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嘢未見過    19933    亞視週刊

 

 

 

 

我覺得做人到了那個「有乜嘢我哋未見過」的階段﹐是相當的無奈及可悲。

 

年輕的時候﹐我們的經驗和接觸層面都尚未豊富、成形﹐所以大部分的事物我們來說是簇新的﹐一個外國有名的交響團來港﹐一套法國藝術電影、一場現代舞、一篇白先勇小說都能令我喜出望外﹐所以每次一有甚麼文化藝術活動﹐我總急不及待地參與﹐去開拓自己的視野﹐盡量吸收每次觀賞活動所帶來的精神食糧﹐我們很容易得到滿足。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足以令我們雀躍、驚喜的事物真的愈來愈少了﹐「有乜嘢我哋未見過﹖」就算現場聽 Jose Carerras 又怎樣﹖我們不是曾在大都會歌劇院聽過同樣精彩的歌劇於是我們的生活也就日益缺乏趣味和新意。

 

除了精神生活之外﹐物質何嘗不是一樣﹐以前買件歐陸名牌﹐真是大件事﹐隆而重之珍藏﹐但現今只是每季的例行公事﹐感受愈來愈麻木了。

 

於是我猛然醒覺青春最可貴之處﹐不是在內體上之完美﹐而是內心那份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