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與名牌 —— 周采茨                                                        2011                     頭等艙
 
 
 
錢,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沒有錢我們不能生活,錢多了又怕投資不當而虧了。有錢和沒錢的煩惱各有千秋,但最終,幾乎每個人都寧做剛有錢的暴發戶也不願淪為沒落的貴族,更不要做外實內空的大戶人家之後。
 
向來以三代人來度量「舊錢」和「新錢」的國際遊戲規則,近年已在中國國內,因國情而將此觀念縮短到一代以十年計算了。這就是說,在剛改革開放時就置富的第一批中國富人已自稱「舊錢」了。
 
 
時間的長短是人定的,但,在短期內,是否每個致富的人都能有智慧和素質隨著他/她的財富改進品味,那就見仁見智了。這也是可讓那些吃不到葡萄而說酸的人羡慕他人的財富時拿來評頭品足常用的「空子」。
 
為了炫耀自己的財富及其所帶來的機會,擁有「新錢」的人往往認為買最貴的名牌是主選捷徑。不管合身否名牌由頭到腳,而且鬚眉並不甘巾幗,名牌店進去就買幾件的,更不會問價。口袋裡充實了,當然腔調豪得很。
 
 
名牌的確是可以最快表現一個人的「到達」(arrived) 財富,從身上穿的戴的到豪宅名車,只要是被公認的頂級幾個牌子,都能讓人立馬刮目相看。最誇張的是有些人為了自我定位而逼自己參與被認為「高檔」的體育活動。
 
我個人是選擇性的用名牌。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都很清楚那幾個品牌適合當時的我。基本上我很少走進自己不用的品牌店,沒必要。這是多年的經驗所賜既省時間更省錢。我很少會買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不用冤枉錢。兩年前,我突然看上了我沒用過的牌子的包結果買了兩隻。這兩個包我每只沒用上三次就送掉了,一個不便的錯誤。就當是破財擋災了。現在我是基本上不會考慮我現時認定的兩個手提包品牌之外的包了。
 
                                                  法國兩大水晶品牌其一 Baccarat 的經典扁平花瓶 Diva Vase
 
我設計家居。替客戶,替自己,我都創作。家居不像經典包,可以用一生。房子裝修的折舊是三年到五年的事。一間有「累感」 (tired look) 的住宅,無論它如何經典,都會令自己每日的生活減低素質。我家的傢俱基本上由我設計,我喜歡直線條簡單的感覺。而襯托傢俱的品牌物件就必定是銀器,瓷器,刀叉筷子和水晶用品了。
 
                                                法國兩大水晶品牌其二
 
水晶花瓶,燭臺,大大小小的都是壓得住場的物件。沒有它們,我的家就像我穿了自己設計的衣服而沒帶首飾似的。沒有品牌的頂級水晶品在歐洲能找到,出了歐洲大陸,頂級的基本上就只有兩個法國品牌了。
 
                                                                              匈牙利的頂級瓷器品牌 Herend
 
美國人喜歡資料,連瓷器的品牌也有排名表 (ndex)。好東西永遠有人喜愛,我喜歡的匈牙利國寶瓷器合情合理的榜上居首,幾百年的老作坊,顧客名單以歐洲近兩個世紀的皇室為主。可惜,這品牌沒有設計中式碗碟。我只能用法國製造的中西兩用的餐具了。近年,這法國品牌在美國的瓷器排名表上佔第二位。
 
有足夠的錢而按自己的喜好來享受是理智的,更可以說是幸福的。錢在生活上能起的作用實在太多了,說不盡 ……
 
 
但是,有更多的人認為懂奢侈品是有了錢後必需修的科目,就好像有個無形的「暴發戶俱樂部」,發了財的人必須考個「名牌試」才能入會似的。很多新發財的就此踏上這永無止境,人比人的不斷的嚮往「升高」自己的「層次」( le) 的,不歸之路。
 
許多悲劇就此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