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淘
 
 
 
我從來未見過男人在一起飲啤酒講女人時的神態,像 Andy Simon,他們兩個都是風度翩翩、溫文有禮又有教養的男孩子,我實在很難想像他們口沫橫飛講女人時的情形,但女人我最清楚,相信我,幾個女人坐在一起,如果不把天下間的男人講個飽就天誅地滅。
 
像這星期,我和 JanMimi Martha 在七重天 lunch 時,四個人就大講特講男人。當然啦,聖誕新年剛剛過去,大家見到面就少不免互相交代一下各人在假期的活動及見聞 —— 遊埠的大談在外國的奇遇,留在香港的則報導吓在 XX 的派對碰到 XX XX partnerXX 沒有請 XX,又或者 XX 居然請 XX …… 總之沒有一個相識我們肯放過。
 
四個人中,Jan 是我的遠房親戚,從小我們就已經明爭暗鬥,小時候鬥多公仔,現在鬥多男友。記得她在威斯康辛拿個 MBA 回來的時候,還是個長頭髮、穿 Levis 的女孩,想不到做了兩年期貨經紀,居然也學到渾身名牌起來,GucciHermes 等名字到處掛,不過,,她肩上的華倫天奴絲巾已經給我們見過多次,這回總算襯番她新買的那件闊身毛衣(看樣子是在 St. Babila 買的),而 Rever 那個 Anthony 精心炮製的那頭短髮,也相當配合她潑辣的性格,今年聖誕她和她公司幾個八婆去馬尼拉,所以現在她急不及待地告訴我們她在的士高 pick up 男人的本領,以及菲律賓仔的熱情。
 
 
這就是 Jan,永遠以為自己比任何人幸運,好像我們幾個連男人也未摸過似的,要靠她的第一手資料來描寫、形容。Jan 這些老伎倆,只能用來騙 Martha
 
唉,提起 Martha,我又有話要說,我從來未見過一個女人性飢渴得那麼端莊。她早年跑到英國讀秘書,考了一大堆銜頭回來,現在任職某大英資商行的總秘書,收入不錯,人又知慳識儉,衣服在天龍買,皮鞋手袋則往妙麗,把自己打扮得斯斯文文、平平凡凡,省下來的錢就拿去供屋,可惜至今老公仍未抓到個。其實她樣子也不差,打扮雖然不算出色,但儀態風度不俗,二十八歲仍嫁不出,連親密的男友也不多個,這只好怨自己命苦。其實我們做朋友的亦不是沒有盡過力,幾年前是我死拉她入眼鏡店去配隱形眼鏡,是我逼她脫離上海師傅改去蘇珊弄頭髮,而 Andy 每一個未婚的朋友我都替 Martha 留意住,究竟她錯在哪裡?或者我要怪現時的男孩子,他們個個都不想結婚,個個都抱著玩吓就算的心情,而 Martha 又不是那種玩玩吓的女孩子,所以今日她只能溫文地坐在一角,掛上一個苦兮兮的笑容,聆聽 Jan 的「性經」。
 
                                                                                                                       妙麗手袋
 
另一個 Mimi 也是悶悶不樂,大概 Simon 在聖誕又令她失望了。Mimi 是我大學同學,畢業後就打理她父親製衣廠的出口部,雖然她不像Jan那樣把自己打扮成一隻彩雀,在連卡佛以東的中環到處飛,但也算是風頭十足的新晉女強人,以她這樣的人材,找個有錢有型的男友本來不難,但她偏偏喜歡 Simon。上個月當 Mimi 知道 Andy 約我在聖誕前夕去 American Club 玩,就不斷向我索取情報,打聽 Simon 的去處,我好心叫 Andy Simon 加入我們一夥,Simon 答應了,我叫 Simon Mimi partner,他也答應了,Mimi 緊張得要死,一早就打電話給我,討論髮型、選購新衣的事項,就像讀中學時初次去 ball 的情形一樣,戰戰兢兢、乍驚乍喜。誰知道在二十號,Simon 突然來一個電話,千道歉萬道歉,說他臨時決定去日本度假,不能和我們上 American Club!唉,我真不明白 Simon 為什麼如此喜歡遊埠,只要有假期,他就到外國跑,好像香港容不了他似的;日本、星馬泰、印尼、菲律賓、夏威夷、美國、英國、歐陸,他全去過。以前他次次都拉 Andy 一起去,現在 Andy 陪我,他單人匹馬也要去闖。
 
                     H & M 在中環皇后大道中的舖位前為連卡佛
 
可憐的 Mimi,我當天立刻約她吃中飯,告訴她 Simon 要去日本的消息,幸好 Mimi 的反應遠比我想像中的平靜,也許 Simon 令她失望慣了。結果聖誕前夕 Mimi 沒有加人我們夥,她跟她哥哥新鴻基那一組去了別處玩。
 
想落我也覺得 Simon 的確相當有吸引力,六呎的高瘦身材穿什麼衣服都比別人好看,就說他擁有的頸巾已經多不勝數,每天一條長長的隨街飛舞,花弗得來絕不肉麻;還有,他是一個一流的 conversationist,見識豐富,談什麼都懂,加上他獨特的幽默和風趣,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每個女孩子都迷上,最要命的是他永遠不和任何女孩子過份密切,人家一追求他,他就打退堂鼓,所以我真慶幸我當年選了 Andy 而不是 Simon
 
其實 Mimi Simon 已經見過很多次面了,但總是沒有什麼進展,只是 Mimi 至今仍死心不息息,現在她又叫我找 Simon 幫她搞香港時裝節的宣傳工作。
 
 
Mimi,你打算怎樣收服 Simon?其實你介紹過我們識的 Eric Wong 也不錯,對你又有意思,你和他去街,激吓 Simon 也好嘛。」我一片好心地勸她。
 
「至少 Eric Simon 大隻。」Jan 在旁插嘴,她選男人始終是肌肉至上。
 
「肌肉又怎樣,單靠肌肉就能滿足你的需要嗎?」我也不甘示弱,大膽起來。
 
當我們有時講得太露骨的時候,Martha 總是有點不自然,不是她不喜歡談性,而是她不想我們知道她對性的興趣比起我們有過之而無不及,於是她把話題一轉,又談到復活節大家一齊上中國遊覽的計劃 ……
 
結果 Mimi 真的約了 Simon 第二天吃中飯「談公事」,且看香港時裝節能不能幫到 Mimi 一點忙?
 
那麼我呢?我需要些什麼東西來幫我一個忙 —— 幫我輕輕推一推 Andy,好使他突然向我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