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Like Us —— 陳冠中          1982 10          
 
 
 
怎樣形容我自己 ……
 
一個缺乏嗜好的人?
 
喜歡空想及泡咖啡室?
 
不知怎的,我看到 J. R. R. Tolkien 在小說裏形容他的心愛小矮人 Hobbits 的時候,我就覺得,很接近了,很接近了。
 
                                                                                                    J. R. R. Tolkien (1892-1973)
 
Hobbits:
1. An very ancient people;
2. Unobtrusive;
3. Love peace;
4. Love quiet and good tilled earth : a well-ordered and well-farmed countryside;
5. Do not like machines more complicated than a forge-bellow, a water-mill, or a hand-loom ;
6. But skillful with tools;
7. Quick of hearing and sharp-eyed;
8. Inclined to be fat;
9. Do not hurry unnecessarily
10. But nimble and deft in movements.
 
————— ◆ —————
 
雖然我很少踏足野外,身手行動亦不太敏捷,但我也是很平和,易肥及不喜歡複雜機器 (保溫煲水壺我懂得欣賞,但 Apple computer 是怪獸)。
 
同時,需要起來,我可以變得很敏銳,很尖刻。大多數時候,我則安於混沌。
Don McLean
 
歌詞  I could have been most anything I put my mind to be
 
 
 
 
 
————— ◆ —————
 
 
我不喜歡太忽忙、太搏、太去盡。
 
外父的畫室叫「留餘廬」真好。
 
我一廂情願迷信林語堂一句話:「智慧的人決不勞碌,過於勞碌的人決不是智慧的。」
 
我不喜歡工作,也不喜歡遊戲,但我樂此不疲的,是將工作變遊戲,遊戲變生產。正如佛洛斯特說:
 
Only where love and need are one,
And the work is play for mortal stakes,
Is the deed ever really done
For heaven and the future's sake. *
 
                                       Robert Frost (1874-1963)
 
性格使然,我不喜歡大企業及大政府。
 
我亦不願聽任何人發號施令。
 
我已完全否定列寧式的社會主義,亦完全揚棄破壞多於建設的民族主義。
 
我覺得海峽兩岸的中國政府是 full of shit
 
但我曾遇到許多很好的人,中國人,他們真的很好。
 
我是保守的急進者,但不是急進的保守者(後者是指新右派)。
 
保守,因為任何一個「系統」,若轉變得太快,適應不了就會崩潰 runaway,釀成大亂。我反對任何劇變。
 
急進,照原意,是指找尋事物的根源,若要做妥一件事,一定要抱著古典急進者的態度。
 
我主張享受生命,正如林語堂說:塵世是唯一的天堂。一切要做的,必須在今世做好。一切要在我這一代裏變成事實。
 
                                                                                                                                                                      作者 John Irving (b. 1942)
 
我讀《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rp》,最感動的一處是: 這個世界何時才可以真正的 safe for children。那些煤氣爐、那些電掣、那些汽車、那些衣裳竹、那些核子廢料 ……
 
我希望每個人一生無驚無險,我希望每個人都活在張愛玲短篇小說世界: 那裏,所謂不快樂是指 melancholy,四川人所說的「霧數」,或上海人的「烏數煞」,而不是血的記錄。
 
Fools in paradise ?
Yesproudly!
 
我們可以不要那些偉大與光榮。
 
林語堂覺得人生應該平衡三個要求: 現實、理想、幽默。他的意思是:
現實減理想: 禽獸。
現實加理想: 心痛。
現實加幽默: 保守主義。
理想減幽默: 狂熱主義。
理想加幽默: 白日夢。
理想加幽默加現實: 智慧。
 
我覺得林語堂這幾條方程式玩笑聰明得不得了。
 
後來,林語堂更提出「敏性」sensibility
 
他說英國人很現實很幽默,但不敏感,不理想化。
 
法國人則很有敏性,但現實水平很低。
 
中國人呢?他說很現實,頗有幽默感及敏性,但缺乏理想。
 
                                                                  林語堂 (1895-1976)
 
我替香港人評分。
 
Smart-Ass:  極高現實性,負分理想性。無幽默感及敏性。
 
必勝客: 極高現實性,1 c.c. 理想性,自命有幽默感,開始學敏性。
 
愛國學生:極有理想,開始接觸現實,毫無幽默感。
 
曾有一段時期,敏感 sensitive 是一種美德。可惜在這個列根 machismo 及成功人士時代,敏感不再時髦。
 
那些 assertiveaggressivepositive cultists,那些必勝客,將我們嚇怕了。
 
                                                                                                    The Hobbit
 
Tolkien's Hobbit people,其中一個特徵是: "disappear when large folk whom they do not wish to meet come blundering by"
 
But we shall return
 
雖然,people like us 本質上不太搶眼,但人數一定不會少。一定要有更多 people like us
 
請勿被香港同化。
 

 

 
* 小宇按:from Robert Frost’s poemTwo Tramps in Mud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