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Cha Cha the night away                                                                                                                1994 6
 
 
 
 
 
我一直以為「1957 年是李湄的」。
 
最近李湄在美國病逝的消息傳來,從報章讀到一篇相關的文章,那位作者卻記得當年的宣傳口號是「1953 年是李湄的」。究竟是 53 抑或  57,其實早已不重要,反正對絕大部份人來說,那只是很久以前的小事情。
 
                                                  1958 年的李湄
 
說來我和李湄頗有淵源,我當童星拍第一、二部電影,都是李湄做女主角,我演她的兒子。我第一部電影片名叫《我們的子女》,是文藝片,由岳楓(岳老爺)導演。當時我的父母很緊張,他們是那種充滿戲劇細胞卻從沒機會在演藝發展的人,兒子考到做童星,也總算實現了他們一部份的夢想。未開鏡之前,有一晚我父母在沙田華爾登跳舞,見到李湄,「穿著低胸晚裝,妖艷地、風情地跳 Cha Cha」,他們心中暗叫不妙: 這樣一個女人,怎可能演賢妻良母!《我們的子女》後來上映,賣座慘淡,將來相信亦不再有什麼機會「出土」,但事實李湄的演出是絕對出色。
 
                                                                         未拆卸前位於大埔公路往城門水塘方向的華爾登酒店 (Carlton Hotel)
 
五十年代在沙田華爾登那個晚上的種種情景,到如今可能只有存在我這個沒機會目睹她跳 cha cha 的人的回憶和想像中,在那個春意盎然的晚上,風華正茂的她大概不會想到終於有一天華爾登會湮沒而自己亦無可避免會離開人間。
 
   
              中間這位女士已移民多年,但很多時都會在本站留言板留言                                                                        左起:田志彬、張叔平、Judy Wong
 
以前,「死」對我來說,是既遙遠;又陌生,但隨著日子的流逝,就日益察覺它無處不在的可怕,畢竟我們都只能活上一次,我們真的應該好好去珍惜自己所擁有,就譬如我們相識這份緣。
 
                                   左起:張叔平、奚仲文、小宇、陶威廉、梁健儉
 
在一切還未太遲之前,怎不找個晚上大家暢敘,renew 我們的友誼?我們可以整晚播拉丁節奏音樂,再跳 cha cha。還記得有一個年代,無論在戲院、咖啡室、夜總會、電台 ...... 我們的耳朵都經常接觸到拉丁音樂?就讓我們來重溫一次,然後飲紅酒,吃 hors d'oeuvre,東拉西扯,談天說地。and if you feel like it, cha cha the night away ......
 
時間: 1994 6 25    晚上 9 時後
地址: 何文田山道 X X 座地下
(可以把車泊在何文田山道側行人路上)
 
 
 
因為《號外》,我們認識到不少新朋友,友情一直維繫到現在。
 
我編寫這書時,在搜索以前的手稿的過程中,無意中找到了我在 1994 年開的一個派對的請柬,覺得蠻有意思,現把它也一併刊登出來。在記憶中,當晚真是有很多好友出席共聚,除了請柬之外,我又找到一本請來賓們簽名、題字留念的紀念冊,其中俞琤寫下了一小段,可能她自己早已忘記曾經如此寫過,不過我現在翻看,依然牽引起一絲的感動。
 
 
《號外》創辦初期經濟真是十分拮鋸,如果不是得到一眾認識、甚至全不認識的有心人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去支持,相信早已夭折了。
 
那時我們不認識俞琤,有一天早上我父親(是她的忠實聽眾)在她的《早晨老友記》節目中,聽見她落力向聽眾推銷《號外》我父親意外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當然是開心不已,馬上告訴我。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她天天在節目中免費用她的聲音替《號外》宣傳,並鼓勵大家去訂閱,她甚至自掏腰包,講明只要有人訂閱,她便津貼那人一半的訂費,《號外》就是因為有著像俞琤這樣的熱心人士,在物質上、精神上替我們不斷打氣,我們才得以奇蹟地生存下去。
 
                                                  年輕時的俞琤
 
俞琤這段小插曲,也是《號外》傳奇的一部份。
 
老套說句: 其後一切都已是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