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樂新年
 
 
 
年初五早上,提不起勁返工,一個人躺在床上抽煙,Andy 中午下班,就會和朋友直接去快活谷跑馬,一個長長的下午我也不知道怎樣打發。
 
望著在床邊几子上面那半壺 Andy 臨返工前沖好的咖啡,和那碟他煎的年糕,我就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十分糟糕的主婦。
 
今年春節,爸爸媽媽去日本度假,我遣走了工人,叫 Andy 搬來和我住幾天,試吓做夫妻共同生活的滋味,過一個平靜的新年。我們很少出街,甚至有人到訪按鈴也不開門,整天就是煮煮東西、看看電視,最多是駕車到淺水灣打個 round,喝下午茶。我的確是很 enjoy Andy 在一起,但我們能否就這樣對一世?Andy 和我都是不折不扣的中產階級,兩人加起來的人工才二萬多,如果再供間半山區的洋房,剩下那一萬元不到可以夠我做什麼?
 
                                                                                                            70 年代的舊淺水灣酒店
 
那天在怡東酒店碰到文麗賢,她腳上穿了對 Christian Dior,當時我也是穿了對 Christian Dior,但不知怎的,一陣挫折感頓然湧上心頭。嘿,文麗賢,Christian Dior 在她眼中不算什麼,我相信她整個衣帽間都是 Christian Dior 鞋,而我就只有這兩三對(兩對 to be exact)!但如果我嫁了 Andy,我今生今世就註定永遠都只有兩三對 Dior、一兩件 Geoffrey Beene、一兩件 Marc Bohan、一兩件聖羅蘭,什麼都只有一兩件,多不痛快!
 
                                                                           70 年代的 Christian Dior 鞋
 
無聊起來,撥個電話給 Mimi。可憐的 Mimi,時裝節時她整天忙著招呼買家,請了 Simon promotion,以為可以多和他接近,怎料到 Simon 會經常神秘失蹤,其實今次 Mimi 很笨,反而給 Simon 一個機會混入時裝節,他門路多,一下子就給他識了那群外地模特兒。本來 Gala 那晚,Mimi 約了我們和 Simon 一起吃宵夜,誰知 Simon 竟臨時缺席,氣到 Mimi 七孔生煙。聽 Andy 說,Simon 和那群模特兒跑到九龍一所新開的由 discotheque 跳舞,真想不到,一間能夠吸引到這班模特兒老遠跑到九龍去流連的 discotheque,而我居然聽也沒有聽過,這回我真的要認老了。
 
Mimi 初五已經返了工廠,她事業心不可謂不重。
 
在 fax 和 e-mail 之前,和外國通訊是靠 telex,只要有 telex 機
,可在辦公室發出,遠比電報方便
 
「我要回來看些 telex,隨時可以走,去新界遊車河怎樣?我悶得要死了。」我知道 Mimi 真的悶得要死。
 
她駛著新換的 280 Coupe 來接我去新界兜圈,結果我們在 Golf club 喝下午茶。
 
                                                                                                                      粉嶺高爾夫球會
 
我們談她的工廠、談 Linda Ronstadt、談朱玲玲是不是和 Tim Fok 拍拖、談劉娟娟在 Sassoon 染的紫色頭髮、談她下月去東京的 business tripMimi 問我要買些什麼,我們什麼都談過,就是沒有談 Simon
 
                                               當年霍朱大婚明周封面
 
我們都不敢率先提起他。今年春節,Simon 又去了檳城玩,本來他約我和 Andy 一起去的,後來因為我要看門口,所以死也把 Andy 留住,要他陪我。Simon 臨飛前一晚,約 Mimi 及我們上鷹巢跳舞,其實 Simon Mimi 有時是不錯的,只可惜他是熱誠有餘,而熱情不足。
 
Mary,你是旁觀者,你覺得 Simon 對我究竟怎樣?」Mimi 終於忍不住,提起 Simon
 
              在中環希爾頓酒店 (現長江中心位置) 頂樓的鷹巢夜總會
 
「還不錯嘛,只是他太 restless,從不肯安定下來,好好去愛一個人。」這是我對 Simon 的忠實意見。
 
「但為什麼我一點也 feel 不到他是喜歡我?」Mimi 變得很可憐,「你知道嗎?昨天有人告訴我曾經見過他和一個 Michel Rene sales girl 出街,試想想,他不約我而去約一個售貨員!我怎能嚥下這口氣!」Mimi 愈講愈火滾,「好,我明天打電話叫 David Chan 炒她魷魚。」
 
女人有時真是不可理喻,作為她的老朋友,我只有設法開解她,我勸她不應因為 Simon 而限制了自己其他的機會,她目前簡直是漫無目的地去建造一個貞節牌坊,but for whom
 
Mary,難道你還不了解我?我不是 Jan 那種隨便的人,如果我喜歡一個人,我會死心塌地愛下去,我會對其他的人完全不感到興趣,只要 Simon 肯愛我一點,我就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但我真的完全 feel 不到他是不是喜歡我……」
 
 
談話就是這樣繼續落去,自然什麼結論也得不到。回家後接到 Andy 的電話,他今天跑馬發了點小財,晚上在敘香園請食飯,於是我又要洗澡、換衣服。
 
有時想落就覺得很荒謬,我們這班人,一放假出外永遠都是到這兒坐坐,吃些東西;又到那兒坐坐,喝點飲品;然後又去別的地方坐坐,總之就是到處去坐吓,一天就是這樣過去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別人是怎樣過一天的,例如那個 Michel Rene 的女售貨員,她放假的時候,會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