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nty Of Nothing

 
 
 
如預期一樣,我真是曬到渾身古銅色回來,不單止迎接一九八O年,還可以迎接十二個月後的聖誕。
 
 
本來 Mimi 想取消峇里島之行,因為她突然要在聖誕陪媽媽去美國。但我和 Martha 死也不應承,纏住她把她罵個半死,結果折衷的辦法是提早在十二月初去峇里島,償還多年的心願。我滿以為那個 Eric Wong 會就此退出,殊不知他竟然一於照跟可也,硬要和我們一起去。
 
「真不知他想博什麼?」在拿簽證的途中,我悻悻地說。
 
Don't be nastyHe's a real gent。」Mimi 替她的朋友辯護。
 
「對,如果沒有他,我才不敢去那些地方呢!Martha 又在旁邊加把嘴。
 
我看得出 Martha 是相當喜歡Eric的,其實想落他們可算頗登對,Eric 老實,Martha 保守,真是天造地設。
 
DC10 型號客機
 
所以,在那架 DC10 飛機上,我故意要和 Mimi 坐一排,讓他們兩人單獨在後一行,但途中我似乎一直都聽不到後面有什麼談話聲,又忍不住回頭看看,發覺 Eric 竟低頭看《讀者文摘》!可憐的 Martha,在百無聊賴之餘,只好順手翻看機上的雜誌,望住我苦笑一下。
 
 
What a bad start for a potential match
 
我有點替 Martha 感到難過,但心裡亦無可否認地同時浮起一陣快意。我並非那種幸災樂禍的女人,我真的誠心希望浮沉中環多年的 Martha 早日找到歸宿,而絕對沒有懷著希望她繼續慘下去的心理,只不過有時候 Martha 苦兮兮的表情的確能帶給我一點娛樂性,調劑一下我日常「毫不驚險」的生活,就是這麼簡單。我想,我大概不算是一個心理變態的女人吧!
 
我們的飛機抵達峇里島的首府 Denpasar 時已是深夜,我們竟訂不到 Bali Hyatt,真是失望,只好改住附近名氣不相伯仲但比較舊的 Bali Beach Hotel。峇里島有兩個著名的海灘 一一 Kuta SanurKuta 較大眾化,是嬉皮士的樂園,但 Sanur (就是我們酒店之所在地) exclusive,沒有那麼雜,we had no choicehadn’t we?
 
                                                                                                                          Bali Beach Hotel
 
本來我們急不及待,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到酒店前面的沙灘狂曬太陽,可惜天不造美,烏雲滿佈.一氣之下,也不理會 EricMartha 願意不願意,我和 Mimi 馬上改變計劃,租架汽車去遊覽風景。
 
Kuta Beach
 
出乎我意料之外,Eric 穿起便服時竟然有一定的品味,我一直都沒有察覺原來他的身材相當的標準,一件 Wilson 運動衫裹在外面,倒叫人看得順眼,想落,這個男人也不錯,難怪 Martha 今天穿得特別性感了。
 
但峇里島並不能令我興奮,一整天旅程看到的盡是殘舊的廟宇和窮鄉僻壤,真不明白這個地方在國際上的名氣是如何得來的。
 
著名的猴子舞
 
峇里島六天,都是在平淡中度過。自從第一天領教了那些所謂「名勝」之後,再也提不起興趣去看其他的東西,白天就在酒店的私人沙灘曬太陽、游水或坐風帆,晚上有時去市中心逛、趁熱鬧,有時留在酒店,在花園吃自助餐,看印尼民族舞打發時間。
 
Romance 方面,欠奉。酒店的人客,大部分都是從德國瑞士來的老人或中年人,以及一群永遠集體活動的日本遊客,看見他們已經悶了半截;本地的 gigolo 則更反胃,在酒店門外,操著那些肉麻的南洋英語,一見到我們進出就上前搭訕,我真不明白這些年輕的小伙子為什麼不正正經經找份工做,而要浪費寶貴的光陰去賺這些渺茫的外快。
 
有一晚我和 Mimi 兩個人坐在酒店的花園發悶看星星月亮,發覺對面也坐了兩個女人,朝著我們打量。她們像是德國人,三十歲左右,中學教員打扮,大概旅行團中的單身男人去了找土女,剩下她們兩個坐在那裡,似乎無聊到極點,她們望著我們時的眼神帶有點瞭解、同情和自嘲,好像想對我們說:大家都是天涯淪落人。而我們亦費事去計算究竟是她們霉些抑或我們慘些,食了隻死貓算數。
 
沉默了一陣子,Mimi 突然大叫救命:「I just don't know what we come here for!
 
Don't ask me。」期望了來峇里島這些年,現在才知道它原來如此「精彩」,實在難明 AndySimon 他們為什麼會喜歡這鬼地方?
 
今次峇里島可以說是一無所獲,不過在旅程中我感覺到 Eric 似乎對我很有興趣!而 Martha 也好像看得出,於是整個人變得冇神冇氣,愈來愈 withdrawn,愈來愈少說話。
 
對於道件事,我真不知應該怎樣反應,首先我是誠心希望 Eric Martha 搞掂,這一點是不容懷疑的,但假若 Eric 興趣不在此,我們又怎可以去勉強他?在目前的階段,Eric 絕對有權追求任何一個女人(包括我在內),而我則從來沒有意圖搶走或挑逗他,所以 Martha 不能怪我,而且既然沒有橫刀奪愛,我就算接受了 Eric 的追求,也不算是對不起 Martha
 
問題是我會接受嗎?無疑在這個 trip Eric 給我的印象比以前好多了,他人很隨和、很遷就人,而且行出去又不會失禮我,但做我的男朋友,他又似乎仍然欠一點什麼。
 
我很難描寫我目前在想與不想之間的心情,也許我只能說,我不介意 Eric 追求我,我相信暫時我是不會拒絕的,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