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不再發生的年頭
 
 
 
 
那天在電梯碰到住樓下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們請我星期六去他們的派對,並叫我把男朋友也一併帶來。
 
What's the occasion?」
 
Noting, just a get-together party.」那個叫 Linda 的妻子回答。
 
我發覺近來很多中上收入的年輕夫婦都喜歡在家中搞派對,請朋友回來喝酒、吃點心和聊天,我和 Andy 的朋友不知請過我們幾少次。我相信他們好客的原因是基於一種「炫耀」心理,在朋友面前炫耀他們的幸福婚姻,他們的新屋、新裝修、新傢俬,以及他們對酒和食物的豐富知識,而且這群野心勃勃,立志進軍上流社會的年輕夫婦,更可以利用這些機會,實習做宴會主人,爭取經驗,為將來作好準備,以便應付更豪華、更盛大的場面。
 
                                                              當年位於銅鑼灣怡東酒店附近的 Landau's 餐廳與 Jimmy's Kitchen 屬同一集團
 
不過今次我會自己一個人去;我和 Andy 已兩個禮拜沒有見面了,最後一次是在 Landau 吃晚飯。我們談了幾個鐘頭,我提到將來,他說了很多,他說他一生人中只愛過我一個女人,但他至今仍未覺得自己「Ready」,因為他不能肯定能令我一輩子幸福 ……
 
唉,聽完這番話,我還能說些什麼?既然他如此顧全我的「幸福」,算了吧。經過那晚之後,我們一直都沒有再聯絡,也許,分開一段時間對大家都有好處,最奇怪的是我心情竟然不怎樣壞,也沒有特別掛念他,反而有一種躍躍欲試的心情,想重新出來社交,衝出過去幾年給 AndySimonMimi 等人所規限的圈子。
 
所以 John Linda 的派對,對我來說很可能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和他們夫婦根本不熟,也不清楚他們的朋友是什麼人,唯有這樣他們的派對才更顯得有吸引力。
 
星期六那天下午,我已去弄好頭髮,一吃完晚飯我就把自己關在房裡打扮,我承認我的心情實在有點緊張,因為我已很久沒有試過單身參加這類私人派對,一時間略有無所適從之感,我故意選穿一些比較樸素清淡的衣服,希望將自己融入四周環境,盡量避免突出「單打赴宴」的形象。其實事情應該很簡單,大不了掉頭就走,反正我住在樓上。
 
 
裝扮好發覺才九點多,太早了,於是我坐在客廳看完「推理劇場」,臨出門口前還在酒櫃拿了一樽 Chianti 才離開。
 
一見到我,John Linda 就熱情地把我帶入客廳,和其他的客人打招呼。那時已有十多二十人在座,都是 under-30 crowd,打扮得很斯文,有幾個略覺面善,其實都是不認識的,我和身旁的人作有限度的交談,談談大家的工作,或以前在什麼大學唸書等無聊話題,想當乏味,過了一陣我索性坐在一角,什麼也不理聽吓留聲機播出的《Saturday Night Fever》插曲。
 
How deep is your love?」突然有人在背後問我一句。
 
我轉身,看到一張相當俊俏的面孔。
 
「替我拿一杯 Campari Orange 我就話你知。」我覺得我的回答也相當俏皮。
 
 
他叫 Philip,剛從美國唸完書回來,我一見到他第一下感覺就是他年紀比我小。要是幾年前我是絕對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的,那時候我出來識男孩子,他們的年齡奉旨比我大,想不到只隔幾年,形勢竟有如此顯著的變化,如今我每識一個男孩子都要暗自估計一下他的年齡,看他會不會比我小。總之人老了,要操心的事就愈來愈多。
 
Philip 的頭髮沒有修飾過,看慣了上髮型屋的男孩子,更覺得 Philip 自然,他說他是唸 business 的,我問為什麼。
 
「老頭子要嘛,鬼叫我沒有能力供自己讀書!」
 
我發覺和沒有社會經驗的人談話是很舒服的事,聽 Philip 滔滔不絕地談他以前的學校生活,他教鬼仔打工夫、他去 Vermont 滑雪、他墨西哥籍的女朋友 …… 我就奇怪為什麼我的大學生活沒有那麼豐富。
 
「在 Vermont,我們白天滑雪,晚上去 disco,那個 disco 可以容納幾千人,中間有個大火爐,將整個舞池照得紅紅的,我們的臉也照得紅紅的,那種氣氛,一定要在場才能體驗到。」
 
Philip 似乎很懷念過去的生活。
 
「我在 Innsbruck 也有類似的經驗,不過我沒有滑雪,整天坐在個吧裡,你有沒有去過香港的 disco?」
 
「朋友帶我去過大班,我一點也不喜歡那個地方,完全沒有 disco 氣氛。」
 
                                             Vermont 的滑雪場                                                                                           瑞士的滑雪聖地 Innsbruck
 
我也去過大班幾次,我覺得那地方沒有什麼不妥,而且幾好玩,所以我沒有出聲。
 
講完大學快樂的日子,我們又講到現在,他說他準備休息多一個月才找事做。
 
「我覺得香港人個個都很忙,沒有時間和我一起無所事事,而我又不喜歡和其他在外國回來的人來往,活像以前中國同學會,你有空時可以陪吓我嗎?You don't mind, I hope。」他說得很自然。
 
我把一張咭片遞給他。
 
「找我食 lunch 吧。」
 
and dinner。」
 
他的回答令我很滿意。
 
Philip 對我有興趣嗎?可惜我年紀比他大,而我一生人從未試過 date 年紀細過我的男孩。
 
Philip 會不會是喜歡些比較成熟的女人?但我怎可以接受「他喜歡我是因為我年紀比他大」這個原因,我認為一個男孩子喜歡我,是因為「我」,不是我的年齡,他揀我而不揀那個十八歲的是因為他愛我多些,而不是因為我比他大,但年齡是構成「我」的一部分,我又怎能把它從「我」分割出來?我承認 Philip 是很 cute,可是他的一舉一動仍然像個大孩子,他去街一定是穿 Adidas,如果他打電話約我,那我應該怎樣辦?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但我的顧慮是多餘的,因為 Philip 根本就沒有打過電話給我。
 
 
 
 
相關參考:Bee Gees 唱的How Dee Is Your Love(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