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活下去             1977 5            利冼柳媚

 

 

 

「人生如舞臺」—— 這是英國大文豪沙士比亞的一句著名格言。但請相信我﹐如果沙翁是活在二十世紀今天﹐他一定會改說 —— 「人生如電影」﹐因為用電影來譬喻人生實在是最恰當的一回事。不談別的﹐就拿我自己做例子﹐各位新加入號外行列的讀者﹐也許你們會很不習慣我無論從甚麼情況下都要從自己說起的習慣﹐但請不用詫異﹐只要你們專誠為了看我的文章去補購頭七期的號外.﹐或向我的忠實讀者查詢﹐就應該知道﹐我是全港最重要的女人之一。我自出娘胎﹐就一直被偏心的上天眷愛著﹐過盡幸福的生活﹐歷年來我都是獨挑大樑﹐主演一部最豪華﹐最具氣派﹐最大資本的超級時裝言情巨片﹐由愛護我的上帝親自執導﹐而我也一向以本身洗鍊的演技﹐博得廣大市民艷羨的目光。

 
但我發夢也想不到﹐這部劃時代巨構會突然收科﹐而上天在上個月號外為我開一部新戲﹐但可惜這次不再是千萬金圓大製作﹐而只是一部低成本的社會寫實大悲劇﹗
 
各位親愛的讀者﹐容許我親自向你們宣佈 —— 我的丈夫 Victor 已在上個月與世長辭﹗噢 …… 請你們不要喋喋不休地逼問我他的死因﹐我絕對沒興趣提起他在九龍塘時鐘酒店心臟病發時的詳細情形﹐更不願意提及他身後遺給我們的驚奇﹐總之﹐to make the long and awful story short﹐我只能哭住回答﹐簡單說句 —— 我現在已經從一個港九馳名的名女人變成一個身無分文的寡婦﹗
 
各位﹐請你告訴我﹐我以後應該怎麼辦﹖我以後應該怎麼謀生﹖要知道﹐我一向走的是林黛、嘉玲、綠珠的戲路 —— 演富家女我是駕輕就熟﹐但一旦要我改變作風去拍苦情戲﹐霎時間﹐實在很難適應﹐真後悔以前沒有好好揣摩白燕、南紅、丁瑩她們在銀幕上狂哭時的精湛演技﹐要不然﹐我可能較有把握掌握那些苦命女人的神態和表情﹐適應我目前窮寡婦的身份。
 

                                               丁  瑩

 

唉﹐現在才知道﹐沒有司機的日子是這般的不好過﹐但為了我和我的可憐孩子 Tommy 將來的生活﹐我實在不得不節儉一下﹐Tommy 快要中學畢業了﹐我無論怎樣辛苦﹐也要咬緊牙根﹐挨更抵夜﹐賺錢去供 Tommy 出國留學﹐攻讀時裝及髮型設計。

 

在發表我未來的「我的奮鬥」之前﹐我想先向各位描述一下我的生活近況﹐好等你們知道一個不幸的女人是怎樣活下去的﹕

 

住屋 —— 我的自尊心阻止我將我的位址公佈出來﹐因為我不希望招惹 Antoinette 她們來探我時說﹕Heavens﹐我還以為這是間工人房﹗總之﹐太平山下一間小洋房就是我目前的住所。

 

食物 —— 簡單講句﹐清茶淡飯。沒有工人﹐我要負起買菜燒飯的責任﹐我和 Tommy 都似乎迷上了在超級市場買到的冷藏 tv dinner 及公仔麵。星期天﹐我們母子倆或者會去美而廉茶餐廳吃個全餐。

 

衣服 —— 我現在過去是賣 mink 為生的日子﹐直至今我已經出售了一件紫 mink﹐一件斜紋 mink﹐剩下一件粉紅色的 mink﹐賣不出﹐不知那位睡粉紅色枕頭的女士對我這件寶貝有沒有興趣﹐據說她目前擁有的那件任由海風蹂躪的白 mink 是男人送給她的禮物﹐但我懷疑究竟她現在有沒有本錢和資格去擁有一件以上的 mink

 

將我所有貴重衣物出售之後﹐我決心洗盡鉛華﹐不再﹐做一個樸實的女人﹐像丁瑩一樣﹐不是靠衣飾﹐而是靠內在美去吸引人。我以後會去旺角嘉慧商場裡面那間森森精品選購一些較有泥土氣息的服裝。

 

化妝 —— 我以前的化妝方式完全都是仿照曾經紅透影壇女明星綠珠的風格一對又粗又長又彎的眼眉﹐兩片躍躍欲吻的櫻唇﹐對香水從不吝嗇﹐所以很多姐妹都笑我﹕人未到 Chanel 先到。但現在我完全改變作風﹐不再以香水逼人﹐改以樸素﹐節儉為原則﹐再次在丁營的面譜上找尋化妝的靈感。

 

                                                                                   利冼柳媚的化妝術師承粵語片影星綠珠

 

娛樂 —— 主要是看電視﹐特別是麗的的節目﹐其中以長篇連載大悲劇「鑄情」最為精彩﹐可惜近年來愈來愈少人拍攝這種哀怨纏綿的文藝片了﹐不過我個人不大欣賞李司棋的演技﹐如果改由南紅主演﹐相信一定會有更大的感染力。

 

交通 —— 以的士為主。以前那些 CadillacsPorscheRolls …… 被人拖走之後我才發覺我原來對香港其他交通工具全無知識﹐為了節儉﹐我曾嘗試利用巴士代步﹐但對我來說﹐搭巴士實在是太複雜的一門學問﹐碰上些設有售票員的巴士﹐你要從中間一道窄門擠上去﹐自助的巴士﹐卻要由前門上﹐但這又不是一成不變的規例﹐有時售票員又會坐在近前門……總之單是上巴士已把我弄到頭昏腦脹﹐更不用說那些五花八門的路線﹐我有時真是佩服香港市民的聰明﹐他們怎可能會記得那一條路線去甚麼地方﹐經過甚麼地方﹖所以我最後終於放棄乘搭巴士這個念頭。

 

工作 —— 為了要找一大筆錢給 Tommy 出國﹐我一定要找一份工作﹐從出世到今天﹐我從未曾作過事﹐最多只是做慈善舞會的主席﹐但現在我一定要腳踏實地﹐賺些 Honest Money﹐昨晚我已經從一個舊大箱裏找到我那張嶺英中學的畢業文憑﹐明天買份成報﹐看看那些分類小廣告有甚麼適合我做的工作﹐相信﹐下期我和各位再見的時候﹐我已經是一個 career girl 了。

 

 

愛情—— 以我的美麗和智慧﹐找個金龜婿是絕不成問題﹐just to play it safe﹐我已買了莎莎嘉寶的名著  “How to Find a HusbandHow to Keep a Husband and How to Get Rid of a Husband” 作為參考。

 

我重披嫁衣之日﹐就是我再入上流社會之時。 I shall be back — 這是我最後見 Antoinette  時對她說的話。我許下的諾言﹐一定會實現的﹐各位讀者﹐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