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Ass Mentality 雄霸香港 —— 岑建勳          1980 2           號 外
 
 
 
smart-ass mentality 雄霸香港。
 
smart-ass 遍地,其中品流複雜、五花八門、四通八達、七彩繽紛;上至達官貴人、商場顯貴,下至販夫走卒、三教九流都有,十分熱鬧。
 
你一定擔心自己能否擠身這個熱鬧的 circus ,請放下雜誌,做十次掌上壓之後再看下去。
 
究竟 smart ass 有幾多類,很難精細劃分,最常見的大概可以分三類,三類之中又可以再分小隊,分屬五花八門中的二花四門或四通八達中的三通一達。閣下對那一花那一門有歸屬感,自然心中有數,不要哭,不要笑,只要理解。
 
常見 smart-ass 的三大類是:呼吸 smart-ass 、努力 smart-ass 和我係我 smart-ass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呼吸 smart-ass smart-ass 之寶。他們得天獨厚,自自然然坐上 smart-ass circus最受人尊重的地位。這類人絕大部份是商場得意、有頭有面之輩,而且在社會層面盡屬成功人仕、醒目仔女。出入場所他們習慣上水馬會、FCCHong Kong Club,晚飯西式有 Hugo'sGaddi's ,中式新同樂、福臨門,間中天香樓。呼吸 smart ass 一舉手一投足都儘量高雅,不以身為 smart-ass circus 的最高統冶為榮或為恥。換句話說,他們每呼吸一口氣,每噴一啖煙都 smart-ass 得那麼可以、那麼自然;充份具備呼吸 smart-ass 必須擁有的修養。
 
衣著方面絕對名牌,但又不會著意去名牌,重點是如果見到翡翠劇場《天虹》裏鄭裕玲穿著同一款式的時裝,馬上送給住在窩打老道山的表妹。星期日的黃大仙有時會是他們感到有興趣去探險的地方,after all it will be so exciting an experience。他們一定懂英文或甚法文/意文。文化生活止於看 best sellers,永遠不是道理多多的「理想主義者作品」,因為「讀書時做thesis仲讀唔夠咩!」音樂方面甚至許冠傑 can be fun —— 但是要慢歌。星期天的一個下午,女的興緻到,會親自做兩個 cheese cake,一個留給明天到來倒垃圾的阿婆享用,one should be nice to others, you know。放大假不能去東南亞國家 —— 北海道或許考慮,大學放暑假那時只夠時間玩到大阪 —— 要去就去南美國家或者,噢,尼泊爾。
 
 
smart-ass 之寶雖然是那麼自然,那麼“cute”但他們不是百無禁忌。有些行為、地方他們會在心內列為十誡。譬如永遠不去彌敦道金漢酒樓夜總會跳舞;永遠不捲著髮卷走往街上;永遠不在別人前放屁;永遠不討論《歡樂今宵》;下雨天若忘記帶雨傘雨衣,也永遠不用報紙遮頭走過馬路 ...... 諸如此類。不過這一切都有金科玉律:沒有刻意,只有誠實。正如沒有人刻意去呼吸:breathing is natural
 
努力 smart-ass 的做人原則只有一個:儘量使自己有型有款,做一個人人羨慕的成功人士。
 
努力 smart-ass desperate 的,他們最恐懼的只有一樣:俾人覺得唔夠款。
 
模仿是他們的自然反應、人生大計。
 
 
不要誤會,努力 smart-ass 不一定是寂寂無名、盲字不識之輩,他們甚至也看讀者文摘。......oops!對不起,是《Reader's Digest》。《Newsweek》、《Time》他們間中亦看,但放在車後座窗旁時間多一點。
 
你會發覺這類人最為健談,上至火星有沒有生物,下至地球資源有沒有用罄的一天他們都知道,而且通常以專家口吻發表宏論。世界大事他們更關心,《The Economist》還未有刊登剖析金價上漲的世界性意義及原因之前,努力 smart-ass 已經胸有成竹,告訴你這是卡特未能對伊朗問題採取決斷性立場之故;另外一位在場的會補充:還有蘇聯入侵阿富汗呢!
 
努力 smart-ass 知道一切內幕。《明報週刊》是必讀,綠袖子的文章提供他們訴說外國名人秘聞的權威資料;至於何鴻燊的發跡史,他們只有死背爛背。
 
旅行,是的,怎能沒有旅行。見聞會社主辦的旅遊團他們至少一年去一次,如果是台灣或曼谷就不止;美加十日遊,唔 ...... 最好包括夏威夷。
 
成功的努力 smart-ass 有時會令你把他們和呼吸 smart-ass 攪亂。譬如說他們也像呼吸 smart-ass 一樣穿名牌,去新同樂、Gaddi's。識別的方法除了靠你的 instinct 之外,請留意談話聲浪和行路姿勢,你會發覺他們蓄意誇張到令你替他們難堪。不過不要期望他們猜枚,甚至在福臨門, they're smarter than that
 
這類人沒有什麼 a must to avoid,他們模模糊糊知道金漢酒樓夜總會不是一個應該去的地方,但是當某日《明報週刊》突然刊登了一幅徐堅到金漢夜宴的照片,他們就可能改變主意:金漢或許是有卡拉士懷舊人去的地方 —— 花都/月宮努力 smart-ass 會轉側聽過。
 
