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食店怨曲
 
 
 
如果我說從來未入過小食店,那是騙你的。平時中午,我多數要代表公司請客人吃所謂的「生意午餐」,如果碰巧沒有應酬的話,我盡可能會和 Andy 在一起,或者約幾個女朋友出來吃頓  "gossip lunch"。但有些時候,公司既不需要應酬,又約不上 Andy 或其他朋友,那些中午,我通常用最簡單的方法去解決吃的問題——到小食店去。隨便買些三文治,在十分鐘內吃掉,剩下的幾十分鐘,就夠我去逛公司。
 
像今天中午,公司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要辦,又沒有興致去「八卦」,而 Andy 這個月又剛巧調到九龍上班,剩下我一個人,渾渾噩噩的,從聖佐治大廈行到太子行,再行經雪廠街,很自然就行到那間不知是叫做大快活還是大家樂的小食店門前。一到中午,銀行區的小食店都擠滿了食快餐的文員,這間也不例外,我隨便跟住一行排隊,買到了一客雞沙律三文治和一罐可樂,正要行到 counter 吃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向我打招呼。
 
「小姐 …… 你是不是以前在 XXX 唸書的 Mary?」
 
說話的是一張我肯定識得但又忘記了的面孔,我一時不知怎樣回答。
 
「是啊 …… 很久以前了 …… 你是?」我知道他一定是我唸中學時認識的,但醒不起他究竟是喇沙、DBS 抑或華仁仔。
 
他有點不好意思,慌死我不認得他,急忙說:「我是陳偉鵬,那次在領袖營,還記得嗎?」
 
噢,對了,我記得升 Form 6 那年暑假,教區有一個什麼領袖訓練營,邀請很多學校派代表參加,我們學校的女孩子你推我讓,個個都不想去(那時我們的興趣只是局限於 DBS 和喇沙),結果抽簽抽中我,去 camp 困了差不多一個星期。這個陳偉鵬是營友之一,印象中他相當活躍,是營裡的熱心份子,但我並沒有特別留意他,營散了之後,還偶然在聯校活動碰過一兩次,始終沒有怎樣認識。
 
他現時的樣子好像和以前的差不多,頭髮長了,電得很熨貼,掛上個金絲眼鏡,恤衫闊領帶西褲高鞋,顯得相當齊整,恤衫袋口還插了一支原子筆,袋內塞滿了記事簿、單據。比起以前,陳偉鵬是多了點斯文,如果說得準確些或者殘酷些,應該是多了點「滯」氣。
 
 
他提議拿東西去皇后像廣場吃,我對他沒有特別好感,也沒有特別反感,反正今天我是一個人,於是便破天荒跟他去皇后像廣場吃中飯!一邊行一邊默禱,希望不會給熟人碰見。
 
我們在一個亭子找到張石凳坐下,吃吓談吓,就談起大家目前的職業,原來他是一間眼鏡公司的職員。
 
「你現在做什麼?」陳偉鵬問我。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怎樣說才好,我怎可以告訴一個拿著飯盒、一紙杯可樂、在皇后像廣場開餐的眼鏡舖職員我目前的職位?我怕會令他整頓中飯都吃得不自然。
 
「我 …… 什麼都做啦,一腳踢。」我只好模棱兩可地回答。
 
「見你穿得這樣斯文,我猜你一定是做秘書工作。」
 
秘書大概是他想像領域的最高點,我自己既然說不出更適當的職業,就索性讓他猜對。
 
「咁上下喇。」我不置可否地回答,我希望陳偉鵬不識得我絲巾上印住的 Jean Patou 是什麼人。
 
 
談話中,我知道他原來已經結了婚,生了一個女兒,太太在一間工廠寫字樓工作,應該是個相當美滿的小家庭。我告訴他我仍未結婚。
 
「我知道,你們這些叻女都不喜歡早婚,」陳偉鵬的語調有點羨慕,也有點自嘲:「以前在 camp 的時候我已知道你是個叻女,人人在背後都談及你,那時你是最出風頭的一個。」
 
「我真是那麼出風頭?」我自己也有點不相信,我心裡說:其實當時你不是更落力、更出風頭嗎?但不知為什麼這句話我說不出口。
 
談到這裡,他的飯才吃到一大半,但那杯汽水已經喝光了,於是我拿起飲筒把那罐可樂交給他喝:「我一個人飲不了這麼多,你幫我飲完它吧。」
 
他接過汽水,有點不好意思,我盡量表現得若無其事。
 
後來他告訴我一點他在眼鏡公司工作的情況。
 
「得閒去配番對太陽眼鏡,最近德國來了一批新貨,款式相當新潮,很適合去海灘游水時戴,你來我給你一個八折。」
 
「那麼我要預先多謝你,有空我一定會來。」我們一邊談,一邊行去把吃剩的紙盒、汽水罐等掉入廢紙箱,然後大家握別,就是這樣。
 
我們都不覺得有留下電話地址的必要,那很好、很誠實,相信他不會期待我去配眼鏡,而我也不會去。
 
看著他的背影逐漸溶入中環擠逼的人群裡,我內心有一點點的感慨,我一時竟不想離開我從未流連過的皇后像廣場,我向一個雪糕小販買了罐七喜,坐下來,靜靜望著四周利用午飯時間憩息的文員。
 
—— —— 鵬,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雖然沒有很豐富的人生經驗,但我相信中學一定是每個人生命中最無憂無慮的時光,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仍未分出勝負,仍未需要上戰場搏殺,那時候,至少在心理上,我們的機會是均等的。
 
現在又怎樣?成敗分出了嗎?難道我多賺陳偉鵬幾千塊一個月就算成功?我憑什麼認為他目前不快樂不幸福?我為什麼要替他難過?
 
汽水喝到一半已喝不下,趁住還有幾分鐘時間,我行到太子行的 Charles Jourdan,看看它到了什麼新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