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價就貨

 

 

 

 

收到 Martha 的電話,嚇了一大跳,心中暗叫不妙。自從峇里島回來後,公司忙個不停,跟著又是聖誕新年假期,一連串的應酬,把我搞得頭昏腦脹,竟把 Martha 完全忘記。

 
「上次去峇里,Eric 好似替我們拍了一些照片,不知道拍成怎樣?你可以問他拿來看看嗎?」Martha 竭力想把聲調裝得輕鬆、若無其事,卻掩蓋不了內心的緊張。
 
可憐的 Martha,我們早在十二月中從峇里島回來,到了今日一月二號她才打電話來問照片沖起未,相信她內心一定鬥爭了很久,終於等不了,忍不住,才鼓起勇氣打電話向我詢問。But why me?為什麼她不直接打電話給 Eric?她是在暗示她知道 Eric 和我來往?想到這裡我就心裡有氣。
 
「噢,Eric 沒有告訴你嗎?他那些菲林死晒火,一張也沖不出。但你自己不是也拍了好幾筒菲林?還未夠?」
 
Martha 沒有出聲。
 
Martha,」我忍不住,要和她講清楚:Listennobody is going to help you if you don't help yourself
 
「我沒有怪任何人。」Martha 幽幽地說。
 
我一聽見馬上就光火起來:「怪人?嘿嘿!你憑什麼去怪人?天地良心,我可從來沒有 encourage Eric 半步,你得不到 Erichoneythat's your problem,但我不會讓你拿我做 excuse,要我做醜人。OK,我承認,相信你亦已經查到,Eric 約我去街,so what?你要知道我是絕對有自由答應他,難道因為你 fancy 他,我就要犧牲一個朋友?」
 
Mary,你誤會了,I just want you to know that Eric is dispensable。」Martha 竭力想挽回一點自尊。
 
「不要再欺騙自己了,」不能讓她繼續逃避現實,我要點醒她:「I know you really like himso don't just sit theredo something這個世界有的是女人,如果 Eric 唔約我,他也會約別的女孩,所以你一定要主動些,機會不是每天都有的,你應該立即採取行動,就拿照片做藉口,自己打個電話給他。As far as I'm concernedhe's all yours if he so wishes。」
 
我掛下電話之後,真不知是好嬲抑或好笑,為什麼 Martha 老是那麼運滯?
比起她,其實我也不該埋怨自己命苦了。去年我為了 Andy,虛度了整個聖誕假期,今年無牽無掛,沒有訂下什麼計劃,假期反而更過得多彩多姿,Eric 約我去了幾次街 (包括坐了一次地下鐵),我又參加過一些派對,認識了些新朋友,節目倒也排得密密麻麻。Mimi 去了美國,Jan 忙著拍拖,可憐我竟把 Martha 遺忘了。
 
 
但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 Eric Wong!顯然他是在追求我,只是至今我仍未想清楚我應該怎樣處置他。如果在幾年前,事情很易辦,我會毫不考慮和他「來往」,have a good time,但現在不同,今時今日我已不再年輕,除非我真是立下結婚的打算,不然的話,和他「發展」實在浪費時間,很無謂,而且將來怎樣收科呢?總之,人愈老,就變得愈自覺、愈理智,「拖手仔」這種玩意,對我來說早已成為過去。
 
剩下的問題是,我有打算和 Eric 結婚嗎?我真的不知道,我對他的印象無疑很好,對他的人品絕無懷疑,但我總覺得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心境很平靜,不似 Andy 那樣令我怦然心動,而且他更缺乏了 Andy 的教養。Andy 的一舉一動、一言一笑,都流露出他高貴氣質,反觀 Eric,樣貌身形雖然不算差,但不知如何,總是給人一種普通的感覺,毫不突出,the man next office,以前一個是非凡,現在一個是平凡,叫我怎樣嫁得落?
 
況且我對他的瞭解還未夠深入,譬如:他的家庭背景怎樣?在外國拿到個學位並不能代表什麼,君不見現時很多住廉租屋的人都送他們的子女出國留學?Eric 目前和家人一起住在美孚新村,單是這一點已令我擔心。
 
美孚新村
 
很明顯,他的家底幫不了他多少,而他又不是自己做老闆,所以最重要的是:他本身究竟月入幾多?如果他只是賺四五千元一個月,我可要叫救命了,一層「置富花園」也供不起,我才不花時間和他混,即使他年尾有花紅分,也無無補於事,除非他月入萬元以上,也許我現在應該首先查清楚他的入息,才決定 go or no go
 
                                                                                                                        置富花園                  
 
接到 Mimi 從三藩市寄來的 postcard,說她準備去紐約過新年,並會延期返港,原因是:l'm really happyguess why
 
還要問,一定是 fall in love 喇!果然,Jan 來電證實了這回事,她收到 Mimi 的長途電話,原來三藩市一個親戚介紹她認識了一個工程師,兩人一拍即合,雙雙去紐約度假。
 
Mimi 死要面,最怕俾人笑她找個夫憑妻貴的丈夫,追求她的人家底少些,她就思疑別人『鑿』她的財產,今次這個工程師一定是很有錢了。Jan 這個人,誰不在她就說誰的壞話。
 
Yeahmust be someone rich,」我也加把口,「and very dull I betJan,你和鬼佬打到火熱,Mimi 現在又鬧戀愛,看來我們這班老友記真是買少見少了。」
 
「所以呢,」Jan 嘻嘻哈哈地說:「你啊,好心你就快些降低條件,將價就貨。」
 
嘿!真給阿 Jan 悶親,我是有感而發,她卻乘機諷刺我。其實我的條件已一降再降,只不過 Eric 始終 meet 不到,怎不惱人。
 
如果 Eric 追求的是 Martha,不是我,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