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忘「綠」 Lost in Modernity             2012 6             ELLE
 
 
 
絲質的純白手帕是早年亦舒小說中一個不可缺的 motif。配得上用絲質的,有品味單用白而捨其他顏色的當然只有她以前每部小說都用上同一名字的男主角家明;每當女主人翁飲泣之際,身邊的家明會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帕給她抹淚,當她看到這條絲質手帕熨得如此筆挺,是那麼的乾淨潔白,巾角還繡上 Pierre Balmain!還考慮什麼,眼前的家明不正就是那眾裡尋他千百度的真命天子?
 
 
但現時仍有男人會用我們小時候稱之為「手巾仔」的物體嗎?年輕一代更可能連見都未見過,在不知不覺中,手帕已完全被一包包的紙巾取代了。已記不清從何時起,消費市場大量推出被宣傳為方便、衛生、省時的各種大小產品,在人們的心目中它們就等同富裕、先進、及科技發達所帶來的貢獻,一下子全民皆投入即用即棄的懷抱。
 
 
到了廿一世紀的今天,在熱情高漲過後,很多有心人又再重新反思減少廢物、保護地球的議題,提倡簡單、綠色生活,亦舒筆下的白手帕有沒有機會光榮回歸呢?
 
 
其實即用即棄確是十分誘人,記得在九十年代初我重返失違了的台北市,在下榻的希爾頓酒店的後街有著五花百門的街頭美味小食,熱鬧非常。最叫我驚嘆不已的是這些小食檔全部都用發泡膠製成的容器去盛載食物,相比當時的香港,仍舊是與我小時候無大分別,街邊擺賣的車仔麵、碗仔翅、豆腐花、鯪魚肉 …… 全都用瓦碗盛載,而每檔小食旁那桶油膩不堪的洗碗水,只要望多一眼,就甚麼食慾也消失了,所以當年見到台北竟是如此「衛生」,真的十分羨慕它遠比香港先進。
 
 
隔了幾年有次再去台北,又是住在希爾頓,一天大清早行到去後街,那時熟食檔都仍未營業,但見整條街堆滿了前一晚吃完棄掉的發泡膠容器,那個景象給我帶來無比的震撼。老天!這些廢物將作如何處理?
 
我沒有足夠知識了解此類物質能否溶解,可不可以循環再用,但我確是看到浪費,發泡膠無論成本怎樣低,也總是地球資源的一部份。然後我開始體會到世事真的無絕對,並不是非黑即白那麼簡單,我們以前洗碗,或許不衛生,但畢竟我們都活到今天,亦算不錯啊。
 
 
近年大家都意識到保護地球資源的重要性及逼切性,經常都會碰到如「綠色行動」、「低碳生活」這類一知半解的新詞彙。相信我和絕大部份人都一樣,並非這個領域的專家,不怎清楚明白,大概也不會花時間去鑽研這門學問,但作為普通公民,我想只要我們在各樣大小事情上都節儉些,抱著不要浪費的心,我們自能變得綠色起來。
 
記得龍應台和她的兒子安德烈通訊一系列文章,有次提到她在家每次出入廳房都必然關燈,一旦進出多了,就要不停的開開關關,十分忙碌,龍應台這種節儉,並非付不起額外的電費,而是為了節省能源。
 
對了,以前我們先輩節衣縮食,主要是基於經濟條件不足,夏天連開風扇也再三考慮,生怕要交多些電費,現在我們大部份的中產人士都不在乎這些小數目了,但我們更要學習我們先輩那份節儉精神,為未來著想,儘量不要浪費買少見少的珍貴資源。
 
 
例如近年很多五星級酒店都會放一份通告在客房,提醒房客可選擇不每天都換床單或毛巾,其實入住兩三晚,即使明知是服務一部份,也真的沒必要晚晚享用新床單,毛巾也絕對可以用多一兩次才換,確能省回很多清水、電力、洗衣粉 …… 廣東人那句說得好:「小數怕長計」,我們要好好調整自己的思維,不要一想到「益咗酒店」就心有不甘,我們這樣做其實完全是為了地球,為了下一代,即使益了酒店又如何。
 
在家中,節省的方式可就更多了,只要有心,必然能夠做到各種節約的方式,像電動窗簾可不可以改回手動?紙張可不可以儘量兩面都用?洗衣機就沒有法子了,相信真的無可能不倚靠它,但反樸歸真,少用,或索性不用乾衣機可行嗎?應該不會有太大難度吧,至於盧冠廷提倡無需每次如廁後都沖馬桶,難度就可能過高了,不是每個人都可接受,但集思廣益,大家齊心就肯定會帶出更多節儉的點子。
 
但正如我先前所說,我的確不是甚麼綠色專家,我是有疑惑的,譬如,用紙巾抑或用手帕較能節省能源?須知道,一條手帕拿去洗總要浪費水、洗衣粉,甚至電力,未必比製造一張紙巾更環保,如何是好?
 
 
這個問題相信也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我想只要抱著節儉的心,我相信總不會錯到哪裡,方向必定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