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強遊埠

 
 
 
 
在報章上寫娛樂稿的人總是喜歡說:「影圈裡沒有永久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敵人。」
 
其實豈止影圈,可以說世界上根本就無「永久」這回事。我和 Andy 鬧翻,以為會從此傷心一輩子,想不到才隔幾個月,哀傷已經沖淡了許多,心情也跟著好起來,雖然現時尚未有另一個 Andy 闖入我的內心,但我亦不愁寂寞。那次我們一班人去假日酒店看意大利時裝表演,除了 Simon 之外 (Jan 笑說他只是半個男人),整張枱都是清一色女性,個個扮到好像要和天橋上的模特兒鬥靚,令全場為之側目,好不威風。所以說,即使沒有男人,我們只要具備足夠的信心,也一樣可以轟轟烈烈地生存,實在沒有著急的必要。
 
 
上星期,沙田第一次賽馬,Jan 不知在什麼地方拿到特別貼士,大有收穫,請我們在這個週末去她家吃大閘蟹。
 
Jan 和一個鬼妹在摩星嶺合租了一個單位,差不多一千呎,算是不錯了,吃蟹那晚,鬼妹不在,我們正好可以為所欲為,大癲一輪。
 
我發覺今年的大閘蟹來貨比去年多,又較肥大,價錢方面也沒有起多少,相當抵食,加上 Mimi 帶來兩瓶白酒,我們都吃得津津有味,每人三隻也意猶未盡。
 
Jan 最近和一個鬼佬行得很密,在席間,趁著三分酒意,我們乘機問她事情的進展。
 
Well,」Jan 一面挖蟹膏,一面喝酒,一面回答:「You know I'm basically interested in Chinese,但冇 Chinese 要我的時候,我就不得不退而求次,鬼佬都執番個。」
 
Jan,其實以你的個性,還是適合鬼佬多些,我敢說中環的後生仔大多數都會被你的大膽作風嚇怕。」Simon 一本正經地說。
 
「對,」Martha 跟著插口,「雖然近年來有不少留學生從外面回來,個個好似好西化,但我發覺其實目前 young executives 的思想仍然是相當 conservative。」
 
這大概是 Martha 多年來在中環觀察 young executives 的心得,不過出自她口中,就變得有點滑稽;講保守,試問有誰比得上我們這位從不敢採取主動的 Martha
 
老實說,Jan 這位鬼佬男朋友已算是不錯了,單身,年紀不大,才三十多歲,樣貌不俗,人也算老實。當然,講到有錢則談不上,不過亦能勉強負擔得起 Jan 的揮霍,況且他公司替他在列提頓道租下一層二千多呎的房子,每個月單是房租已省不少,這種人嫁得過有餘。
 
「玩還玩是一件事,講到嫁鬼,我總覺得有點 cheap cheap 地。」Mimi 似乎對異族通婚很不以為然。
 
But I am cheap!」Jan 實行掀爛塊面,什麼都講出「What have I got to lose anyway I'm not 朱玲玲,that's for sure,而且嫁鬼最方便不過,大不了就離婚!」尚未結婚已經打定離婚數,也許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悲哀。
 
                                                                                  朱玲玲下嫁霍震霆的婚禮照
 
不過整晚最令我難過的,是她們個個都沒有問我的近況,以前我們每次聚首,Jan Mimi 一定會問長問短,想打探我和 Andy 好到怎樣,或者冷戰如何收科,現在他們大概不想令我難堪,放我一馬,竟隻字不提我這一筆。但是,他們的一番善意,反而加重了我的自卑感,我錢瑪莉豈會需要這些無補於事的同情?但我能說什麼呢?我絕不避諱談自己 no ties no strings,只是我不可能無端端在人前大講自己的近況,唯有忍住道氣,扮演一下可憐的角色,任由他們憐憫。
 
好在,我們的話題很快又轉到聖誕假期,我和 MimiMartha 決定去峇里島玩幾天,Jan 的愛情現正進展得如火如荼,自然不去,Simon 以前已去過幾次,所以今次也不參加。
 
峇里島上的 Sanur Beach
 
「單是幾個女孩子去那些地方,安全嗎?」一向戰戰兢兢的 Martha 又在擔心她堅固的貞節牌坊會突然塌下。
 
「當然不,」Simon 顯然在開玩笑嚇 Martha,「那裡的土人色膽包天,見人就追,你們要小心啊!
 
By the way,」Mimi 打斷 Simon 的話柄,問我們說:「前幾天碰到 Eric Wong,他有興趣和我們一道去,你們的意見怎樣?」
 
「如果他不怕我們成日『八卦』的話,I don't mind。」我沒有異議,Martha 當然也沒有異議。
 
其實我認識 Eric 已有幾年,是 Mimi 介紹的,不過他很少和我們玩在一起,大家不怎樣熟絡,所以我從來不曾提過他。In fact 我們是在同一幢大廈上班的,他在一間電腦公司工作,有時大家在電梯碰到也會打個招呼,只是永遠談不上三句,就說再見。他樣子不過不失,人倒挺老實,這次和我們一起去,做個伴,也很適合,起碼不會失禮人。
 
                在文華東方酒店旁的 St George's Building 是錢瑪莉辦工的地點
 
「你們去到峇里島,一定要住 Bali Hyatt,靚到不得了,但個灘則不及 Bali Beach Hotel 的好。」Simon 作識途老馬狀,給我們很多旅遊貼士。
 
其實我去峇里島主要是想好好地鬆弛一下神經,我不打算遊什麼地方,只想躺在沙灘上盡情曬幾天,贏得一身 suntan 回港迎接一九八O年已經心滿意足。當然,心底裡我還期望有些突如其來的 romance,一個小小的奇跡。請勿誤會,我不是指 Eric Wong,把他交給 Martha 保管,實在最好不過。
 
但解決了 Martha Eric Wong 之後呢?之後,誰會出現?那個在 Catstreet 咖啡座上、在 JAL 飛機上碰過的古銅色的男孩子?他的皮膚會是在峇里島曬黑的嗎?
 
Cat Street 是希爾頓酒店內的咖啡室,現址為長江中心
 
有時,我的幻想真是幼稚到無藥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