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的憂鬱       197611       利冼柳媚 

 

 

 

今天是我的生日。親愛的讀者﹐相信你們沒有一個會愚蠢到去追問我的年齡﹐不是我不敢告訴你﹐須知道我一向都是以真年齡見人﹐但是﹐年齡﹐對於我們這群 femmes eternelles 說﹐是不存在的 ‥‥ well這些都是極為深奧玄妙的哲學問題﹐請原諒我暫時實在沒有心情和各位詳細分析。 

 

對﹐happy as I am我也有憂鬱的時刻﹐就像現在 —— 我生日的晚上﹐竟然要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在廚房吃 yogurt Victor 早已在上星期飛去巴西做生意﹐今天連一個 long distance 也沒有打來。 Julie我的大女兒﹐當然記不起這個重要的日子﹐但最激氣是寶貝 Tommy 也以為一瓶 Madame Rochas 就可以安置媽咪﹐今晚拋下我自己跑去參加派對﹐所以現在就只有我孤零零一個人﹐勇敢地、堅強地、獨自渡過一個寂寞的晚上。 

 

不錯﹐我上兩期在「號外」都一直強調本身的幸福﹐但你們要知道﹐任何偉大文學作品﹐作者為了獲得 literary truth﹐有時誇張一點是無可避免的。現在我要承認﹐很多時候我比你們任何一位還要痛苦﹐相信我﹐金錢不是萬能的。大家還記不記得電影「情天血淚」完場時﹐嘉玲緊握南紅的手﹐激動地說﹕「黃小姐﹐我實在很對你不起﹐我知道﹐家齊愛的是你﹐不是我….」「張小姐….」當南紅充滿同情地欲語還休之際﹐嘉玲強忍著內心的痛苦﹐繼續說﹕「你不要再講下去﹐我到現在才明白﹐愛情﹐是不可以勉強的﹐我有錢﹐但是愛情是不能用金錢買回來的﹐黃小姐﹐我明天便離開這塊傷心地﹐去美國深造藝術﹐現在讓我祝福你和家齊白頭到老….」說到這裡﹐嘉玲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水﹐掩住面﹐轉身奪門而去。每次在電視看到這場戲﹐我的眼睛就會哭紅了﹐因為完全了解嘉玲的心境﹐我也知道金錢的限度。 

 

其實除了愛情之外﹐世界上還有其他很多東西也是金錢所不能買到的﹐文憑就是其一﹐我指的是那些有名望的學府的文憑﹐例如我丈夫 Victor 那張史丹福﹐我女兒那張史密夫﹐我本身那張嶺英中學….此外文學才華也是絕對不能買得到的東西﹐就拿我們女人來說﹐有幾多個能夠寫得出鄭慧那些偉大作品「四千金」、「紫薇園的春  /  秋天」的水準﹖在外國﹐沙崗勉強可以稱得上合格﹐在香港就只有我利洗柳媚才有資格繼承鄭女士的優良傳統﹐把它發揚光大﹐當然﹐為了公平起見﹐我不得不順帶提及幾位頗具才華的女明星﹐如金霏、何蓮蒂、蕭芳芳等﹐她們對本港文化﹐無可否認﹐也有一定的貢獻﹐至於我的死對頭林燕妮﹐為了保持貴婦風度﹐我只好叫各位 fair and square  的讀者﹐在兩者之間﹐任擇其一。有佢冇我﹐是我一貫的宗旨。 

 

                                金  霏

 

胡思亂想就過了一晚﹐說真的﹐時間有如流水﹐一個晚上 (無論是多寂寞多空虛)  也很快就過去﹐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明天﹐將會有很多新的事情發生﹐很多新的人物出現﹐我們又要去接受很多新的挑戰。在漫長﹐充滿荊棘的人生路程上﹐大家要前瞻﹐不要顧後﹐各位親愛的讀者﹐讓我們互相勉勵﹐攜手勇往直前。 

 

生命﹐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