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ly Last X'mas
 
 
 
每年當天氣漸漸轉涼的時候,我就覺得聖誕節的逼近,今天放工回家已經接收第一張聖誕咭,想來我也要快去買聖誕禮物及賀咭。今年除了父母親之外,我打算只送禮物給兩個人,就是 Andy Simon。我第一次認識 Andy 是兩年前的聖誕,所以聖誕節對我倆來說,特別有意義。
 
                                                                                                  位於壽臣山 / 深水灣的鄉村俱樂部
 
兩年前的 Boxing Day,我的客戶劉先生、劉太太在 Country Club 請客,當時在父親的資助下我剛買了架 Celica LT,所以便急不及待試新車,駛去黃竹坑,就是在這個 party,我認識了 Andy Simon
 
                                                                                                             七十年代的豐田 Celica
 
我一踏入房間第一眼就發現了他們 —— 兩個不凡的年輕人,Andy 穿的是灰色西裝配深藍色斜間領帶,穩重、自信、大方,十足一個最稱職、最得人讚賞的派對主人,而 Simon 則較 flamboyant,是 cashmere 加絲巾,令他顯得更活潑,就像一個模範客人,能把風趣帶到每一角落。很奇怪,他們雖然同樣可人,但我向他們投第一眼時已經作了一個選擇 —— Andy,也許在我心目中主人比客人更具安全感吧。
 
我們經過介紹後,大家交換了咭片,原來 Andy 是建築師,寫字樓就在太子行,和我的聖佐治大廈只隔一條街,於是我乘機打趣說:「以後中午一定要『鑿』你請食飯。」Simon 是做廣告的,在雲咸街上班。
 
                                                                                                       在文華酒店旁的聖佐治大廈
 
席上,Andy Simon 坐在我旁邊,Andy 很少出聲,只是留神聽人談話,嘴角永遠掛著一個迷人的微笑,我就是喜歡這種精明而沉靜的男孩子;Simon 則相反,他十分擅於交際,他講以前在美國讀大學放假時和 Andy 駕架老爺車從東岸駛到西岸之種種經歷,就把全席的人都吸引住,弄到氣氛融洽,滿室皆春,請到如此 charming 的客人,簡直是派對之光。
 
在歸家途中,我一邊聽 Ray Cordeiro,一邊回想剛才的情形,愈想愈後悔自己駛車來,由他們送我回家多好!也許途中我們會停下來找間酒吧喝酒,談到深夜兩三點鐘。之後幾天我一直都心神恍惚,希望 Andy 會約我去街,所以連除夕舞會也是在無精打采的心情下度過的。
 
                                                                                          Ray Cordeiro 訪問筷子姊妹花仙杜拉亞美娜
 
一月了,我又不好意思自己打電話給他,有時我傻到在中飯或放工的時候逛太子行,希望在「無意」中碰見他,但我沒有這種運氣,當然我還可以叫劉先生、劉太太幫手,不過這一來我的形象就會被破壞無遺,我又不想,於是我就這樣悶了差不多一個月,終於忍不住打了個電話給 Simon
 
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打給 Simon 在心理上比較容易,但最令我擔心的是他可能記不起我,要我解釋一番我是誰,幸好他一聽到我的名字就立即嘻哈起來,像多年老友一樣,幾分鐘後我們就約好在太子行地下的美心吃中飯,約在太子行美心當然是我的主意,想提醒 Simon 把樓上的 Andy 也叫下來。我在電話中除了問候一句「最近 Andy 怎樣」之外,提也不敢多提他一聲,就把一切都交於命運吧。
 
                                                                                          七十年代的中環,右為太子行 (現名太子大厦)
 
Simon 是一個人來的,我竭力壓抑心裡的失望,擠出一個笑容,幸好 Simon 為人很風趣,也很健談,我才沒有那麼難受。他談了很多,從蘇菲亞羅蘭的裙到軟硬隱形眼鏡的優劣,什麼都講遍,就是沒有提到 Andy,也許我們真的沒有緣份。
 
後來我們談到滑水,我說讀中學時,有一個同學 Terry 家裡有遊艇,每逢夏天週末,她的家人就請我一同出海玩,我就是這樣學識了滑水,後來她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後我便很少有機會再練習。
 
「最好不過了,到時夏天你一定要跟我們出海,Andy 最喜歡就是滑水 ……Simon 滔滔不絕地說。
 
天啊,終於提起了Andy,夏天滑水,難道真的要等到夏天才能見到 Andy?現在才一月,幾時才捱到夏天?想到這裡,我真的要放棄得到 Andy 這個念頭。算了,我又不是沒有男仔追,幹嗎要那麼癡心?Chase Manhattan 那個 Joseph Lee 也不錯呀?但無論我怎麼哄自己,我心裡始終感到萬分的失望。
 
但奇跡出現了,和 Simon 見面後兩日,Andy 突然撥一個電話來,不是約我吃中飯,而是約我去 Lindy's 吃晚飯。Jesus!這是什麼一回事,他為什麼會突然約我?當然這些小節我也來不及細想,不過,在興奮之餘,我仍能作出個漫不經心狀答應他。
 
那天下午我趕去洗頭,並且一早回家做好準備,我要將自己變成最漂亮的女人,我的成敗盡在今晚。
 
                                                                                                               七十年代的 Audi 房車
 
我站在樓下的大堂看著他的 Audi 緩緩駛來,心情緊張到不得了,Andy 並沒有走樣,我甚至覺得他比第一次更有吸引力。他跑出車外,一邊打招呼,一邊替我開車門,當我進入他的車廂時,我已經很肯定我是進入了他的情網,and the rest is history
 
但我總覺得有很多事情他一直都沒有告訴我,我也一直沒有問,例如: 他為什麼要隔成一個月才打電話約我?他究竟知不知道我和 Simon 吃中飯?如果知道的話,是 Simon 鼓勵他約我?抑或是這頓飯激發起他的妒忌心?或者最簡單,這頓飯令他記起我的存在?但如果他要靠頓飯才記起我,那麼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會是低到怎樣的程度?想到這裡我就不敢想下去。
 
 
但今年的聖誕又怎樣?會有第二個奇跡出現嗎(譬如 Andy 送我一隻訂婚戒指!)?抑或又是一個「另一個聖誕」?
 
Time will t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