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嫻   的確有問題         19973       凸週刊
 
 
 
 
我成長的那個年代﹐中文歌仍未發芽。那時候﹐就讀名女校的女孩子都聽英文歌﹐所以一直以來﹐即使我明知現時的名校學生不可能不聽中文歌﹐心理上﹕我仍不能接受本地歌星與瑪利諾女拔萃的女孩子有任何關連﹔直至幾年前有一個星期天﹐瑪利諾舉行賣物會﹐當時我家就在瑪利諾隔鄰﹐我客廳的窗口可以望到賣物會熱鬧的情況﹐同學們和家長及朋友玩著各種攤位遊戲﹐而擴音器正播出了陳慧嫻的《紅茶館》﹐忽然間﹐我感受到陳慧嫻的歌聲﹐《紅茶館》和當時的環境氣氛是多麼吻合。從此﹐我就認定只有陳慧嫻才配得起瑪利諾的氣質﹐對她亦不期然產生某種好感。把林憶蓮留給中環的秘書吧 (雖然據說瑪利諾是林的母校)
 
形象上﹐陳慧嫻的高峰期開始亦結束在她幾年前告別演唱會的造型﹐那幾個晚上﹐她簡直有如脫胎換骨﹔不知誰替她設計一襲又一襲宮廷服﹐把她裝扮成小公主般。跟住﹐小公主去了外國念書﹐回來之後復出﹐已變了個小婦人。
 
不再是個小女孩之後﹐她開始變得有點好像不知怎樣去處理自己﹔而她身旁那群工作人員亦束手無策﹐不知怎樣處理她。於是﹐她的形象也就無方向、無目的地亂轉﹔一時前衛﹐一時含蓄﹐一時成熱﹐一時妹仔﹐弄個金髮﹐搭些皮草﹐好像和自己開玩笑。
 
一個藝人的形象﹐不是在乎品味高低來定成敗﹐有時一個品味差劣的藝人﹐只要他對自己作出的一切有足夠信心﹐也能砌出一種強烈的風格。問題是他要完全義無反顧﹐相信自己﹐向前衝。可惜﹐陳慧嫻心大心細﹐搖擺不定﹐穿甚麼扮甚麼都一半一半﹐中門大開﹐正好給我這壞心腸的人抓住把柄來恥笑。
 
怎樣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女人的問題﹖起碼減肥是必然的了﹔再不減﹐不要說小婦人﹐連婆仔都快有得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