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魂不息

 
 
 
 
Jan 搖電話來說,Mimi 要結婚了。
 
「婚禮在 L.A. 舉行,六月廿八號,你有興趣參加嗎?」Jan 問得有點無精打采,和平日「八卦」別人時垂涎三尺的語氣,判若兩人,畢竟我們都不是喜歡聽到別人辦囍事的人。
 
 
「又沒有請我做 bridesmaid,去來幹什麼?」我悻悻地說,心裡有點不滿為什麼 Mimi 會將這個「喜訊」先通知 Jan 而不告訴我,「Moreover 我連 invitation 也收不到一張,我怎知道我去到會不會 welcomed。」
 
「小姐,nobody is going to ignore you. Invitation is already on the way.而且 Mimi 打過幾個長途電話給你都找你不到,才叫我通知你呢!」
 
真想不到,阿清混去美國,竟然撈到風生水起,水鬼升城隍;現在 Mimi 去美國遊埠,又給她找到個丈夫,dull and dumb as he is,都總算是丈夫一個,而且還門當戶對,對平庸的 Mimi 來說,她還可能要求些什麼?看來我倒真要去美國跑跑,轉轉運。
 
當然,話是如此說,但我絕無可能參加 Mimi 的婚禮,我真的不想又拿假期,拿到我的老闆怕。
 
想起來 Mimi 是幸福的,本來她樣子不及我漂亮,頭腦不及我聰明,做人處世不及我圓滑,以前唸書的時候,風頭盡是我出,以前那些男生,個個都以約到我出街為榮,幾時會輪到 Mimi?總言之,我沒有一樣東西不勝過 Mimi
 
Mimi 出身自一個富有家庭!她家裡有用之不盡的金錢可以供她揮霍,而我,卻要靠自己雙手出來社會掙扎,向上爬。OK!我爸爸是工程師,媽媽是大學畢業,風度不凡,是知識份子;我的家庭教養遠比 Mimi 優勝,不像 Mimi 那有三個老婆的父親渾身銅臭味,可是無論我怎樣努力,我始終都不能賺到 Mimi 身家的千份之一!我已經厭倦做一個「高級行政人員」,我的夢想是一個高級行政人員無法達到的,我需要很多的金錢,唯一的方法就是嫁一個很有錢的丈夫。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那些月入一萬的男人了,和他們結婚是死路一條!
 
 
所以我決不能和 Eric 繼續下去,他除了在經濟上完全不及格之外,我對他的感情也沒有帶多少愛的成份,至於 Andy,雖然他也不是什麼千萬富翁,但起碼我對他無可否認是有一份頗深厚的感情,而且他又長得那麼討人喜愛,只好當作一個例外。
 
果然在一兩日之後,我便收到 Mimi 的請柬,我只好打長途電話去恭喜她,並道歉不能參加她的婚禮,然後我們又談到她的丈夫。
 
 
「我知道你是不會喜歡他那種男人,I mean he is not very handsome,又不像 Simon 那樣口甜舌滑,but he is so nice to me,」Mimi 在電話那端自我陶醉起來,「and sweet。」
 
我覺得 Mimi 和我擇偶的條件有很大的差異,有時我認為她不是在找愛情,而是在找一個 ”proper” 的丈夫,不像我。也許她終於醒過來,不再幻想有一個英俊的男人令她怦然心動,她要求的是人品、家底、可靠、信任和事業,有時我懷疑,does she ever consider sex?為什麼她好像忽然完全漠視了男人性感的一面?我自己呢?列出的條件實在太多了。又要樣貌,又要風度,又要財富,又要能幹,又要性感,又要風趣,究竟什麼才是我找丈夫的先決條件,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也許到了今天我連訂婚都未試過一次,不無原因。
 
 
而另一個原因,我看就是 Andy 冤魂不息。
 
前幾天,他又打了一個電話來找我。其實我撞到阿清之後,已經有一個預感我又會與 Andy 糾纏起來,所以他的電話並沒有帶給我多大的驚奇,好像一切已在意料之中。
 
他和我談了幾分鐘 nonsense 之後,就單刀直入問我最近是不是在香港見到阿清。我告訴他我在香港碰過阿清一次,在廣州也碰過阿清一次,成個發了達的樣子,不知他在美國行了個什麼運。
 
跟住 Andy 又問我知不知道阿清住在什麼地方。
 
How the hell do i know?我根本就沒有興趣知道他的行蹤,他不來煩我就最好,你究竟有什麼事要找他算賬?」我實在有點奇怪 Andy 如此不勝其煩地打探阿清的下落,他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難道阿清住在他家時真的偷了很多東西?
 
 
 
「阿清這個細路很蠱惑,我看你還是和他少來往為妙。」Andy 的語氣有點語重心長,聽得我無名火起八丈。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我幾時打算和他來往?無論他現在變到怎樣有錢,to me he's still a nobodyOK,如果他下次打電話來,最多我通知你一聲,怎樣?
 
Andy 沒有說好,又沒有說不好,和我談了些別的東西就收線。
 
我有點希望阿清會打電話來,我要搞清楚一下各種是是非非,事情似乎變得 a bit too ridicul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