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三姊妹》── 我心目中2006年的壓軸       200611       號外

 

 

 

                                     攝影﹕陳道明

 

 ......Oh, my dear sisters, life is not over yet for us. We shall live. The music is so gay, so full of joy, it seems in just a little while we shall know why we are alive and why we suffer...... if we could only know... could only know.”

——契可夫《三姊妹》劇終前最後之對白。

 

今年夏天有一回陳冠中從北京回來,大家一道中午吃壽司,他提起久休了多年的「海豹劇團」將會再組合,在年底123031號在大會堂劇院,上演俄國戲劇大師契可夫 (Anton Chekhov) 的經典名劇《三姊妹》。

 

  

 

 

聽到這則消息令我雀躍不已,原因在二:

 

其一,契可夫的《三姊妹》,arguably (純粹在我個人立場,這個字絕對可以刪去)是現代戲劇(泛指從易卜生打後的戲劇)最偉大的作品,而它對我來說,更特別有多一重的意義;當年唸大學時,在我最迷惘,最困擾,懷疑自己存在的目的和價值的關鍵時刻,《三姊妹》的劇本適逢地在我的生命中出現,它有如在黑暗汪洋中的一座燈塔,在我最需要的時刻給我指引方向,讓我看到希望。劇情發展到後最對三個女主角來說,所有的橋已差不多全毀掉,她們周遭已再找不到明瞭她們的同路人,在最孤立的環境下,在明知道自己的未來已無法再可以改寫的情況下,她們依然懷著一顆達觀的心,依然沒有放棄她們的夢想和信念,相比之下,我少年時的強說愁,也就算不上什麼一回事了。

 

其二,「海豹劇團」從 1993 年以來,已再沒有演出,但之前的十多年,它的確是香港極有水準,極活躍、極具影響力之劇團,特別是在引進外國不同類型的經典名劇,大大擴闊了本地觀眾的視野,沒有與西方戲劇脫節,它演過的那些劇作家,個個都是響噹噹的名字,從莎士比亞到 Harold Pinter,當中還有 Eugene O‘NeillBrechtArthur MillerTennessee Williams BeckettEdward AlbeeTom StoppardNeil Simon …… 都是叫人眼前一亮的名字。

 

為什麼隔了十幾年,突然又來多一次?而且是重量級的經典《三姊妹》?我找了海豹的核心人物黃清霞博士(今次的導演)和她的戰友黎翠珍,在海豹的女演員丘歡香的公司聊了一個上午。

 

說「戰友」,是因為黎翠珍一直是黃清霞的「御用」翻譯,從至古典到至前衛,黃清霞導演的大部份話劇都是交由黎翠珍操刀翻譯。去年9月浸會大學翻譯學研究中心計劃出版她的翻譯劇本,特地舉行了一個發佈會,當天很多海豹當年的劇友都出席了,不少還是從海外專程趕回來。在飯局的時候,大家談得興起,「戲癮」怎可能不又復發?於是黃清霞提出再來一次,而且她心目中已想好了演契可夫的《三姊妹》,這個建議馬上得到大家的一致支持通過。

 

黃清霞說他們「海豹」其實「最民主」的,每次演出都是先由黃清霞提議一個劇目,如果演員沒有興趣,又或者黎翠珍不想翻譯,事情就擱置了,但如果大家都有衝動去嘗試,那便會成為海豹下一個演出。

 

今次為什麼是契可夫,又為什麼是《三姊妹》?黃清霞說過去幾十年,大部份歐美戲劇大師「海豹」都有演過他們的作品,唯獨是契可夫,就是尚欠這「佳釀」,雖然在心底處她是知道,也可以想像到那陣酒香,但卻抵抗不住能有機會真正用味覺品嘗那股誘惑。

 

契可夫幾部最有名的經典,要演那一部也是傷腦筋;劇中的主要角色有沒有現成的海豹演員適合去演,也是考慮取捨的重要因素,黃清霞最不喜歡《海鷗》,於是便剩下了《櫻桃園》、《凡亞叔叔》和《三姊妹》,如果由海豹的男台柱鍾炳霖去演凡亞叔叔與他的年齡不符,由她們的女台柱丘歡智去演《櫻桃園》的母親又嫌太嫩,演女兒安耶又稍老,於是 thank god 剩下《三姊妹》,角色眾多,戲份也很平均,很有 ensemble 的格式,和海豹一向很 ensemble 的組織不謀而合,眾演員都有發揮的機會。

 

今次「海豹」更大膽把劇中的背景從十九世紀末俄國一個小鎮,搬到去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的揚州,將時空都拉近了,黃清霞是希望能令到觀眾更容易產生共鳴。今次佈景和服裝由榮念曾負責。我覺得黃清霞找榮念曾幫手委實是很奇趣的組合,他們二人簡直有如地球的兩極,代表著對戲劇截然不同的兩種 approach,榮念曾是抽象的概念的,而黃清霞則是不折不扣的學院派、organic,但他們對他們的專業那份認真、執著和一絲不苟的態度卻完全一樣,可能亦因而令到他們惺惺相惜,尊重對方對戲劇完全不同,甚至是相反的見解。

 

黃清霞說她從不肯看香港話劇團的演出,近年本地各種小劇團她也沒有去看,我心裡暗地替她惋惜:怎不去看看《大汗推拿》,或《empty…… 這些相當優秀的小劇目,但另一方面我又自私地慶幸她拒絕去看,因為唯有這樣才能夠保持到黃清霞那份由始而終都是學院派、象牙塔的 purity,不受到外來的干擾,而今次我亦極期待闊別了十多年,黃清霞又再次給香港觀眾,希望包括以前從未看過、聽過海豹的新一代,帶來一次「definitive」的示範。

 

用一絲不苟去形容負責翻譯的黎翠珍也絕對恰當,和她談起來才發覺她完全不是一般閉門造車的翻譯,而差不多是替每次演出那群演員來個度身訂造的翻譯;在排練時很多時她都會到現場,觀察眾演員唸她翻譯的對白時,能否配合到那位演員的風格,繼而不斷作出修訂,直至她認為對白和演員配合到天衣無縫為止。

 

不過今次排練《三姊妹》也存在不少困難,由於角色眾多,而所有的演員都是業餘,要安排同時集中排戲,在技術上是有難度,特別是演大姊 Olga 的簡婉明,身在加拿大行不開,大部份時間排練可能要靠網絡視像傳送,直至公演前十多天才拿到假期回港,正式投入現場作互動彩排,但這樣行得通嗎?演員之間的默契能在如此緊逼的時間內建立起來嗎?

 

但願今次海豹能克服這些先天上的困難和障礙,在 2006 年結束前的最後兩天,讓我們見證一次在黃清霞帶動下,海豹諸君如何用他們一貫拿手的方式 —— 即是嚴謹、細緻、認真、一切都經過精密構思、推敲的方式去演譯這部堪稱為現代戲劇經典的偉大作品。

 

如果配合得到,下期《號外》將會優先刊登由榮念曾設計劇中幾個主要角色的造型照,讓讀者先睹為快。

 

 

                                                     攝影﹕陳道明                        

 

 

※ 請點擊此處閱讀《其他作者系列》欄目內《Lynn Yau (丘歡智)》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