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丁瑩 ……(間中丁櫻)——利冼柳媚                1977 6                 

 
 
 
 
小宇 2014 年按:終於找到刊在 1977 6 月號外這篇利冼柳媚,這個系列到此應該齊全了。它本是排在《我要活下去》和《毒降頭》之間的。
 
丁瑩!
 
我發覺我真的愈來愈像丁瑩!
 
 
雖然我本身一向不是丁瑩的忠實影迷,但長久以來我都有留意到她的藝術生命,當年「自由」公司的黃卓漢(捧紅學生情人林翠那個製片家)把她發掘,演出《女兒心》、《甘蔗姑娘》,我就去過麗都戲院捧她的場,其後「自由」改組成為「嶺光」,專拍粵語文藝大悲劇,我也曾叫司機專程車我去環球戲院看她和白燕合演的《金夫人》,年前黃卓漢去台灣拍片,老臣子丁瑩也跟著去,還和歸亞蕾拍過一部《人鬼狐》,想不到,多年後的今天,我竟然會在不知不覺中模仿她,現在我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都充滿著丁瑩的賢淑、溫柔、和土氣,充份發揮我國傳統婦女的美德。
 
而我就是拿著這份美德去見工。
 
經理大約三十多歲,在中環掙扎了浮沉了十多年,搞間小小的出入口公司,總算賺到一點錢,但他的樣子依然是那麼寒酸,穿的西裝用的古龍水依然是那麼 cheap,他似乎盡了最大努力也不能擺脫當年賺五百元一個月時的生活方式,也許他請我的原因就是要把 class 帶進他的公司,又希望把自己帶上上流社會。
 
「利太,從你的履歷表看來,你似乎沒有甚麼工作經驗。」這是他接見我時的第一句話。
 
「張經理,」我焦急地、渴望地、誠懇地、百分之一百南紅地回答,「萬事都有個起頭,我可以跟你學嘢。」各位讀者,你們現在大概知道我是多麼需要這份薪金。
 
 
「唔 ...... 不過利太 ——
 
—— 不如就叫我做冼姑娘喇,老實講,依家我真係唔想提起以前嘅事。」我用一個紫羅蓮的憂慮去打斷他的話柄。
 
 
他一轉身那陣古龍水味又傳過來,聞到我作嘔。
 
「不如,我就叫你的英文名 RobertaRoberta,看來你應該識得很多社會名流,是嗎?」
 
「名流?」一提到社會名流,我就心花怒放,這位張經理總算是識貨之人,於是我立即來個只有容小意才能發揮的淋漓盡致的十三點式謙虛,俏皮地、帶點鼻音繼續說:「張經理,唔好講笑喇,依家重邊度會有人記得我呀!」跟著我還加兩聲丁櫻獨有的嬌笑,來表現我找到知音人的興奮。
 
 
Roberta,我這間公司真的很需要你這樣的人材 —— 高貴、大方、見過世面、出得場面、有才華,遇到甚麼達官貴人都能應對如流。由你來代表我這間『家燕洋行』簡直是適合不過。」
 
想不到張經理竟然會如此一本正經,剎時間,我被他對我的信心深深感動,真情又使我變回丁瑩,於是我又重用感激、淚汪汪的口吻說:「張經理,既然你咁睇得起我,我就一定會盡力而為,搞好呢間公司,唔會辜負你對我嘅期望。」
 
張經理倒爽快,立即就說:「好,那麼我們就一言為定,我決定聘請你做我們家燕洋行入口部的 Sales Manageress,明天開始上班。」
 
「噢,那太好了,噢,」我高興的跳起來,一時間,我天真得有如林艷。但突然我想起一個問題 ——「張經理,究竟我哋公司入口乜嘢呢?」
 
 
「哦,都是些女人用的東西。」
 
「究竟係乜嘢?」我急不及待要知道。女人東西,一定是巴黎香水、化妝品、手袋皮鞋、Fashion —— Pierre CardinGucciDiorUngaroPatouBill BlassHalstonHermesGivenchyYves St. Laurent!噢!我中了 Jackpot
 
Roberta,我們公司是代理印尼出品的胸圍、底褲及衛生巾。」
 
也好。
 
總算找到一份職業,印尼胸圍畢竟不是 St. Laurent,但一份工就是一份工,有薪水可拿,總算能暫時解決我和 Tommy 的生活。真想不到經過那麼多年,我終於成為一個職業女性,明天就要學習和 Tommy 一齊早起,一個上學,一個上班,出門前,我母子倆還要坐在梳粧枱前,你替我畫眉,我替你梳頭,享盡天倫之樂,雖說貧窮沒有樂趣?
 
我對自己充滿信心,我要許下一個宏願,我要聲名大噪,我要我印尼胸圍的銷路超過美頓芳和黛安芬的總和,我要孫詠恩也放棄飄然而改用我的降頭牌衛生巾,我要 ....... 我要 .......  我要 ...................
 
我所指的丁櫻,不是最近佳視《明星》一劇,飾演張瑪莉媽咪的丁櫻,而是二十來年前的她。1958年丁櫻和方華一起出現在電影《空中小姐》,分飾空姐甲和乙,《空中小姐》是電懋公司當年的七彩皇牌大製作,由鍾啟文監製、宋淇製片、蘇鳳、葉楓、葛蘭、雷震、喬宏領銜主演。我之所以涉及這麼多瑣碎的枝節,是因為我覺得現在的青年人完全缺乏歷史感,他們只知道有黃杏秀和周潤發,他們甚至連呂有慧、伍衛國也記不起,更不用說白露明和周聰了。我希望藉著這個專欄,灌輸些電影史給新一代,好使文化瑰寶得以流傳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