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Charming Faces (part 2)                                                                        1984 5 (2008 年修訂)
 
 
 
 
…… 接上文
 
Alan Bates Tom Courtenay Albert Finney David WarnarPeter O’Toole  六十年代英國影壇也曾經蓬勃一時,新人輩出,以上五位的代表作分別是《傻大姐偷情》(Georgy Girl) The Loneliness of the Long Distance Runner《風流劍客走天涯》(Tom Jones)Morgan 及《沙漠梟雄》(Lawrence of Arabia)。他們五人均有一定的成就和地位,證明他們是有才華的實力派,不是靠一時的青春。
 
 
Julie Christie 六十年代的英國女星以茱莉姬絲蒂最突出,她的美麗充滿著時代感,演技有深度,最重要是她有 screen presence,但又絕少霸氣,從早期的《秋月春花未了情(Darling)、《冷暖情天》、《齊瓦哥醫生》 (Doctor Zhivago) 到中期的 Don’t Look Now 以至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 時期,她或許逐漸蒼老,但她的美麗和 grace 從沒有令我們失望。
 
                                       Julie Chrsitie
 
Rita Tushingham  這隻醜小鴨在東尼李察信 (Tony Richardson) 《甜言蜜語》(A Taste of Honey)、李察黎斯特 (Richard Lester) 的《色情男女(The Knack ... and How to Get It),甚至出場了一陣子的《齊瓦哥醫生都相當惹人注目。其中一個原因恐怕是她奇特的面孔,但當茱莉姬絲蒂的境界不斷提升,烈達杜仙咸已被人遺忘,也許這就是美麗和醜陋的不公平之處吧。
 
                           Rita Tushingham
 
Vanessa Redgrave 雲妮莎不怎樣令我們聯想起六十年代,也許她是永恆的,她的《春光乍洩》和, Morgan 都顯不出她後期的神采,直至《一代舞后》(Isadora) 她才開始發揮她的光芒,當然,她後來在 Julia 的超凡境界,其中有幾場戲散發的氣質,真可以大膽說句是後無來者了。
 
                  Vanessa Redgrave 在《一代舞后》的造型
 
Stephane Audran 查布洛(Claude Chabrol) 1968 1975 年間創作最旺盛的階段,幾乎沒有一部作品不是由他的妻子 Stephane Audran 主演,而其中很多部都已成了 minor classics。這堆電影中,Audran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屠夫》(Le Boucher),在她木然的表情後面,我們可以看出是隱藏著很多人類的美德;她較後期的 Barbette's Feast 也不容錯過。
 
Michel Piccoli  演過無數法國片,永遠的法國中年男人,又是一個 minor institution
 
Michel Piccoli 和 Stephane Audran 在查布洛《Wedding in Blood》的劇照
 
Jean-Pierre LeaudPierre Clementi —— 兩個獨特的小生:前者神經質,後者污穢,兩個都不怎討人歡喜,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會紅過一陣子。 Leaud 是杜魯福的愛將,演過他的「安坦五部曲」、《戲中戲》(Day for Night) 等,又演過多部高達導演的電影,有得講。但 Pierre Clementi 居然也演過不少大師作品,包括布紐爾和柏索里尼 (Pier Paolo Pasolini),是他行運乎?
 
 
Jeanne Moreau 一個朋友說 Monica Vitti 的空虛充滿著靈性,但珍摩露的空虛則純粹是 horny!
 
這句說話也許是過火些,但也並非全無根據。不過珍摩露也曾經有過較正經、較輝煌的時期,而不是像在《水手奎維爾》(Querelle) 中只是一個笑話。和她合作過的大師不勝枚舉,像杜魯福的《祖與占》、《奪命佳人》(The Bride Wore Black),馬盧的 The Lovers、《瑪莉亞萬歲》,盧西的 Eva、東尼李察信的《慾燄怒火》(Summer Fire) 及安東尼奧尼的《夜》等等,照計她應該是很 prestigeous 的,像茜蒙薛奴烈,一個多偉大的演員,多受人尊重,為什麼珍摩露成六十歲時還要演些性飢渴婦人,晚節不保?
 
