、迷人處講出來﹐好讓妳們對他預先有所了解﹐最可惜將來只有一位幸運兒能夠得到他﹐因為我仍然堅信一夫一妻的完美制度。 
 
我還有一個寫這個專欄的原因﹔就是我這顆善良的心作崇。你要知道我生平最喜歡就是見到一些年輕、熱情、充滿幹勁的小伙子(「號外」這群編輯) ﹐我覺得我Roberta有責任去幫助、帶領他們向成功的道路邁進。可惜﹐他們 anti-establishment 得如此可愛﹐絕對不肯接受我金錢上的支持﹐而那位很charmingeditor在半島灌我喝了三杯黑咖啡﹐費盡唇舌﹐一再邀請﹐我在經過慎重考慮後終於答應了他﹐重新拿起我的 Montblanc ﹐去流露我底文學才華。再說﹐現在充斥市場上低水準的女作家 (如林燕妮) 實在太多了﹐所以我決心顯些顏色給她們看。我可以說﹐除了鄭慧之外﹐我就是香港最優秀的作家。 
 
「美貌與智慧並重」這句說話﹐終於在我利冼柳媚的身上得到印證。 
 
 
  ※  (編者按﹕鄭慧﹐經過我們的調查﹐原來是在依達成名前的著名女作家﹐她在五十年代寫的很多小說都由環球文藝叢書出版﹐每本售價多屬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