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地       197611       利冼柳媚

 

 

 

一覺醒來﹐發覺還未夠十二點﹐ Victor 早已上班﹐所以整整五百方尺的睡房﹐就只有夫人我一個。我靠在淺紫色的枕頭上﹐深深吸了幾口新鮮的冷氣﹐打個呵欠﹐突然之間想起——生活。 

 

生活﹐對一般市民來說﹐實在是一件負擔﹐傳說中﹐他們為了求兩餐﹐要日捱夜捱﹐勞碌奔波﹐千辛萬苦去養育兒女。親愛的讀者﹐你們說﹐這些可憐的小市民﹐他們的生活是不是需要加以改善﹐要變得比較多釆多姿﹖提起多釆多姿﹐我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用「多姿多彩」這幾個字去形容我的生活實在是恰當不過﹐我每天都有一千零一件重要而又寫意的事要我親自去做 / 造﹐說真的﹐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如何來這麼多時間去容納我底「生活」。 

 

                                      Jacqueline Susann

 

這一期﹐我要帶諸位進入我的世界﹐體驗我的日常年活﹐讓你們淺嘗一下做貴婦的滋味﹕但是我應如何通過文學形式去表現我多姿多彩的生活呢﹖我決不能像林燕妮那麼平鋪直敘﹐再說﹐無論我用何種文章體裁 —— 記鈙文、說明文、議論文、抒情文、應用文或新詩﹐都不足以形容我不同凡響的生活﹔我需要的是一種簇新的文學形式﹐不過﹐是甚麼﹖我思索了很久﹐終於想起﹕意————!對了﹐為甚麼不來個意識流﹐用時空交錯的手法去突出我的生活﹖已故女文豪 Jacqueline Susann  (Valley of the DollsLove Machine)  在她的傳世之作 Once is Not Enough 裏面最後一個 chapter 就成功地運用意識流去強調女主角臨死前的混亂思想。現在我 Roberta 要向 Jackie 看齊﹐但我不能不考慮到讀者們的教育程度未必能夠懂得去鑑賞如此深奧的文章﹐更恐怕因為我的高水準而影響到「號外」的銷路﹐不過我一直都是 avant garde all the way﹐向來都不習慣 mediocre ﹐而且我深信如此豐富的內容﹐一定足以彌補形式上的艱深。不過﹐在啟程前﹐我仍要給各位未習慣意識流的讀者來個忠告﹕請綁緊你們的安全帶。 

  

OneTwo Three Fire …… 啊美麗的我﹐可憐的雷霞倩 …… Rosemary﹐很抱歉﹐我實在抽不出時間去做 chair person of the ball……真討厭﹐Joyce Boutique 又大減價﹐let’s go to Swank。杜老福是個導演﹐千萬不要和杜老誌混為一談﹔American Club 的咖啡越來越不濟事…………不是 Victor 不濟事﹐是咖啡。我厭倦了珍珠鑽石﹐今天我要買玉。魔鏡、魔鏡﹐我是 femme fatale ‥‥‥ Je Parle Fra CaisBonjour下午我應該駛 450 跑車還是 Porsche 91l 去探 Amy Maladie呢﹖ Sorry Amy我要趕去 Julie cocktailSorry Julie我要趕回家看「十二欄杆十二釵」。 ProntoVictor你訂了藝術節港督出席那場的票沒有﹖Guess who’s coming to the dinner tonightBon Soir 姊妹們﹐弄 Hors D’Oeuvre 像揀老公一樣﹐一定要自己滿意﹐人家讚賞﹐Tomorrow is another day, Au Revoir 

 

 

 

So this is my worldLadies and Gentlemen不錯吧﹐你們看了我真實的一面後﹐一定十分羨慕我擁有的好嘢、好享受。所以用 fan—tas—tic 去形容我﹐一點有也不過份。相信現在諸位一定急於想知道我這位如此有深度的女人的出身、背景、教育……但因篇所限﹐我目前最多只能笑住回答﹐在你耳邊講一聲﹕我係我。          

 

一切留待下次再聊。