 
Melina Mercouri   又一個重量級女星,她丈夫祖路戴辛(Jules Dassin) 導演的《痴漢淫娃》(Never On Sunday)、《朱門蕩母》(Phaedra) 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全屬作狀藝術片,反而純娛樂的《通天大盜》(Topkapi) 還來得更有趣味性,她在片中沙啞放蕩的笑聲,令人永遠留下深刻印象。
 
花瓶
對以下的名字有沒有印象:安妮達愛寶 (Anita Ekberg)、嘉寶仙 (Capucine)、珍娜羅露寶烈吉妲 (Gina Lollobrigida)Daliah Lavi、雲娜麗莎、施華歌仙娜 (Sylva Koscina)、仙達寶嘉 (Senta Berger)、愛姬森瑪 (Elke Sommer)Rosanna Schiaffino ......
 
 
她們都是一度紅過的歐陸艷星,雖然沒有真正演過什麼出色的影片,但對六十年代也作過一番的點綴,提起這些名字,是向她們致敬。
 
Jean-Claude BrialyJean Sorel  記得上面兩個名字的人恐怕不多了,他們都曾經是英俊小生, Jean-ClaudeBrialy 演過不少法國新潮派電影,他高瘦修長、風度翩翩,典型的法國中產階級公子哥兒。Jean Sorel 更靚到有點像 Gigolo ,但比亞倫狄龍還欠性格。他們兩人的電影事業都沒有太輝煌的成就,但正如上面提及的眾花瓶,他們或許不再重要,他們或許已遭淘汰,但他們都曾經點亮過我們的成長期,再次提及這些被遺忘的,給他們 due recognition,才正是我寫這篇東西的最終目的。
 
                                Jean Sorel 和珍娜羅露寶烈吉妲在《四美挑情》的劇照
 
Anna Karina —— 最後怎能不提高達早年的愛將安娜卡蓮娜!她從來不作高深狀,但卻迷倒了無數的文藝青年、知識份子,最近時裝品牌 Agnes b 那個「Bande a Part」時裝系列就是以她作為靈感,向她致敬。
 
六十年代最令人心醉的她,不知又變成怎樣了?
 
             Jean Claude Brialy 和 Anna Karina 在高達《A Woman is a Woman》的劇照
 
 
 
後記:
〈從 Eva Green 回歸到 Francoise Hardy〉這篇文多少令我回想起少年
時代的偶像,跟著的一篇舊文〈 All Those Charming Faces正好是向這些早已老去,消失了或再沒有多少人會記得的偶像致敬。
 
每一個年代都有著那個年代具代表性的偶像和 icons,當年那群面孔也不一定比現時的優秀,不過〈 All Those Charming Faces一文提到的面孔,大部份都並非當年最紅最主流的面孔,這是我很個人化的偏愛和選擇,可以說是我的一本私相簿。
 
我總覺得小眾永遠是更可愛和珍貴的,活在廿一世紀當下的你們,可有替自己發掘一些較小眾、較另類的偶像嗎?我確是很有興趣知道現時你們的選擇。
 
 
請點擊此處參閱其他作者欄目《Anna Karina》一文
 
 
 
相關參考:Topkapi Intro - Melina Mercouri's signature laughter (Youtube)
Isadora (1968) - Vanessa Redgrave 主演, 現代舞先鋒跳她一生的最後一舞 (跟着在車禍中被自己的紅巾所勒死) (優酷)
The Knack (導演: Richard Lester 1965英國) Swinging London,眩目的字幕和 John Barry 很酷的爵士配樂 (土豆)    片中另一奇趣場面 - 在倫敦街道「遊床河」,John Barry
的主題音樂變奏繼續精采(土豆)
Le Bambole(四美挑情1965)另一個意大利艷星 Gina Lollobrigida企圖引誘另一年輕神甫Jean Sorel (Youtube)    在土豆的同一片段 (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