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好

 

 

 

 

那晚我真的哭了一整夜。

 
我認識 Andy 至今,從未見過他如此激動,究竟我做錯了什麼?對,愛情是絕對不能勉強的,這句說話雖然老套,卻挺真實,假如 Andy 認為我們之間已經完結,我也無話可說,但為什麼硬要將所有責任都推在我身上,弄到好像所有不對之處都是由我一手造成?難道 Andy 就沒有錯?
 
他說我不曾關心他,我絕對不承認,關心別人愛別人有很多種方式表現,電視上狄波拉經常煲湯給男主角喝,是方式之一,but that's not my way。每次我去美國,我必定替 Andy 買一打半打 Calvin KleinRalph Lauren 恤衫和外套,更替他辛辛苦苦揀新款的運動褲、運動恤。我想問,如果這不是愛是什麼?又不見我會買東西給 Simon?又不見我會 make sure Royhave the right look」?Andy,你給我寵壞了。
 
 
況且,Andy 幾時給過機會我去表達愛意?他有開放過他的內心讓我進去嗎?我到底是一個女人,我不可能,也不願意永遠都是由我去主宰一切,天知道我是多麼渴望 Andy 能夠間中一次採取主動,do somethinganythingI don't care。其實我絕不喜歡擺佈別人,如果過去我對 Andy 的態度有點過份,也是被他所逼成的。
 
OKAndy,你說你受夠了,其實我也受夠了,如果你要飲湯,叫 Jackie 煲吧!
 
哀莫大於心死,想到這裡,我整個人也開朗了很多,明天阿 Jan 捉了 Simon 請食飯,到時大家又可以「八卦」一番,不過我絕對不會將我和 Andy 吵架的事說出來,雖然我知道她們一定會幫我出口氣,但有什麼用?我要的又不是一口氣!
 
食飯那天,主人家 Simon 未到,我們幾個女孩子已經坐定定在福臨門吱吱喳喳了。
 
 
Just tell me,究竟『女人味』是什麼一回事?」Jan 喝了兩杯 whisky 已有點醉意,「On the other hand,『男人味』則明顯不過,只要是粗線條、強壯的男人,我們就可以稱他有『男人味』,像 Chales BronsonBruce Lee 都很 typical,但『女人味』,my goshit's so vague。」
 
 
「對.Mimi 插嘴,「人們總是說狄波拉、溫柳媚有女人味,但我卻從未聽過人說繆騫人有女人味,why?繆騫人 is pretty 女人 to medon't you think?」
 
其實這個問題,我早已問過自己多次,總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說別的,just take me for example ……」阿 Jan 講到這裡,我們都呱呱大叫,實行「柴」她台。
 
No joking,我自問樣子不俗,」阿 Jan 愈講愈大膽,「身材亦不執輸,興之所至的時候,我更識賣弄風情,但為什麼活到今天,仍然未聽見有人讚我有女人味?」
 
Jan,如果你有女人味的話,那末全世界的女人都有女人味了。」一向沉靜的 Martha 也忍不住插句口。
 
「說實的,我倒不在乎自己有沒有女人味,反正狄波拉她們似乎對這個名詞已經有了專利權,我們還爭什麼?」Mimi 說得有理,我們何必要和狄波拉爭這個名譽?
 
 
這時 Simon 剛剛到。
 
Speaking of 女人味 ……Jan 輕輕噴一句。有時候 Jan 真的可以很絕。
 
「你們在說什麼?」Simon 一坐下就恃熟賣熟,一手拿 Mimi 的酒杯喝了一口。
 
We're talking about men!」Jan 一提起男人,瞳孔立即發亮。
 
Simongo and find me a husband!」
 
Martha 大聲向 Simon 求救,想不到她今晚也跟著大家鬧。
 
「你要個什麼樣的 husband?」
 
Not so youngjust good looking and richvery rich!」這是 Martha 提出的條件,她熟到可以背出來,其實這何嘗不是我們每個人心目中的條件?
 
And preferably kind of stupid!」Jan 又加多一項。
 
Why stupid?」Simon 覺得奇怪,於是在點菜之餘也要岔開來問 Jan 一句,竟連東星斑幾錢両也忘記問夥計就叫了一條清蒸。
 
Well,只要他有錢,蠢蠢地有什麼不好?」Jan 來一個狡猾的笑容,「蠢老公好容易氹掂,我自己想花幾多錢都唔怕。」Jan 想得簡單,說得輕鬆,也未嘗不是一個美麗的白日夢。
 
「嘩,認識你們這些年,今天才知道你們貪婪的真面目!」Simon 也和我們開玩笑,玩作一團。
 
於是我們就是這樣嘻嘻哈哈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度過一個晚上。
 
朋友無疑是可貴的,但朋友只能暫時充實一下我的生活,很快我的內心又回復到空虛和孤寂。年輕時,我時常笑人「恨嫁」,直至最近我才體會到「時日無多」的心境。三年了,可惡的 Andy 奪去我生命中最寶貴的三年,試想想,要不是 Andy,過去三年內曾有多少機會給我選擇?現在要我重新來過,我真的有點累了,提不起勁,難道我真的注定要和 Roy 那種老套男人結合?
 
我忽然想起那個在飛機上和個胖女人在一起的英俊男孩。他是誰?我會再遇到他嗎?有時我想,假如我是依達小說裡面的主角,我一定會碰到他,但在現實生活中,這類相遇簡直是不可能,況且,即使碰到又怎樣?難道他一定會適合我嗎?不要胡思亂想了,還是現實一點吧!
 
也許明天我應該打個電話給 Roy
 
 
 
相關參考:依達原著- (一本消失的日記) - 蒙妮坦日記的博客
                       依達原著 -《別哭、湯美》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