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實在是好 —— 方盈           1983 1         
 
 
 
從小到大,經過了這麼的日子,白色始終是最心愛的顏色,黑色其次。前幾期《國際城市》有一篇講黑色的文章,不知是誰寫的,心裏完全贊同。在此不提黑色,要知黑色的好處,請翻《國際城市》。但是白色實在是好,七彩續紛的顏色總是給人一種驚喜、善變的感覺。不同的顏色年年在輪流轉著時興,無論它當年多麼得寵,轉眼又會被大家厭而棄之,遺忘的連影子也沒有了。只有白色,靜靜的既不時興也不得寵,但是你好像一世也擺脫不了的顏色,覺得白色是天堂的顏色,乾淨、平和、寂靜,可能心底響往由於這種顏色才可以帶給我們一種這樣的感覺。
 
 
多年前有人戲言說我穿衣,夏季天天白色像護士、冬季天天黑衣像寡婦。今年又有人戲言說我弄房子像醫院,喜歡先刷它一個白色。想來又是,總是不約而同的雪白、乳白、象牙白 …… 反正都離不開白。這種靈感不知道是不是早年在北京住時得來的。記得入冬以後街上常有風沙,到處灰塵,又灰又黃,一下了雪之後,簡直變成另一個世界,一片白濛濛遮蓋了垃圾、灰塵,好像連其他包括人類的劣行都蓋個一乾二淨。可是春天一溶雪就糟糕了,又泥又水又垃圾,地下的缺陷都暴露出來,所以有時看見一間房子,牆剝落,門發霉,地板灰暗,衝動之下覺得最好是一股腦的刷個白,遮個乾乾淨淨。
 
 
其實也可以說是今日香港環境很多房子講來講去都是那一套。總覺得全刷白了,一來不覺得小,視綫寬闊了。二來很多小單位客廳裏起碼可以看見四個門,這樣門牆一片白,避免對著這麼多眼花繚亂。三來白色消除心火,令你心平氣和,最大的優點還是容易配襯傢俬擺設,可以用宜家式松木傢俬。
 
 
其他抽木、桃木、酸枝、花梨各種質地都配,喜歡用傳統式佈置的絲絨沙發或躺椅,中國古董櫃、現代雲石飯桌、皮製餐椅,任何一種佈置,各國的傢俬,放在有白色的牆壁、或者是白色地氈的客廳、飯廳無一不可。再者用任何顏色床蓋、窗簾來點綴白色的睡房更容易配襯,又可以常替換保持新意,要是你長期對住一些傢俬覺得厭厭地,換一部份新的或者搬一下位置,白色底子的房子都能令你隨時變遷,十分方便。
 
 
還有很多白色的東西是我喜愛萬分的。陰暗的下雨天,擔一把白色的雨傘,白色棉布的衣裙、褲子、小小的白色棉質T恤、旗袍襯裙的白色喱士花邊、白的繡花麻紗手絹、白的抽紗白桌布、餐巾,甚至洗手間漿的筆挺的抹手布。
 
 
白色的茶具、中式西式餐具,不過質地要薄的。乳白色的象牙筷子,上面要沒有雕花。還有一個白瓷的全盒、外邊是紅木的那種。白色有織花花邊的枕套、被套和床單。
 
 
雪白的紗蚊帳、白色的泰絲燈罩。白瓷的花盆種上紅色的鬱金香,綠色的植物、紫色的紫羅蘭,更是發狂地鍾意白色的花,薑花、玉簪、百合、茉莉、白玫瑰、滿天星。插在大而簡單的玻璃容器式水晶瓶子裏,白色印度布的坐墊。
 
 
在歐洲教堂裏點燃著的白蠟燭,甜品上軟軟的白忌廉,白色的宣紙,一間全白的寬大浴室,柔軟而乾淨的白色大浴巾,一塊無味的白色象牙肥皂,穿上白襯衫的男士,份外悅目,小朋友們的白波鞋特別可愛,洗衣粉的白泡泡,主婦的白圍袍。
 
白色,永遠都喜歡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