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ies No Strings
 
 
 
 
HiKenzo 女人:
 
Good news and bad news,首先 bad news
過年在長途電話聽到你的聲音,好似不及以前般 sexy!想落一定是你成日掛住穿Kenzo,忽略了做女人的責任,忘記加重自己的「女人味」,望改之。最近除了和 Andy之外,還有什麼新經歷?還有,《號外》改紙之後,內容反而好像有點退步,你那幾個 intellectual friends 怎麼搞的?
 
Now the goodies,但你要答應我千萬不要告訴爸爸媽媽。Right after 聖誕假期,我和一個台灣妹同居了!哈哈,how about that?有一個先你一步的弟弟,問你服未?她叫做  XX,台大畢業,大我三年,現在讀 food science,我是在 fall 時的迎新中國同學 party 認識她,本來一直都沒有什麼交往,直至聖誕的時候湊巧一同參加 international housing,才開始熟落,and we made it there
 
我知道你立刻有很多問題要提出,讓我預先答覆一些我知道你一定會問的東西,如果還有其他,請來信。
 
1. 我不覺得我愛她,但我認為和她在一起冇壞。
 
2. 目前,一切房租雜用均由我們兩人共同分擔,她有助教金,所以你不用擔心我花多錢。
 
3. 我有足夠的「家庭計劃」常識,所以你也不用擔心她會懷孕。
 
4. 她的樣子身材,你會給 C+ 我給 B+(珠圓玉潤型,有點像 Diana Lee);她的儀態風度,你會給  C 我費事品評(I don't give a damn about 儀態風度,特別在 Glenville 這些小地方)。
 
5. 她的英語過得去,不過大部分時間,我用半鹹半淡的國語和她交談。
 
6. 她有看你的文章,但沒有什麼反應。
 
7. 我早已和她講好,我們不會結婚,大家的關係是 no ties no strings ......
 
 
                      以前寄信到海外,最經濟是用在郵局買的航空郵柬 (aerogramme)
 
這是我那個在美國唸書的弟弟 Willie 的來信,他和別人同居我一點也不覺得驚奇,他在喇沙的時候,已經是情場高手,如今去了美國兩年才開始過同居生活,我還會覺得是遲了一點呢!不過這封信最刺激我的地方是他那一句 —— no ties no strings
 
                                                                                            喇沙書院舊貌
 
no ties no strings,這不是我以前最愛用的口頭禪嗎?
 
記得在 HKU 的時候,什麼何東 BallRicci BallU Hall BallSt. John Ball 永遠一大堆,用在買衣服、弄頭髮、打電話的時間起碼佔了我大學生活一半以上。那個年頭,我週末回家,總喜歡有意無意之間在 Willie 面前炫耀我那豐富的社交生活,向他灌輸一些「新潮」思想,那群男孩子響個不停的電話,把 Willie 也搞得糊塗了,問我心裡究竟喜歡哪一個?而我,在那光榮時刻,永遠是掛上一臉勝利的笑容,好逸以暇地回答:管他哪一個,總之 no ties no strings,樂得逍遙自在。
 
 
想不到說完那句話這麼一陣子就到了今日,現在我的廿六歲生辰,一天比一天接近,而 Andy 似乎仍然下不定決心向我許下任何承諾,這個時候,重看自己以前一句被弟弟吸收了的名言 no ties no strings,我簡直覺得是對我目前最大的諷刺。
 
我有時真的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我起碼沒有像我很多中學同學,找到個有錢老公,得閒聯群結隊學畫國畫、逛珠寶店;我也沒有 Mimi 那麼本事,自己打理一間工廠,賺到錢買平治 Coupe。我真的什麼也沒有,就只靠那不足一萬元人工和 Andy 來替我撐場面,最慘還要在 Andy Simon 面前裝成一副毫不在乎、有恃無恐的樣子。
 
                                                                                                          70 年代的 Mercedes Benz Coupe
 
想落我真的很同情那個台灣妹,她是個碩士生吧,兩年後我弟弟畢業,她會怎樣?弟弟信裡面那些利用了人還得意洋洋的語氣,簡直叫我吃驚。但他的作風,不正是由我以前一手薰陶出來的嗎?我以前最喜歡在他面前作新潮狀,鼓吹享樂主義,宣揚沒有束縛的男女關係,聽到 Willie 目瞪口呆,我自己就感到沾沾自喜。當然,在那威風八面的年代,我有足夠的資格去「新潮」,但當年我心花怒放之餘,又何曾會醒起「新潮」是需要本錢的?我作夢也料不到在若干年後,我會淪落到分分鐘樂意向傳統投降!
 
唉,還是不談這些惹人煩惱的事了,今年 Easter 我會放假去歐洲玩,首先去瑞士會合一個女朋友,然後聯袂落意大利,有時間的話,或會去西班牙一行,至於 Andy,我也費事理他到時和 Simon 做什麼,也許分開一段日子,對大家都有益。不過再過幾天我又要和他去參加留英留美同學會的聯合舞會,其實這些場合我早已厭倦,所以心裡毫不興奮。去年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柴文意搞的 Ginger Boutique 時裝表演及黃霑在台上的一派胡言,今年我連新衣也懶得去買,打算找 Mimi 借一件算數。Mimi 有大把靚衫,但她整天總是為公事忙,很少有機會穿,就由我替她穿吧,反正今次 Simon 又不是請她做派拿。Simon 最近 …… 嘿!我連自己的事也管不了,怎會有心情去管別人的事?還是撥個電話給 Andy,看看他今晚出不出來吧。
 
                                 柴文意是70年代香港最紅的模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