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總比不知道好
 
 
 
I'm madly in love with a guy!
 
Jan 這句話完全不能引起我的驚奇,說實話,我反而更注意她身穿那件 Issey Miyake,我在 Joyce 從未見過那個款式,想落一定是她上次出門時買的。
 
                               全盛時期的 Issey Miyake 時裝
 
Jan 見我沒有什麼反應,又問:「你猜他是誰?」然後,不等我回答,她已替我解開疑團:「就是 that damned Teddy Mok。」Jan 深深吸了一口煙。
 
「你是指 Simon 那個朋友?」禮貌上我不能不答口。
 
Yesit's him alright。」Jan 呷一口咖啡,狠狠地說。
 
我有一個預感, with Janmadlyin love,這頓下午茶一定會多姿多采。
 
Teddy Mok 我見過幾次,和 Simon 一樣,在廣告公司做 art director,不到三十歲,個子矮矮圓圓,的確有些文藝氣息,衣著也相當順眼,不過我們沒有正式交談過,他平日的生活方式,我恐怕我一無
所知。
 
Jan 略略告訴我一些有關她和 Ted 由的事:「Can you imagine? 他有時半夜三更打電話給我,談上三個鐘頭有多,然後第二日大家在街上碰見,他居然可以不打招呼,變得好像個陌生人。」
 
「說不定他看不到你呢。」天,如果 Jan 相信我這句安慰說話,她就蠢到無藥可救。
 
幸而她沒有理會我,繼續講下去:「有一次,他和我和 Danny 一起行街,他還興高采烈地從行人中指出那些是曱甴仔、油脂妹給我們看,大家談得好好地的,然後,他突然失驚無神說有事要辦,連再
見也不說一聲就走了,剩下我和 Danny。
 
                                    七八十年代的「曱甴仔」「油脂妹」的打扮                                           攝影:辜滄石
 
「也許他在你身上發現到一些他害怕的東西。Anyway I'm afraid you got yourself a tough case here。」我一邊說一邊暗自慶幸 Jan 也有今日。
 
「但我有什麼值得他那樣恐懼?Jan 似乎有點不甘心,繼續說:「還有,上星期在 Vamp 碰到他,我請他跳舞,他又推說人太多,但不到五分鐘,他竟然和另外幾個人在舞池大扭特扭,你說氣不氣人
?
 
                                                                                         Vamp 的舞地     (1078年8月 號外   攝影:辜滄石)
                                           右邊穿白色唐裝是劉培基                                                         左邊穿紫色外衣是陳百強?黑上衣那個女子是間中在留言板留言的 Surina
                                                                                                                                                                兩女之間那個穿黑白間條的是我 (鄧小宇)                 
 
「如果他是這樣,就實在太可惡了。」我真覺得那個 Teddy 的態度簡直離譜。
 
Jan,告訴我,他平時有什麼嗜好?
 
「他是個藝術家!」Jan 的語氣又變回陶醉,「他以前有很多畫畫朋友,我在他家也見過他不少作品,很特別,很有個性,不過現在他不畫了,得閒就落 disco。」
 
A frustrated artist so to speak。」講說話一針見血是我的特色,「Jan,勿說我不預先警告你,他這種人是最難搞、最不好惹的。」
 
「但,你不覺得這種人最 fascinating? So melancholicso …… so different ……
 
天啊,為什麼每一個在戀愛中的人都會變到那麼無藥可救。
 
Jan 忽然改變話題,問我:Andy ? Andy 最近怎樣?
 
其實我自己又何嘗不是無藥可救? 我已很久沒有見過 Andy,不過上幾個星期他打過一個電話給我,問我公司要不要請 boy,他識得一個男孩子想找事做,我叫那男孩子來見見。
 
那個男孩子叫阿清,給我的印象不錯,人很純品,大約十七八歲,剛中學畢業,黑黑實實的,樣貌亦相當清秀,而他亦來得正合時,我們公司的明仔快要升職,他剛好可以補上明仔的空缺。
 
說句實話,我請阿清還有一個相當自私的目的:我總覺得阿清可以幫到我,現時 Andy 和我已不似以前來往得那麼頻密,假若阿清在我處工作,也許會起多少作用,把我和 Andy 拉近一點。
 
前幾天中飯,我特意去永安買了兩件減價男裝恤衫給阿清,因為我發覺他每天差不多都是穿白衫、牛仔褲、波鞋返工,當我把恤衫送給他的時候,乘機問:「你和馬先生 (Andy) 很熟嗎?
 
 
「也不算,是上個月有個朋友帶我去遊船河時認識的,他人很好、很熱心幫人,」阿清誠誠懇懇地回答,完全不知道我的用心。「前幾天,他還說免費讓我住在他家的工人房呢!
 
「什麼?」這事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我很感興趣。
 
「冇,我住得很遠,在葵盛,每天返工放工都要花上一個多小時搭車搭船,很不方便,後來馬先生知道了,叫我搬去他家住,.替他看屋,得閒時打掃一吥地方,還免交屋租,這一來,我每天都可以行路落中環返工,省回不少時間和金錢。不過,目前我仍未考慮清楚,錢小姐,你說我應該搬去住嗎?
 
                                     有了行人扶手電梯,現在從半山上落中環就方便了,Andy 仍住在半山嗎?已退休了嗎?
 
「應該,我覺得你很應該搬去住,一方面方便你自己,此外,既然馬先生如此善待你,你也有義務去幫他打理看管房子,他不善執拾,時常搞到地方很凌亂,加上應酬又多,經常外出,沒有人在家總是
不大妥當,你去住就最好不過,你說是嗎?」我一口氣講出一大堆理由,希望勸服阿清快些搬去住。
 
「錢小姐,你的話很有道理,不過我還要和家人商量一下才能決定。」阿清在謝過我的恤衫之後,便離去了。
 
真想不到這個男孩子比我想像中更有用途,只要他一旦搬入 Andy 家住,就會知道 Andy 平時的行蹤,假如我能對他好些,得到他的信任,以後,包管什麼都會告訴我,到時候, Andy 的一舉一動,我豈不全部瞭如指掌?我的確沒有請錯人。
 
但有什麼用?我的意思是,如果 Andy 不再愛我,我知道他的一切又怎樣?
 
Anyway,我的結論是:知道總比不知道好,and that's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