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足深陷

 

 

 

 
我知道我是泥足深陷,遲早會搞出大件事,但又下不了決心制止自己。
 
我的意思是,Eric 和我就是這樣一路拖下去,當然我很清楚知道和他來往實在是漫無目的,但知道又怎樣?在我未抓到更理想的人選之前,留住 Eric 也未嘗不是權宜之計,有個男士陪伴左右,調劑生活,總比 Martha 躲在房間裡自怨自艾、蹉跎歲月高明得多。
 
而且 Eric 的確對我很好,雖然他只是一個 inferior Andy,缺乏大將風度,但比起 Roy bad taste 和膚淺,又不知高出幾倍,真不明白為什麼我前些時候竟會發神經,和 Roy 這種人來往,現在想起來也覺冇面。如今 Eric 服侍周到,體貼關心,在他能力範圍之內的,算是樣樣做到足,我實在沒有值得抱怨的地方。不過,反過來說,我對 Eric 何嘗不是作了很多讓步?
 
也許一直以來我的文章風格會給讀者一種錯覺,以為我必然是一個驕橫、放任、眼角高的女人,我承認我性格上有著不少缺點,但我自問也有善良、可愛的一面:和 Eric 出街,坐他那輛老爺日本車仔,我毫不介意,還有,我知道 Eric 收入普通,所以很多時候也不讓他多花錢,寧願去些較經濟的地方。
 
 
有一次我們行河內道,經過「小杬公」而不入!後來還去了吃韓國菜!連酒在內,才五十多元埋單,真是便宜到難以置信,不過最令我尷尬的是在菜館內見到我們公司的 Stella 和她那位我從未見過的丈夫,旁邊還有幾個大概是家公家婆之類的老人家,在烤牛肉。Stella 見到我,也不敢行過來打招呼,介紹丈夫給我認識,羞怯地點個頭就算數。但我又能威風到哪裡去呢?和 Eric 兩個人呆呆地站著等空位坐,總不能作個神氣狀吧?
 
 
不過尷尬只是幾分鐘的事,坐定後又不覺得怎樣了,想落真可笑,為什麼我硬要高人一等?況且,用我錢瑪莉的光芒去壓一個像 Stella 那樣的小人物,未免大材小用吧?去壓 Jackie Andy 則差不多。AndyAndy 現在做什麼呢?會不會和 Jackie 在吃日本魚生?
 
不要談 Andy 他們了,其實我自己本身已夠煩,連最不想發生的事也終於要發生,前幾天,Eric 請我和他家人吃飯!
 
他家人為什麼要見我?Eric 和他們說了些什麼?Eric 真的認真起來?本來我很應該推掉這種性質曖昧的場合,但也許由於已經開錯頭的關係,竟懶得找藉口推辭,就像一個夢遊人,跟住他去美孚新村。我對 Eric 的家庭狀況自始至終都提不起興趣去瞭解,美孚新村已經是個大 minus,我怕知得愈多會愈失望,搞到連朋友都費事做。
 
原來 Eric 的父親是一間政府輔助中學的校長,那乜乜紀念中學的校名我從未聽過,但不要緊,反正我對中學校長一直都沒有好感,他們的眼界和世界都實在太狹窄,他們的職責不過是向未見過世面的學生灌輸些不切實際的做人道理,他們的權力止於寫些空泛的推薦信,他們開心的是每年度他們的會考班拿到幾多個良,他們引以為榮的是有幾多個高足考入中大!
 
                                                                                                                     就是類似這樣的中學?
 
話雖如此,Eric 的父母親的確是 very nice folks,虔誠的基督徒,三房一廳的家中掛了十字架和耶穌像!我不相信他們會喜歡我這種女人,但他們總算盡了做父母的責任,努力令到兒子帶回來的女朋友 feel right at home,好使我對他的家庭留下一個好印象。
 
Eric 有一個弟弟在美國唸大學,最年幼的妹妹在中大,忘記了是唸歷史還是地理,抑或稱之為史地系的科,總之她是典型的中大學生 —— 純潔、親切、熱誠、善良、令人討厭。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這些人待人接物總是那麼 disgustingly sweet unnecessarily nice,當正我是未來阿嫂,問長問短,想瞭解我的工作範圍,但往往又問得天真無謂,叫人不知如作答,I just wish she could shut up
 
 
無疑,Eric 的妹妹具備所有我缺乏的女性美德,也許這正是我討厭她的原因。
 
好不容易才捱完那頓晚飯,媽媽和妹妹收拾碗筷的時候,我、Eric 及校長就在客廳找話題。他們只給我一杯清茶,而我又不便開口叫他們煮咖啡,也不好意思吸煙,唯有溫婉地和校長討論中學畢業生在中環的出路,心裡不斷盤算怎樣盡快離開此地。
 
不知為什麼,Eric 送我回家途中,顯得特別英俊,我們都沒有出聲,兩人心裡都有不想說出來的心事。
 
其實我們差不多就可以了,但人生總是那麼不圓滿。Andy 得天獨厚,有了一切條件,他父母在美國,剩下他一個人在香港,賺取一份厚薪,優哉游哉,應該是最理想的了,但他就是當我死既;而這個 Eric,對我無疑是很好,可惜他的背景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他的父母實在太可怕,我們怎可能長期互相遷就、容忍來過一世?如果折衷又折衷,就不能再算是折衷了,應該算是無條件投降。威了這些年,萬人正期待著錢瑪莉最後會揀到個怎樣的丈夫,嫁 Eric 雖然不至於是個 anti-climax,也不見得怎樣光采,Mimi 起碼也叫做找到個有錢美國華僑專業人士,而 Eric,既不有錢,又不是專業人士,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with him anyway
 
心情煩躁之餘,唯有將 Lancome 潤膚霜厚厚塗在面上,倒頭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