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想多了 —— 讀毛尖            2012 4            明 報
 
上星期日毛尖在他報寫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對彭浩翔與內地演員揚冪頒獎的環節似感到不悅,言下之意好像是覺得香港人在北上賺大陸人錢之餘又看低大陸人,或許我直接引述毛尖的文字會更準確﹕「…… 我就反思,他(彭浩翔)真的覺得我們大陸觀眾犯賤了!」
 
 
究竟彭浩翔在那環節說了些什麼令到毛尖有如此大反應?對沒有看金像獎頒獎的讀者,讓我再引述毛尖的描述,我寫決沒法像她文筆來得那末生動,貼切﹕「楊問彭,怎麼安排我們來頒發最佳視覺效果獎?彭解釋說,在《春嬌與志明》中,楊的低胸造型引來大家的呼聲,這就是一種視覺效果。楊接著抱怨,你總是讓我穿那些深 V 上衣,搞得沒人看我演的是什麼!彭再解釋﹕我們的電影沒錢做特技和視覺效果,所以只有靠你來製造視覺效果啦。」
 
                                                                                          余文樂楊冪在《春嬌與志明》的場景
 
我完全摸不著頭腦這段對答究竟有什麼問題,怎牽涉到「大陸觀眾犯賤」那末嚴重,如果站台上的換了是馮小剛和舒淇,講同一段對白,我可不覺得台灣(或香港)的觀眾會有任何冒犯的感覺。其實毛尖本人在這議題上是不是出現了身份混淆,她的不快,在我的 common sense 看來,似乎不應該源於「大陸人」這個標籤,而是作為女性的反應。
 
 
彭浩翔和楊冪的對答,看穿了不外是最典型的 dumb blonde gag。我記得多年前我在電視看美國金球獎頒獎,其中一個嘉賓,當年鼎鼎大名的肉彈麗歌惠珠,向身邊的男主持抱怨她從未得過 Golden Globe,那主持斜掃了她胸脯一眼,跟著彈出句﹕你不是早已擁有一對 golden globes 了嗎?
 
和現時彭浩翔這段一樣,都是拿女性的身體來開玩笑,憤怒的動肝火的應該是女權分子,但肯定不會是也沒理由是大陸人,毛尖是不是搞亂了想多了。
 
                                                     麗歌惠珠
 
不過很多時一去到大陸人/香港人這類問題,大家通常確會想多了,而且變得過份敏感,即使言者無心,聽者總覺有意,好端端都會惹來一些不懷好意的猜疑,而這類壞賬絕對是雙向的。當毛尖嫌棄電影《春嬌》中的「北京錢多人儍,大陸角色都有 2B 傾向 ……」,我倒替彭浩翔把北京打造成港人避難所,向盛世中華拋媚眼感到肉麻,確實是兩邊不討好。
 
 
或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存在著溝通上的問題,例如我解讀毛尖這篇金像獎文章內她真正的感覺,也需要靠想像作出很多的揣測,我想那不單是文化習慣上的偏差,語言上也出現了「lost in translation」,我不單是說廣東話與普通話這至明顯的分別,即使共用的白話文體,我們在本地報章雜誌或書本看到的白話文,和內地的白話文也很不一樣,像毛尖這篇千多字的評論,當中她說劉德華是「明星勞模」,那是何解?「搞得姜文帶著主創霸氣側漏到文化中心」的「側漏」呢?(雖不很明白,但配上同一句子內的「主創」,又好像襯得很妙絕),「彭浩翔頻頻開涮內地演員和內地人」的「開涮」呢?「得瑟」呢?「2B」?「接地氣」?「魔都 / 帝都」(北京?「魔」「帝」是在玩文字遊戲?),「皮裏陽秋」呢?(是成語?不懂這句,可能我已暴露了自己的底子了)。
 
                                                                                                                          毛  尖
 
上面那些我都是一知半解,就算有「猜不中亦不遠矣」的成績,即使方向是對,但她落筆時那份輕重、深淺、強弱,剛柔,很多時我就把握不準了,實屬遺憾。以前我們只有香港,中國是個大密室,我們看不見,觸不到,精神食糧除了自給自足,依賴的亦只得台灣,這些年來自己一直仍是用不慣看簡體字為藉口,懶去跟貼國內的文化動向,現時面對這樣一篇短短的隨筆,而且看來它應該主要還是以香港讀者為對象,但我仍舊有如在盲人摸象,不由得感到一陣心怯:原來自己一直都沒醒覺到,我確實早已歸隊在那條通去被淘汰的長龍多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