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ie 的「水平」

 
 
 
總括來說,Jackie 不算太差,但我始終覺得她和 Andy 不配,起初我還以為這是自己的偏見,誰不知 Jan Mimi 也有同感,她們有一次在新世界中心遇到 Andy Jackie 逛公司,馬上便找我「八卦」。
 
尖沙咀新世界中心未拆之前
 
「我發覺我原來一點也不瞭解男人。」在馬會餐廳內,Mimi 一面品嘗香酥鴨一面抱怨:「像 Simon,成日喜歡和些三流模特兒鬼混,現在 Andy 又搞上這個,真是見鬼。」
 
Jan 跟著插嘴:「Wellto be fair,她無疑是幾 cute,可惜只是一個 over the hill kid 女。」
 
「說醜她又不醜,but for some reasonsshe just doesn't look right。」我忍不住,也要發表意見。
 
Yeah,」Mimi 下意識地弄一弄她的 pageboy 頭髮,跟住說:「Just look at her hair,仍是十年前的款式,又不懂著衫。」
 
                                                                         Pageboy 髮形
 
這時候,剛巧有兩對年輕男女行入餐廳,我們三對眼睛不約而同朝著他們的方向打量,兩個男,兩個女,樣子衣著都不錯,看落算頗登對。既然這四個人並無值得我們挑剔的地方,我們只好把話題再次扯回到 Jackie
 
「你有沒有留意到她的皮膚,白到嚇死人。」Jan 講完我才發覺比起上次她的皮膚又古銅了一些,勝過我和 Mimi,不知她跟什麼人去曬。
 
跟住 Mimi 又指出 Jackie 另外一項弱點:「她的身材亦不標準,一味 bosom 夠大,現在還好,將來結了婚,包保她會變成大肥婆。」
 
「但像她那種女人,通常都是標準太太,賢妻良母。」我狠狠地把辣醬塗在碗裡的吊片上,興之所至竟替我的敵人說了句好話。
 
「老實說,除了賢妻良母,她還能做什麼?」
 
「對,我一看就知道她是那種知慳識儉的女人,下次連卡佛大減價,我們一定要去欣賞她狂購平嘢的醜態。」
 
 
「說不定,她還會 summon Andy 去替她拿東西。」
 
Jan Mimi 你一句我一句,把 Jackie 說得一錢不值。
 
「下次有機會,你一定要窒吓 Andy,不然他找到個 Jackie 還以為自己中了 jackpot 呢。」
 
這是 Jan 在我們晚飯完結前,給我的一項忠告。
 
不過如果我有機會和 Andy 談話,我大概不會窒他,但我絕對要點醒他,讓他知道他那位女朋友的「水平」。
 
坦白說句,自從那次遊船河遇到 Andy Jackie 之後,我的心情一直都很差,只有今晚和 JanMimi 她們吃飯,大家有講有笑,一致貶低 Jackie 才稍覺輕鬆,想不到第二天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
 
我吃完中飯回來,把自己關在房裡準備閉目養神時,聽見叩門聲,原來是阿清。這個蠱惑仔,自從他搬到 Andy 處住,一直都沒有提供到什麼有用的情報給我,所以我也懶得理會他的近況,今次他突然找我原來是求我叫波士替他寫封擔保信給美國領事館,他說要去美國旅行。
 
「你去美國什麼地方旅行?」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告訴我他參加旅行團。
 
Andy 知道嗎?」
 
「不,上個月我已搬了出來住。」
 
Is that so?嘿!是我叫他去 Andy 處住的,如今搬了出來,也不通知我一聲,真沒有規矩。一氣之下,我決定將他去美國的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那麼你參加哪間旅行社的旅行團呢?我有一間很相熟的,說不定可以給你打個折頭,豈不更好?」
 
沒想到對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阿清也含含糊糊答不出來。
 
我隨手將我新配那副一百五十度近視的茶色 Annie Hall 眼鏡戴上,一片嚴肅對他說:「阿清,你應該對我說老實話,不然你叫我怎樣幫你?」
 
電影《Annie Hall》女主角 Diane Keaton 的眼鏡款式
 
他略作遲疑,終於把真相和盤托出:「錢小姐,不妨坦白和你說,我是想去美國讀書,但我的英文程度不夠,很難有學校收,所以想以遊客的身份去,到了那邊再想辦法。錢小姐,請你幫我一次忙吧!」
 
「你去美國讀書!」我真是難以明白,為什麼現在人人都想去美國讀書!「你打算半工讀?」
 
「差不多啦,我在美國有個親戚,答應負擔我的生活費,現在就是差領事一關。錢小姐,請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這一次。」
 
對於他的苦苦哀求,我沒有立即答覆。我考慮了一會,然後把眼鏡除下來,以一種坦率誠懇的態度對他說:「阿清,你知道公司每年派幾多人去美國?今年我已去了兩次。我們公司在美國領事館有很好的 reputation,所以我們每次申請職員赴美公幹,都立即簽證,如果今次我和你串同,將來領事館發現了,一定會將我們公司列入黑名單,到時我們的職員怎樣再申請赴美?要是 Mr.Braden 知道我幫你欺騙他,他會怎樣想?」
 
位於中環花園道的美國領事館
 
阿清顯得有點激動,忿忿不平地答辯;「如果我去了那邊之後,決定停留,那是我個人的事,又怎會連累公司?我敢擔保公司一定沒事。」
 
「嘿!你憑什麼擔保公司一定沒事?」今回他真是激起我把火:「對不起,阿清,恕我不能幫你欺騙他人,it's simple as that。現在我有事要做,你出去吧。」
 
阿清漲紅了面,滿肚子氣地行出房,我還聽見他喃喃自語說什麼「又話叫人講老實話。」
 
阿清出去之後,我心裡也有點不安,我害怕一個青年的前途會不會就此毀在我的手裡?我是不是太殘忍?但我無論如何總不能知法犯法,替他騙 visa
 
另一方面,我想:假若不是 Andy 把我激成這個樣子,我可能會幫他嗎?我想我真的可能會。所以,阿清,不要怪我,要怪就去怪 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