 
他們也會文化一番,間中,去一大一會一堂。不是看《聖女貞德》,是去睇「芭蕾舞」。結了婚的會邊看邊憧憬送自己的女兒去跟毛妹學。書籍是林燕妮的《粉紅色的枕頭》,還有》億萬富豪列傳》。本地歌手是羅文,不能容忍大 Al,太俗。視乎簡而清寫古典/爵士音樂時說些什麼,或者買一兩張威嚇。
 
夜生活必定燦爛,Christmas “依乎記得去海洋訂位,跟住直落 Bar City。平時週末聲雅廊,disco 勉強,除非那時的 Vamp ,但最好朱玲玲剛好也在。尖沙咀北京道、漢口道是他們夜生活的伊甸園。
 
努力 smart-ass smart-ass circus 的小丑,是 main attraction,主力大將,而且以身為 smart-ass 為榮。他們人數最多,而且勇於 smart-ass,搏到盡去 smart-asssmart-ass mentality 能否在香港進一步發揚光大,有賴他們的繼續努力。他們,是香港 smart-ass movement 中最自覺的先鋒。
 
我係我 smart-ass smart-ass 中地位最低的一群。努力 smart-ass 甚至會憤怒的疾呼:「他們怎能算是 smart-ass?他們怎配?」
 
可惜他們實在配,請聽我說下去。
 
我係我 smart-ass 基本條件是習慣以最不好笑的笑話/俗話引人反應,自作聰明地在最錯誤的時刻說最錯誤的話,做最錯誤的動作,然後還要洋洋得意地回顧周圍,看看自己聰明的舉動搏得多少讚賞的目光。
 
他們是「我係我」,因為他們根本不知 smart-ass 為何物,「總之要醒」。呼吸 smart-ass 知道何謂 smart-ass 但對自己是否 smart-ass couldn't care less;努力 smart-ass 拼命模仿呼吸 smart-ass 一切言行舉止,同時盡量避免自己看來老土。我係我 smart-ass,既不羨慕 (亦不懂得去羨慕) 呼吸 smart-ass 的高雅生活,毫不介意自己是否老土,他們樂於生活在杜平和譚炳文的庸俗笑話中。
 
如果說 to be a smart-ass 是福,他們就是身在福中不知幅。
 
 
閒談話題非常大眾,無興趣把自己提升到討論達爾文進化論方面,「唔好講咁多耶穌。」最深奧的情況是在乘搭 101 過海巴士往跑馬地馬場時興之所至,向同伴解釋「地下鐵蝕梗架,班友都唔識計數嘅。嗱!地下鐵借咗銀行三百億,每年要還成億貸款利息,你話勒,有數得計架嗎,每日要賺成三百萬嘅利息。嗱!我計佢每日成百萬人搭勒,每人兩蚊都係二百萬之嘛,條數系曬道架!蝕梗嘅!蝕梗嘅!」同伴半信半疑,但被其權威態度與一連串數字嚇窒,支支吾吾。
他們有自己的一套夜生活方式,二十歲過外的通常 like”—— 去夜總會;不過要攪清楚,他們的“like” 其實不一定是 nightclub ,試過有一次他們說落“like ”,原來是去尖沙咀美輪酒店地牢免 cover charge 的酒吧,有人打 band 就算係“like ”
 
                                                                                         美輪酒店 (Hotel Merlin) 位於現時的九龍酒店
 
大會堂?最多星期日呵乎去影張相。
 
最宏偉的時刻是和阿蓮行完街之後去 tea talk (Tip Top 第一餐廳,金漢隔鄰那一間) 食牛扒;那時精明笑話盡出,一定要搏到阿蓮笑完之後第日返工仲要和其他工友講。
 
精神食糧是《新知》,不過自從少了爆馬惜如內幕的報導就買得冇咁密。聽歌大 Al 有時亦略嫌俗,不包括《發你嘅財財》,很多時候一些我係我 smart-ass 會背熟歌詞,猜枚時威一兩句。
 
 
一般而言,香港的各類 smart-ass 都以男性為主,我係我 smart-ass 尤其是。三五成群時,他們特別精於說些低級、極富侮辱的性笑話 —— 以女性為取笑對象,有女朋友的甚至慷慨到讓朋友拿自己的女朋友取笑,只要笑話講得精明就得。
 
粗略把 smart-ass 分成三類,實在「又點止三類咁簡單」(我係我 smart-ass 語)?個人來說,我最討厭努力 smart-ass,覺得我係我 smart-ass 最可愛。我係我 smart-ass 雖然終歸是 smart-ass,他們卻隱約有著純真,較少扮嘢;相反,努力 smart-ass 的蓄意 smart-ass 使人見之噁心,近之欲嘔 —— 印象最深的是星期天在倫敦的中國城酒樓和多倫多的國際酒樓內,這群小暴發戶往往口操易通英專式英語評論:「lap cheong (獵腸) is good for tsing (), not good for chau ()。」
 
老天,他們可能只不過來了半年,聽清楚那個 is 易時not “lot ”
 
作者相信任何人都有 smart-ass 的時刻,其實亦無謂 paranoiac 一番,至於你接近那一類,我屬於那一隊,不用告訴我。
 
總之,smart-ass mentality 雄霸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