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燭昭 - A Time to Watch —— 任玲瓏           1985 9            
 
 
陳燭昭                              美術指導:張叔平                            攝影:孫淑興
 
陳燭昭與我的關係是多重的,關係之一是佢係導演,我係觀眾,佢拍片 —— 無論是電視或電影 —— 我放心,皆因佢嘅細膩,有時都幾啱我心水及口味。
 
Hilda 與我的第二重關係是朋友(oh!)。此乃我做咗佢「影迷」之後的事,不是我慕名而去認識她(任大小姐咁心高氣傲,怎肯做咁事?)而是因緣際會,我們有個 common friend所以便認識上了。我覺得佢好 unique活在雲端裡。而佢亦覺得我精叻趣織 etc. etc。當然,我幼承庭訓,知道做人應該謙虛點,所以唔打算在此 elaborate 佢覺得我點好法。
 
隨著日子的消逝,陳燭昭同任大小姐傾嚇玩嚇, develop 多一重關係來,這又會是什麼?錶友是也。點解又會咁趣怪呢?且聽我娓娓而談來。
 
 
任大小姐是古老錶發燒友,在五年前我已愛上了它。我愛古老錶,因為它們有性格,每一個錶都像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恍如 Rod Stewart的一曲《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看著看著它們塵滿面,鬢如霜,那一種滄桑美,真是奪了我的三魂。
 
Hilda 又如何?聽她自述,佢由小至大都極少戴手錶,因為既然是活在雲端,又何需睇時間做人?不過自從這個女人認識了我之後,歷史便改寫了。
 
不是我影響到陳燭昭愛上古老手錶的,但這個女人與 vintage wrist watch 的第一次接觸,卻又真是由我作媒介。無他,皆因為她見我每日一錶,好似好趣怪咁,不過那時的 Hilda 對古老錶仍未深深愛上,直至有一次她去紐約,便成了熱愛古錶的人。
 
兩年半後的今日, Hilda 對古老手錶 serious 的程度,已令她日以繼夜咁工作達一年,與紐約古老錶高手 Jac Zagoory 合作完成一本 art book ——A Time to Watch(a very clever name indeed!)
 
 
點解叫這本書做 art book?因為從它的編排來看, there is much to it than being a book of information on vintage watches每一頁及每一張圖片都可以看得出是花過心思。問 Hilda 點解咁大陣仗:
 
「自小我對美好的事物都好欣賞,而我亦鍾意 experiment with different art forms。過去幾年,我曾嘗試以電影、電視及舞台劇嚟作 self-expression今次我想通過另一個 art form 嚟表達自己,表達我對美,對時空及人生的感受。在《A Time to Watch》裡面,每張圖片都有一個主題,單就構思主題同搵道具,已經令我頭大,不過就好有滿足感。
 
 
「由籌備至完成這本書,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比起我以前拍戲更辛苦。在這一年裡面,所遇到的怪事趣事激氣事,又真係足夠內容嚟拍套電影,回首多少滄桑,至發現 it’s an enriching experience after all。」
 
陳燭昭的拍檔亞 Jac New York 小鱷,在「古董錶界」裡地位超然,乃歐美古董錶行挖角對象,但眾大鱷挖角不成,反而被雲端女人說服做 partner何解?
 
「初時 Hilda 入我舖頭買錶,我只當她是 another pretty face customer但說著說著,我們卻很投契,她對古老錶的鍥而不捨,實在令我感動。通常女士買的,都是又鑽石又 dainty ladies’ watch Hilda 有趣的是,佢喜歡的全部是男人錶,而且是大型的男裝錶, but I must say 這些 over-sized 的男裝錶戴在佢手上,反而 brings out a certain character由那時開始,我便知道我哋可以 communicate因為 we see more in a vintage watch than what meets the eye。」
 
 
Hilda說這個世界上,有關古老袋錶嘅書實在唔少,但專門講古老手錶嘅書就太少了,迄今也只有一本德文的,一本法文的同一本英文的,三本都像是 catalogs毫無設計可言,gives nothing to your imaginationsays Hilda
 
「你唔需要係古老手錶發燒友才可以 appreciate A Time to Watch》, you just have to like art. 我哋這本書唔係以古老錶收藏家為對象,而是希望 impress 到對美好事物有興趣嘅人同藝術愛好者, of course collectors will buy for the subject, 但我希望 others will buy for the artwork.
 
我早已翻閱過本書,發覺裡面登載的, 99% 是名牌古老錶,例如 Patek Philippe Constantin Rolex Gubelin 等。問 Hilda 點解?
 
 
「我唔係名牌狂,而係這些牌子,實在係各類型古老錶嘅始作俑者, we chose them for their commitment to the market, they are the original designs, others are mimics.
 
Hilda 又說:「古老錶令到我更開朗,有時在街上見到人哋戴住個古老錶,即使三唔識七,我都有膽子同佢講說話,好似一見如故咁。例如有一次我同亞 Jac 在鱷魚潭飲下午茶,那些伙計見到我們手上戴著古董錶,就一個二個咁趨前搭訕,越講越興奮,原來他們也是戴古老錶的,剛巧 Jac 隨身帶著十幾個錶,我哋還一一拿出來俾佢哋睇,話這個是 jump hour,這又是日月星等等,真係一個好心暖的經驗。」
 
現在的 Hilda仍然東奔西跑,一時在紐約,一時在比利時,一時在香港,不過做人球還做做人球,她最掛心的,還是個寶貝仔。雲端女人最鍾意是與個「圓姑碌」仔密斟,日日有話題,秒秒有新意。我便曾叫佢唔好得閒無事便灌輸歪理給後代,例如兒子喊時,就哄曰:「你係男仔嚟嘛!男兒流血不流淚,你聽過沒?」小子當然未聽過,不過看見老媽子 —— 一面的正氣兼理直氣壯,當然會急急收聲。
 
 
就是為個小兒子,雲端女人亦曾思想鬥爭了一大陣子,事緣個「圓姑碌」頻頻將一種鐵甲人,超合金或電子玩具拿返學校與同學仔換公仔紙, Hilda 被他弄得啼笑皆非,但又不知應唔應該教個仔有關銀紙價值這個大問題,蓋鐵甲人動輒上百元以外,而公仔紙則是一個幾毛,叫個仔唔好同人換玩具就好似好市儈,卒之還是決定收口,讓肥仔開心便算了。
 
若然要將陳燭昭的「錶的宣言」——寫出來,真是寫到今晚也寫唔完,還是就此打住,反正她廢寢忘餐的攪《A Time to Watch, 便已是佢對古老錶最崇高的致敬。《A Time to Watch》之後,雲端女人的下一個動向又是什麼?作為佢嘅衰友,偶爾嘅良朋及錶友,我真想催催佢回歸電影界拍套半自傳式的《繼園舊事》給我欣賞, after all what she was probably makes her what she is,故居的亭台樓閣、大池塘、庭院深深、夜半的蝙蝠,大家庭的熱鬧與幽暗,又有多少是影響著今日 Hilda 對古物及美麗的偏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